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六集 第八章 名刻赤血崖

        孟川离开练武场,看到正在洞府内扫地的仆人们,不由问道“七月呢?”

        “禀大人,柳七月大人一早就出去了,这些天,柳七月大人都是修炼到中午才回来。”仆人们都恭敬行礼,其中一位仆人说道。

        “哦。”

        孟川微微点头,“准备些茶水送到我书房。”

        说完来到了书房,孟川坐下来将画卷展开放在桌案上,以镇纸压住画卷,开始颇有闲情逸致的挥毫泼墨,他画着郭可前辈施展心刀式第二刀的场景,郭可前辈演练刀法时年龄已大,身体都已经衰老,不过终究是封王神魔,甚至都无敌于一个时代的。

        他非常细心画着,画着郭可前辈的花白头发,还有普通老头般的气质,甚至握着的那一柄砍柴刀都画得非常仔细。

        第一次绘画郭可前辈挥刀的场景,别有一番感受,让他从另一角度观看这心刀式第二刀。

        “至少这挥刀的美感,我和郭可前辈差得多。”孟川从画家角度审视着,对这第二刀有了新的认知。

        许久……

        听到了外面七月说话的声音。

        孟川放下了画笔,便打开房门迎接出去,老远便喊道“七月。”

        “今天竟然主动出来迎我。”柳七月背着弓袋箭囊走了回来,眼睛一亮,“阿川,之前每天都是我去练武场拉着你去吃午饭的。怎么?闭关修炼结束了?”

        “结束了。”孟川走到近处,点头道,“十一年心意刀修行的积累该尝试的都尝试了,也顺势达到刀魂大成。接下来就需要慢慢修行了。”

        十年磨一剑,这就是修行中的至理。

        越往后,想要进步,需要耗费莫大时间精力,还需有足够高的悟性才情!那些能进元初山的天才,很多辛苦一辈子都是在‘魂之境’内煎熬着,到死都达不到‘道之境’。孟川自问,若是能在二三十年达到‘刀道境’就很满足了。

        连郭可前辈到了老年,才创出心刀式第五刀,可那时身体衰老根本不可能突破。突破三要素,肉身、元神、境界,缺一不可。

        人的一生就是如此,难事事如人意!拼搏努力,也只是让自己离目标更近些。

        “阿川,你已经刀魂大成?”柳七月拽着孟川坐到近处的石桌周围凳子上,她激动道,“那不是能成大日境神魔了?”

        “嗯。”孟川点头,“其实我刀魂大成,也有两个月了,只是心思都在刀法上,都忘了告诉你。”

        柳七月也兴奋道“阿川,我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孟川问道。

        “我上个月在地火岩浆池修炼时,感觉离‘魂之境大成’很接近了。到今天,感觉越来也接近。”柳七月说道,“快则一个月内能突破,慢则个月内也该足够了。”

        “好。”孟川欢喜道,“太好了,等七月你魂之境大成后,你我一同突破到大日境神魔!都闯过九玄洞,一起下山。”

        “嗯。”柳七月点头。

        故意撒谎,柳七月脸都更红了几分。不过本就因为孟川刀魂大成而开心的满脸通红,再红润些也正常。

        “这三个月,元初山上可有什么事?”孟川问道。

        “发生了一件大事。”柳七月想起来,低声道,“就是八天前发生的,槐山关被攻破,死伤惨重。”

        “槐山关?”孟川震惊,“那可是中型城关!”

        整个天下间城关,中型城关是最危险的,小型城关镇守起来较为轻松,大型城关有封王神魔!唯有中型城关……派遣封侯神魔才能完全镇压。可封侯数量太少,中型城关大多数都是靠几名较为厉害的‘大日境神魔’联手镇守,以及其他一群神魔帮助。

        柳七月情绪轻轻点头“对,中型城关被攻破,震惊天下,死伤格外惨重。槐山关二十七位神魔,钱钰师兄也在其中。”

        “钱钰也在槐山关?”孟川仔细听着,郑重道,“死伤如何?”

        “梅江侯迅速赶往,赶到时仅仅救下一位神魔,就是钱钰师兄!因为钱钰师兄是大日境神魔,又是神箭手擅身法,其他神魔们都拼命保护神箭手,所以他侥幸活下,而其他二十六位神魔全部战死。钱钰师兄也因为施展禁术太久,神魔体都快崩溃,就算元初山拼命救治,神魔体和碎裂的经脉都能修复,可彻底崩溃的丹田却无法恢复了。”

        “丹田崩溃了?”孟川心中压抑,丹田空间对神魔非常重要,丹田空间彻底崩溃,那根本没法治,修行路就此断绝。

        “听梅江侯说,因为其他神魔们都保护钱钰师兄,为他抵挡那些妖王们,钱钰师兄施展禁术疯狂下,死在他箭下的妖王就足有六十二位!被神魔拼死杀死的妖王过百位。然而那一战,约三百名妖王杀进来,其中更有些三重天妖王中的精英,槐山关耗尽镇守宝物都没能挡住。”柳七月说道,“梅江侯赶到也晚了,已有好些厉害妖王都潜入我人族世界了,其他妖王们立即放弃追杀钱钰师兄逃回了妖界。而梅江侯只来得及斩杀二十余位妖王。”

        孟川也知道,每次城关被攻破,妖王们有退回妖界的,也有受命专门潜入人族世界的。

        “钱钰师兄仅他一人独活,疯疯癫癫的,谁和他说话都没用。”柳七月摇头,“修行路断绝,战场同伴都死绝仅他一人独活,对他刺激的确大。”

        孟川轻轻点头。

        ……

        九月二十八。

        元初山若有神魔战死,都会在当月二十八这天,名刻赤血崖。

        这一天,秋风萧瑟,雨水飘洒。

        孟川、柳七月、晏烬、李英他们一众神魔们都来到了赤血崖,都沿着洞窟往里走,洞窟内有着一颗颗宝石镶嵌,淡淡光芒漫长岁月一直照耀着洞窟内石壁上的一个个名字。

        那一个个名字,整齐有序的一个个雕刻在上面。

        密密麻麻的名字,雕刻了一面又一面石壁。

        孟川他们所有神魔们都在往里走,所有人都很安静肃然,这些都是元初山战死的神魔,是人族的英雄。

        “这一次,槐山关战死的二十六位神魔,有九位都是元初山弟子。”柳七月传音道,孟川微微点头,随着人群往前走着。

        中型城关,镇守压力大,元初山弟子比例就高多了。

        没办法,太弱的神魔去也是送死。

        前方,元初山主亲自拿着刻刀,一个个字的亲自雕刻名字,不管是元初山,还是黑沙洞天、两界岛!都是掌教亲自雕刻战死弟子的名字。

        这次足足九名弟子的名字,元初山主雕刻着石壁上,却仿佛雕刻在他自己心里,眼睛也微微泛红。

        他记得每个名字代表的弟子。

        因为是他亲自送每个弟子下山的。

        有的天资卓绝,有望封侯神魔。

        有的还很年轻。

        更有一对神魔弟子结为了夫妇……

        元初山主雕刻着,其他弟子们就在一旁默默看着。

        “都一路好走。”雕刻完后,元初山主便转头默默离开了。

        孟川他们站在那看了许久,才一个个离开。

        当走出洞窟时,孟川他们一眼就看到远处山路上一名雨水浇的全身湿透的颓废男子走了过来,他拎着酒壶,就这么默默走了过来。

        “是钱钰师兄。”孟川他们都认出,以神魔的实力自然能轻易隔绝雨水,就算真元散尽也能影响天地之力隔绝雨水,可此刻的钱钰就任由雨水浇透全身。

        孟川清晰记得。

        曾经在七月洞府处,略带挑衅的钱钰师兄!作为古老神魔家族子弟,那种贵气傲气。

        在论道会上,洒脱向自己赔礼的钱钰师兄!

        那个下山时,斗志昂扬要创出一番大功绩的钱钰师兄!留影赤血崖时,他是何等意气风发,充满战斗的渴望。

        如今却颓废至此,心哀若死。

        “钱师兄。”有人开口喊道。

        钱钰没理会。

        他独自一人呆呆走进了洞窟。

        “我们走吧。”其他弟子们只能叹息着一一离去,孟川和柳七月相视一眼也没办法,只能离去。

        洞窟深处。

        钱钰走到最里面的那面石壁旁,坐了下来,颤抖着伸手触摸着那一个个名字。

        每一个名字,都是和他一次次共生死的好友。

        是同门师兄弟,是可以为他拼性命的。

        “钱师弟,你放心,有我章列在,就绝不会允许妖王碰到你一根汗毛。你只管射箭,射死那些妖王,射死越多越好。”第一次见面时,单手持着大盾牌的魁梧的槐山关副将‘章列’大笑的身影,依稀在眼前。

        “快逃,快逃,守不住了!活下去,你给我活下去!”章列疯狂去抵挡着妖王。

        “哈哈哈,这辈子能有你们这群兄弟,我死也值了,杀,杀,杀!!!”钱钰不惜一切施展着禁术,施展着身法,一边移动闪躲,一边疯狂射箭,一名大日境神魔的元初山天才神箭手,不惜一切的箭矢,一次次收割着妖王性命。

        ……

        “我和你杨师姐决定了,等两年后离开槐山关去镇守一地时,再要个孩子。在这里,实在不适合要孩子啊。”曾经坐在城头,于师兄和他一同坐着喝酒,闲聊着。于师兄眼中有着期待,期待着夫妻有个孩子的那天。

        ……

        “钱师弟,你还年轻,这么早成大日境神魔。将来或许就能成封侯神魔啊,好好争口气。”槐山关的将军已经头发花白的‘黄瑜’笑道。

        ……

        一个个熟悉的人,一个个共生死的同伴。

        钱钰抚摸着这些名字,却早已无声无息眼泪湿润了脸庞。

        “你们都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了。”钱钰声音沙哑道,“我真的很想你们,很想你们。大家都活着多好,多好!”

        “哈哈哈,哈哈哈……”

        钱钰笑着哭着,犹如一个疯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