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十七集 第六章 禀报

        得到雷霆一脉所有绝学传承,孟川依旧不是太赞同元初祖师当初的选择。

        “这些珍贵的绝学,都系统性的指引了方向,有完整的修行之法。”孟川暗道,“虽说失去群星楼后,可以参悟帝君级、劫境级的秘宝兵器,来明悟修行方向。可终究效率低很多。就算是时空长河真正的强者,都是自创绝学。可参悟他人绝学,汲取他人智慧结晶……对于自身创造绝学,也是有好处的。”

        “当然,元初祖师站的高度和我不同。”

        “他是帝君,当时整个人族世界的最强者,他或许有更深层次想法。”孟川暗道。

        元初祖师当初无敌于世,已站在人族世界最巅峰,他不但要看当时,还要看到久远的未来。

        如果只顾痛快,元初祖师会将沧元宗所有底蕴留在元初山,一心发展元初山。

        而事实上……

        他如履薄冰,小心翼翼,认为自己可能有错。

        为了人族,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两边都下注。

        所以将珍贵无比的‘三大镇宗宝物’都给了沧海派,更有沧海祖师等一群强者去建造沧海派。

        元初山、沧海派,都有无敌于世的底蕴。不管哪一派成功,人族都依旧拥有强盛的底蕴,可以不断兴盛下去。

        ……

        江州城,下午时分。

        嗖。

        孟川降落在庭院内,在庭院内翻看书籍的柳七月起身走来,忍不住道:“阿川,你怎么昨天一夜都没回来?”

        “有事耽搁了。”孟川笑道,那时候他在沧海派内的洞天内,正在经历考验,“不是透过传讯令牌,告知你我很安全么?”

        孟川给家人们早准备了一套传讯令牌,彼此也有些暗号。

        报平安、求援等等。

        “可后来给你传讯,都联系不上你。”柳七月说道,“若非你提前报平安,我都要向元初山求救了。”

        “放心吧,夫人。”孟川感觉到妻子的关心,笑道,“你丈夫我实力高深,更修炼到滴血境,也留有血液在元初山!这保命能力强得很。以妖族在人族世界的那点手段,根本奈何不了我。”

        “行行行,知道你厉害。”柳七月笑道。

        “对了,我给你准备了件礼物。”

        孟川一翻手,捧着一套散发着彩光的羽衣给妻子,“你试试看。”

        柳七月一看就被吸引住了,这羽衣散发的力量就非常吸引她,她伸手接过,穿在身上,只觉得体内的‘凤凰血脉’都和这羽衣共鸣着。

        “它叫凤凰羽衣,我猜应该很适合你。”孟川笑道。

        “我血脉的力量能掌控它。”柳七月惊叹道,凤凰羽衣表面隐隐出现了凤凰虚影,这凤凰虚影也蕴含着力量,保护着柳七月,“能护身,而且还能释放出极厉害的火焰,令周围成为火焰领域。阿川,这羽衣我很喜欢。”

        柳七月开心熟悉着这件羽衣。

        “这是哪来的?”柳七月这才反应过来,问道。

        “走,我们进屋慢慢说。”孟川笑道,群星楼都会逐渐对元初山封王神魔开放,沧海派的事情自然不必瞒着妻子。

        ……

        待得第二天,孟川又开始了地底追杀妖王。

        “嗖。”

        “嗖。”

        一道流光,在人族世界的地底深处超高速飞行着,雷磁领域一次次探查着。将每次发现的妖王斩杀殆尽。只有极个别的妖王会被孟川收服,成为妖仆。

        在小型洞天内,一座密室内。

        “真没想到,在地底大规模追杀妖王的神魔,竟然真的是孟川。”千蛐妖圣透过因果血咒的联系,能感知到那位年轻的神魔。

        因果联系,最为神秘。

        就是劫境大能自身都无法彻底隔绝,只能尽量模糊遮掩。

        孟川更是对因果一脉完全没参悟,并不知道自身已暴露,只是他也清楚,以妖族的底蕴,什么时候都得小心防备。

        “轰隆。”推开密室的门,千蛐妖圣往外走去。

        “九渊。”

        千蛐妖圣来到一处寂静的殿内,直接开口喊道。

        很快,殿内宝座上显现出九渊妖圣的身影,它笑道:“何事找我?”

        “在地底大规模屠戮妖王的那位神魔身份,我已有九成把握。”千蛐妖圣说道。

        “九成把握?”九渊妖圣微微皱眉。

        “我之前行走天下,在天下各地共寻找三千名妖王,在它们身上布下因果血咒。”千蛐妖圣道,“这三千诱饵完全分散,毫无规律。而如今已经两百零五个诱饵,两百零二个都是同一位神魔所杀。”千蛐妖圣说道,“我觉得把握已经非常大了。”

        “三千诱饵,死去两百左右?”九渊妖圣摇摇头,“此事牵扯甚大,到了这时候,不差这几天。我妖族会针对那神魔,施展比上次更厉害的袭杀手段。若是弄错目标,那后果就严重了。”

        千蛐妖圣若有所思:“其实现在把握很大了,若是有疑虑,就再等半月。”

        “再等半月吧,也就多死数万妖王而已。”九渊妖圣不在意道,“对了,你如今查出来的是谁?”

        千蛐妖圣看着对方,笑道:“东宁侯孟川!”

        ……

        又过去半月。

        九渊妖圣和千蛐妖圣并肩而行。

        “到今日,已死去五百三十三个诱饵。”千蛐妖圣说道,“其中五百二十七个,都是孟川所杀。你知道的,这些诱饵妖王分散在天下各处,最近又没有大规模攻城的行动,妖王们几乎都蛰伏在地底。短短一月,杀死超过五百诱饵?不可能是巧合!”

        九渊妖圣也赞同:“看来这孟川早就成封王神魔了,只是一直瞒着。”

        “所以你们之前想尽办法,都查不出是谁。”千蛐妖圣道。

        两位妖圣并肩来到了一座幽暗密室。

        幽暗密室中央,有着一汪池水。

        “我这就联系帝君。”九渊妖圣说道,千蛐妖圣点头。

        “嗡。”

        密室内雕刻的无数符纹绽放银白光芒,中央的水池内渐渐浮现画面,那是星诃帝君的模样。

        九渊妖圣、千蛐妖圣都微微躬身,无比尊敬。

        “帝君,查出那神魔身份了。”九渊妖圣恭敬禀报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