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十七集 第十九章 淳于家的报复

        白念云想着信的内容,这封信是白瑶月亲手书写,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清楚,黑沙洞天决定答应孟川的要求。

        “能让老祖宗低头,可真是难得。”白念云暗暗道。

        老祖宗白瑶月什么脾气,白念云自然很清楚。

        冰冷、无情、护短……

        虽然护短,也只是照顾整个白家。

        至于对单独的族人?

        却只看重实力潜力,有潜力的老祖宗会高看一眼好好栽培。至于没潜力的?在老祖宗眼里就是‘蝼蚁’!

        “老祖宗如此脾性,怕是也和太阴一脉传承有关,修炼的越加高深,就越加冰冷无情。只有修行前途无望的才会嫁人。”白念云暗道,她当初修行还浅薄,方才容易动心,和孟大江成亲有了孩子后,也影响了她太阴一脉修行,即便天赋颇高,成封侯就进步极缓慢了。

        只是白念云不后悔。

        “当初我以性命相拼,老祖宗才饶过孟家。可也一直不喜孟家。”

        “如今却低头……”

        “还真是老祖宗的脾气,更看重实力。孟川的实力,让老祖宗改变想法了。”白念云暗道,即便不清楚儿子的元神天赋,单单从听到的消息来看:五十多岁的封王神魔,越阶战妖圣!白念云也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一人解决百万妖王,这功绩更是耀眼。

        “快见面了。”

        “只要一换防,我就可以离开了。”白念云期盼着。

        ……

        沙漠绿洲中的一座大城。

        一座宅院内,武阳侯看着手中的信,面沉似水,心却微微发颤。

        “怎么会这样?”

        “孟川,是封王神魔。而且应该是暗中早就成了封王?能够越阶战妖圣?他一人斩杀过百万妖王?”

        武阳侯看着信件,孟川的消息让天下间各地神魔们欢呼,但是武阳侯却发慌。

        因为他曾经暗算过孟川的父亲。

        追求数十年的女神,被一个平庸之辈给弄到手,他当初憋了一肚子火,为了出口恶气念头通达,所以才下此暗手。又因为忌惮‘元初山’,不敢做的太绝,而是栽了罪名借助元初山的手去除掉孟大江。

        “当初这孟川也就是一个大日境神魔,虽说早知道天赋颇高,能成封侯神魔。可我也是封侯神魔。”武阳侯暗道,“而且还分属不同宗派,我根本没将他当成威胁。”

        “谁想成封王了。”

        “就算是封王神魔,跨宗派,也对我威胁不大。”

        “可他是五十多岁的封王神魔!能越阶战妖圣的封王神魔!还是一人解决百万妖王,对黑沙洞天、两界岛都有大恩,对整个人族都有大功的封王神魔。”武阳侯慌了,“要对付我,法子就多了。”

        武阳侯后悔懊恼。

        当初怎么就做了那事呢?

        身为封侯神魔,权力极大,偶尔碾死一些小蝼蚁他没在意过。只是算计到孟大江头上……在二十余年后,反噬来了!

        “我当初做的干干净净,知道人极少。动手的‘淳于牧’乃是达到道之境的幻魔一脉神魔,而且早就死了。”武阳侯暗道,“瑶月尊者知晓此事,但也没必要主动告知元初山。”

        “消息要外泄,两种可能,一是瑶月尊者等黑沙洞天高层,若是知晓的高层越多,泄露可能就越大。二就是淳于牧!淳于牧有没有将消息,泄露给更多人?”武阳侯焦急想着,只要做事总会留有破绽,如今想要弥补却有些难了。

        ……

        黑沙王朝的王都。

        “孟川,一人解决百万妖王?早就成封王神魔,越阶战妖圣?”一名中年男子看着信,眼中有着冷意,“武阳侯,你恐怕没算到会有今天吧。”

        “我爹的幻术都达到‘道之境’,生前为你做了好些脏活,仅仅因为‘孟大江’的事做的不够好,让黑沙洞天高层知晓,你遭到严惩,你就迁怒我淳于家。”中年男子暗道,“幸好我爹早有预料,身为幻魔,我爹为家族留有不少后手,家族才能熬过来。”

        一名‘道之境’幻魔,都能改变普通神魔记忆,更轻易控制凡俗。

        所以为家族留后手,就更神不知鬼不觉。

        “我爹为了做了数次脏活,也握着你一些把柄,只是这些把柄,都没十足证据,而且也扳不倒你。”中年男子暗道,“当初事败你被重罚,不但承诺给我淳于家的好处都没有,还迁怒我淳于家,打压我淳于家。逼得我我淳于家分成两脉,嫡系一脉都改头换面。”

        “我淳于家忍了二十余年。”

        “本以为得永远忍下去,谁想孟川一鸣惊人,能越阶战妖圣,更一人斩百万妖王。真是当代最耀眼的封王神魔啊。”中年男子眼中有着恨意,当即坐在书桌前,拿起毛笔开始写信。

        写信给孟川。

        “我爹临死前,也留有了一封亲笔信。”中年男子将自己写的信和父亲的亲笔信放在一起,“两封信一起寄过去,如此,东宁王才会更相信。”

        他却不知……

        孟川早就知道出手的是‘淳于牧’,只是因为跨宗派,他当时也没法子。

        当天,中年男子便透过王都内的‘灭妖会’分部寄出了这封信。他可不会通过‘黑沙洞天’的渠道,防止有泄露可能。灭妖会则不同,灭妖会的势力遍布天下……和三大宗派关系也极好,信件透过灭妖会是直接会送到元初山,再转交到孟川手里。

        “给东宁王寄一封信,都要五千两银子。”中年男子暗暗摇头。

        他自身就是很普通的神魔,也擅幻术。加上父亲的遗留……五千两银子对淳于家是不值一提的,只是淳于家已是昨日黄花,甚至嫡系一脉都改头换面。

        要知道淳于牧可是‘道之境’的幻魔,且修炼出元神,虽因为年龄停留在大日境神魔。但淳于家也是兴盛一时。

        当初多耀眼,就显得如今多憋屈。

        中年男子就越加恼怒武阳侯,他要将这武阳侯狠狠‘拽’下来。

        ……

        这封信,耗费两天时间从灭妖会渠道到了元初山,又耗费一天,寄到了江州城孟川手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