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十九集 第十六章 画卷

        风雪关的一座酒楼内。

        “让让,让让。”小二端着木盘,木盘上放着一大碗粥、一笼包子、一盘面饼,他端着木盘灵活的朝二楼客人那走去。

        忽然他捧着的木盘中,米粥、一笼包子、一盘面饼全部凭空消失,同时木盘上多了一块银子。

        “嗯?”酒楼小二吓得眼睛瞪得滚圆。

        “粥呢?包子呢?饼呢?”小二有些发蒙,右手小心拿起银子,连赶往一楼,“叔,叔,你看。”

        ……

        孟川依旧坐在桌前,面前却出现了一碗米粥、一笼包子、一盘面饼。

        “早饭好了。”孟川转头看向身侧,餐桌旁空荡荡的,只剩自己一人。

        “我得习惯一个人。”孟川低头,和过去一样吃起来,喝着粥,吃包子、面饼,大口大口吃。

        很快吃得干干净净。

        吃完坐在桌旁,孟川心中也明白:“我得修炼,人族世界和妖界逐渐接近,会令世界入口越来越多。这场战争还没有彻底获胜,我必须得变得更强。”

        “唯有变得更强,将来遇到危险,才不需要七月苏醒,去施展凤凰涅槃拼命。”

        “这场战争,若是输了,那便是浩劫,无数神魔的心血都白流了。”

        “我们已经付出太多太多,必须得获胜。”

        “我必须得修炼。”

        孟川走到院子内,腰间挂着斩妖刀。

        拔刀出鞘。

        孟川眉头皱着,再次挥刀。

        一次次出刀,尝试着修炼了盏茶时间。

        “我内心受到影响,根本无法全身心去修行。”孟川皱眉站在院子中,“不全身心投入,根本别想提升。”

        不管是云雾龙蛇身法,欲要从洞天境后期突破到‘洞天圆满’。亦或是要创出极限绝学‘无尽刀’,全身心投入都是最基本要求。

        若是心灵受到影响,总是三心二意,不可能有任何进步。

        “我控制不住心灵。”

        “怎么办?”

        孟川思索着。

        情感,若是比较普通的情感说扔到脑后也就扔了,甚至很快会彻底忘记。

        可真正融入生命的感情,便是绝世豪杰,可能也永远难以忘记。当初真武王就是感情挫折,才一蹶不振,沉沦许久。是他想要沉沦吗?不是!真武王也想要修炼变强,可感情挫折让他彻底怀疑修行道路,他无法沿着那条路继续前行。

        最终,真武王一生都没有忘却,只是创出了新的道路。

        “怎么办?”孟川也思索。

        那浓烈的孤独感,以及对妻子的思念,根本无法压制。

        “堵不如疏。”

        “将心底浓烈的情绪,都爆发出来。”孟川想着,“而且是彻底爆发。”

        “爆发之后,或许会平缓很多。”

        孟川做出决定,“爆发情感,对我而言最适合的办法,就是将情感都融入绘画中。”

        “从风雪关开始,踏遍我和七月长久居住的地方,将每一处深刻的记忆浓烈情感都融入绘画中。”孟川想着。

        ******

        于是,孟川开始绘画。

        在风雪关这座普通宅院,孟川绘画了两天两夜,这里是孟川夫妇曾经居住最久的地方。

        又去江州城,江州城也有太多的回忆。曾经隐居普通宅院教导儿女,也曾镇守江州城……

        还去了楚安城、长丰城、杜阳城等地,柳七月作为镇守神魔,经常换防,孟川也是跟着换住处。对他们夫妇而言,不管住在哪,只要夫妻在一起便是家。

        再去顾山府。

        “顾山府彻底荒废了。”孟川来到这里,来到夫妻俩曾经居住过的宅院,半年前夫妻俩曾来过这里,收拾过这里。

        “当初我和七月隐居顾山府,追杀妖族,救援四方。”孟川看着这住处,“也是在这里,七月有了身孕,生下了安儿和悠儿。”

        夫妻俩在顾山府待了六年。

        那时候他们年轻,初露峥嵘,夫妻联手纵横四方。

        孟川坐在石凳上绘画着,绘画着妻子怀孕时的日子;也绘画着安儿、悠儿还在襁褓里,夫妻俩哄孩子的场景;也有夫妻一同联手救援四方,斩杀妖族的场景……

        ……

        “北河关。”

        孟川来到了北河关,这里同样荒废了。

        来到了当年夫妻俩的住处。

        夫妻俩从元初山下山,便是来的北河关,在这进行战斗,也是在这里……夫妻俩成亲,结为夫妇。

        孟川站在熟悉的荒废府邸内,依稀看到当年成亲的场景,在章云虎、樊铖、石修、俞赤琰、杨星舞、穆青、葛钰院长等众多亲朋好友围观中,孟川和柳七月拜了天地,正式结为夫妇。

        当初那些亲朋好友们,也有过半死去,有的死在病榻上,有的死在和妖族的厮杀中。

        ……

        “元初山。”

        孟川在北河关绘画了两天,便来到了元初山,没有去拜访尊者,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洞府。

        “东宁王。”洞府的管事也换了,是一位何姓女管事,原先的刘管事年龄大了早就去世了。

        “我在这住几日。”孟川说道。

        “是。”女管事立即安排仆从收拾准备下。

        孟川看着这洞府,就想到自己和妻子上山修炼的日子,也是在这里,自己和妻子约定这一生一起走,一同征战沙场,拼生死,斩妖族,生同衾,死同穴。

        在这里有二人足足十一年的美好回忆。

        孟川绘画着一幕幕场景,绘画时,偶尔便露出笑容。

        对妻子的感情都融入画笔中,绘画一幕幕场景。

        绘画了两天一夜,待得傍晚时分,孟川离开了洞府来到了赤血崖。

        “嗡。”

        赤血崖无数神魔影像显现。

        孟川看着,无数的神魔下山留影中,一眼便看到了自己和七月。

        那时候,自己穿着深青色衣袍,脚踏战靴,佩戴斩妖刀,衣袍随风猎猎。柳七月则是青红色衣袍,衣袍颜色更加鲜艳,背着神弓和箭囊。二人彼此相视,笑容灿烂。

        “赤血崖影像怎么显现了?”

        赤血崖就在主峰上,神魔弟子经常来主峰,自然注意到密密麻麻无数神魔影像显现,顿时有神魔弟子好奇赶来。

        遥遥能看到一位白发男子站在赤血崖上,看着半空中无数神魔影像。

        “怎么回事?”

        “赤血崖影像,至少长老才能激发。谁激发的?”有神魔弟子赶过去,可当他们赶过去时,神魔影像早就消失了,孟川也离开了。

        ……

        孟川回到了东宁城,回到了镜湖孟府,回到了二人相识的最初之地。

        镜湖孟府,虽然有少量仆人维护府邸,但都没人敢擅自搬进来居住。因为这是东宁王、宁月王的老家。

        走在无比熟悉的老家,布局一如往昔。

        八岁那年。

        自己父亲的好兄弟‘柳夜白’牵着一个略有些胆怯的小丫头,来到了镜湖孟府。当时以为母亲死去,疯狂修炼性子都有些孤僻的孟川,也认识了这小丫头。

        于是一同修炼,一同长大。

        孟川坐在练武场,在过去自己拔刀修炼的一株大树下,绘画起了年少时期的一幕幕回忆。

        这一绘画便是足足三天。

        从风雪关、江州城、楚安城、长丰城、杜阳城、顾山府、北河关、元初山洞府、东宁城镜湖孟府……孟川是从现在绘画到过去孩童时期,尽皆绘画在一幅超长画卷中。

        这是一幅很长的画卷。

        十五丈三尺,孟川有史以来绘画过的最长画卷。

        从右边看起,便是两个孩童的初次相见,少年时期成长,闲石苑战斗,妖族入侵柳七月觉醒血脉,孟川则是赶往救援……一幅幅画面,一直到二人都头发雪白,白发孟川在绘画,白发柳七月在一旁笑看着。那是前往元初山沉睡之前……孟川给妻子绘画的场景。

        “轰!”

        超长画卷,部分卷着,部分漂浮。

        孟川在练武场,在大树下,看着绘画完的画卷,都觉得有些恍惚。

        他起笔在最右边写下了几个字——“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