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七章 新的刀主

        李弦月素知小花谨慎,能让她强调一遍又一遍,必然是重中之重,要完全做到位才可以安枕无虞。

        李弦月做好了打算,他准备至少用生灵之气温养丹田和经脉5天,保证经脉韧性十足,再自然而然的突破到武师大圆满。

        “弦月哥哥,我们一起修炼吧,你突破的时候,小花陪着你。”经过前几天的事,小花也怕了,一定要李弦月突破的时候喊他。

        等到夜深人静,李弦月仔细想想,还是初步接受了那日梦里的事情。

        “大概是晕倒之后,月弧刀传给我的吧。毕竟,那位大叔希望我以后可以守护人族。”李弦月不确定的揣测到。

        “可我连自己的爹娘都不一定守得住。”李弦月自嘲地笑笑,结束了自己飘飞的思绪。

        &1t;i>&1t;/i>

        “即使是中州的领袖,都不一定有我知道的详细吧。”想想自己梦里全程经历人族历史上大大小小的事件,李弦月心里还是挺得意的。

        “弦月,还没睡呀?”李老三听到李弦月屋里有动静,在隔壁打了个招呼。

        “睡不着。”李弦月简单的搪塞了过去,却没注意到,屋外有一条纤细的人影悄然离开了。

        李弦月忍不住拿出那个刀块,想探个究竟,看看有什么神奇之处。他知道,这几天生的事,只能通过这个刀块来找到答案。

        “实在是太可怕了!”李弦月叹到。这个刀块就像被丢了十几年无人看管,一层厚厚的锈迹,彻底掩盖了它本来的样子。

        李弦月足足花费了差不多两刻钟时间,才把刀块边边角角打磨好。&1t;i>&1t;/i>

        “恩?两把月弧刀?!”打磨到一半,李弦月才现,刀块居然是两把月弧刀锈在一起了。刀上有字,被李弦月磨掉一多半,已经不是很清晰了。

        借着月光,李弦月依稀辨认着刀上的字体,“一把刀是月....一把刀是弦....恩?”

        “弦月战刀!”李弦月突然意识到自己手里的月弧刀居然是消失已久的弦月战刀!

        “难怪大叔说让我一定要找到这把刀,幸好我照做了。”想想当时自己急着回家,差点儿与这把人族的圣刀擦身而过,李弦月的脸上沁出了细细密密的汗。

        “咋会毁坏成这个样子呢?”人族的这把圣刀,秉持着人族披荆斩棘的民族意向和传承,是雪漠大帝穷尽一生打造的唯一一把刀,李弦月实在没想到这把刀已经半毁。&1t;i>&1t;/i>

        李弦月激动的走走停停,“难怪经脉突然就好了,还莫名其妙的贯通了丹田!”

        传说弦月战刀可以修复经脉,无所不能,李弦月知道自己能修武都是这把刀的功劳。

        李弦月珍而重之的将两把刀放在了自己唯一的檀木匣子里,记得,这个匣子是六岁生日爹爹李实送给李弦月的生日礼物,说是可以放自己的武器。没想到,一放就是这许多年。

        只是,弦月战刀不可以轻易示人,恐怕也不能当做武器了。

        说起来,李弦月跟弦月战刀也算有缘。李弦月听说自己诞生的那一天,远在中州的灵骨禁区刀气冲天,一把月弧刀将天地切为两半。可惜,一闪而逝,自此失去了踪影。

        这一天诞生的婴孩,许多都叫弦月,李弦月只是其中之一。后来,人族的领袖足足找了这把圣刀五年,却根本没有现踪迹。&1t;i>&1t;/i>

        “大概不会有人想到月弧刀已经锈成了这个样子吧。”李弦月默默叹到,对月弧刀的过去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传说,每一代弦月战刀的刀主需圣刀陪伴三年,得圣刀刀气滋养,最后才可以与圣刀初初合一。自此,除非弦月刀主使用圣刀,其他人再也现不了圣刀的踪迹。

        而那一天诞生的婴孩,能潜移默化的吸收少量刀气,体质得到大大改善,会成为下一代最适合的刀主人选。

        那之后三年,天罗大森林的兽族和北方冰原的冰雪灵族疯狂的狙击这一天人族诞生的婴孩。特别是中州诞生的婴孩被全部杀绝,一个不留。大6西北人族祖地诞生的婴孩也十不存一。

        幸好李弦月一家就在兽族眼皮子底下,不知由于什么原因,得以侥幸无虞。后来,李弦月成了人所共知的废物,兽族才没有再监视控制李弦月了。&1t;i>&1t;/i>

        此事容不得兽族不小心,要知道,每一代弦月刀主至少都是灵尊初期的强者,绝大部分都能达到灵尊巅峰大圆满。

        甚至有四代刀主早早成为了灵尊巅峰大圆满顶峰的绝代强者,若不是兽族退位的准皇刻意阻挠,他们都可以成为皇级大能。

        李弦月将手轻轻地贴在两把月弧刀上,按照梦里历代刀主的做法,用生灵之气滋养弦月战刀。

        “啊?”李弦月差点儿大叫出声,赶紧死死地咬住了嘴巴。

        不为别的,李弦月刚输入生灵之气,弦月战刀居然顺着手臂直接进入了让李弦月的身体,最后,稳稳的停在了丹田正中央!

        “不是说要先温养三年的么?”李弦月彻底被弦月战刀搞败了。

        李弦月呼唤了刀灵许久,却久久没有回音,“可能是受损太严重了吧。”李弦月越想越郁闷:历代刀主得到的都是完好的弦月战刀,为嘛临到他就是一把残刀。

        只是,李弦月并不知道,其实他也算是弦月战刀的半个刀灵,刀里又怎么还会有另一个他呢!这也是他可以与弦月战刀直接完美合一的原因。

        “进入丹田也不错,可以直接温养,不用在专门花时间了。”李弦月只好安慰安慰了自己。

        当然,李弦月也更清楚,其实最大的好处,还是不用在兽族的眼皮子底下温养圣刀。

        “两万年来,弦月战刀可是砍了无数兽族的脑袋。”如果要温养圣刀三年,李弦月也挺怕怕的。

        月弧刀只此两把,人们为了表达对雪漠大帝的尊敬,大6上,人族就没有再造过一把月弧刀。

        其实,也没人敢造,只要拿出来,不出一个时辰,哪怕在大街上,那人也会暴亡。

        弦月战刀太显眼了,万一被兽族现,必定只会刀毁人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