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十章 山岗夜语

        “弦月哥哥,这是错步,这两天弦月哥哥可以练练呦,练得好有奖,嘿嘿!”

        还剩两天的时间就是月初青石武院招生的日子了。一大清早,小花就急急忙忙的来找李弦月,幸好李弦月刚好起了床,不然就糗大了。

        “小花真好!”李弦月一边儿笑着说一边儿赶紧拿过来专心致志的看了起来。

        他可知道,这是雪漠大帝的成名绝技!当年正是这门步法,让雪漠大帝在年轻时一次次转危为安并战胜对手。

        在梦里,李弦月虽然看过雪漠大帝创作这门步法的过程,也一次次看过历任刀主修炼,奈何没有生灵之气的行功路线,李弦月虽然也抽空练了练,却总是不得要领,还把自己摔得鼻青脸肿的。如今小花拿来了错步的行功路线图,李弦月哪能不激动呢!&1t;i>&1t;/i>

        “弦月哥哥真是的,一见到错步就痴了。”小花埋怨地说。李弦月忙着揣摩错步功法,却也没有回应,小花刚准备生气地跺跺脚,却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李弦月按照行功路线,先将生灵之气运入两腿中贯通的两条主经脉,然后让生灵之气通过毛孔遍布双退,对双腿淬炼了小半个时辰,感觉可以随意支配了,就抬起了腿,按着错步的步法走了起来。

        一切行云流水,李弦月感觉从未有的顺畅。他到今天才感觉到走路是如此的轻松写意,似乎天下之大,这双腿到处都可去得。

        “哈哈哈哈,小花我会错步了耶!”李弦月激动的一把抱住了小花。

        “额....”小花直接懵掉了,只好就那样让李弦月抱着,眉头却极不自然的皱了起来。&1t;i>&1t;/i>

        “难道得到弦月战刀的真就是李弦月?不会这么巧吧!”李梅小声嘀咕道。

        她跟李弦月已经认识好几年了,李弦月的底子她再清楚不过了。除了那一天,她处于突破关头,一直到傍晚才顺利贯通第三十五条主经脉,她可以确定这些年来李弦月并没有什么不对。

        “小花你在说啥?是我把你勒的太紧了吗?”李弦月疑惑道,说着就松开了小花。

        “有一点儿,弦月哥哥的怀抱很温暖,没事儿的拉。”小花赶紧岔开了话题。

        李弦月在山岗上练习了一个多时辰,一直到纯熟了才和小花回到了家。“弦月哥哥,新生大奖还有重点培养没跑了,恭喜你呀。”小花开心地说,李弦月听到这里也很开心。

        &1t;i>&1t;/i>

        “我李弦月也是很有武学天赋的嘛!”李弦月自豪道。

        “弦月哥哥一直是最棒的!”小花嘟着嘴唇,一脸花痴相的说,李弦月也被逗乐了。

        深夜,当村民们都熟睡以后,一个苗条身材穿着夜行衣的身影从村中心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李家村,一转身就消失了茫茫的夜幕中。

        李老三转身从自家的屋旁边走了出来,看了看那个那个矮小的长头女孩离开的方向,才回到房间里躺了下来。

        “弦月他爹,你咋不告诉弦月呢?”李弦月的娘亲疑惑的问道。

        “这不是前一段时间偶然才现她在监视弦月的嘛?我也不确定她是否有恶意。现在弦月需要她的帮忙,只要她不伤害弦月就算了吧。”李实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季兰想了想也跟着点了点头。&1t;i>&1t;/i>

        “李梅,我让你拿着错步去试探李弦月做的怎么样了?”山岗上李弦月常常修炼的旁边的山坳里想起了一阵熟悉的中年大叔的声音,仔细一听,不是镇上武塔的塔主林叔又是谁!

        “应该不是李弦月,他拿到手的时候特别的兴奋,不像是曾经接触过。不过学的很快,揣摩了大半个时辰就自然而然的会了。”熟悉的小女孩的声音直接响了起来。

        “就是他吧?没见过大半个时辰就可以把错步学会的。”林叔不确定的说。

        “借着李弦月突破武师大圆满的机会,前两天我把生灵之气探入了它的丹田,丹田里并没有弦月战刀。我也监视过他一段时间,也没有现他把弦月战刀拿出来温养。”李梅很确定的说。

        “好吧,可是他的丹田和经脉突然变好了,也不可不怀疑。”林叔还是保留了自己的怀疑。&1t;i>&1t;/i>

        “好,那我再监视一段时间吧。”李梅说完拔起腿来就想走。

        “咱们来这里几年了,还毫无线索,兽族的大人们很生气。如果弦月战刀出现在了这儿,我们两家都待跟着被兽族摧毁,你可知道?”林叔严厉地呵责到。

        “知道了,死大叔!”远远的传来了李梅不愉快的声音。

        原来,十年之前,冰雪灵族的大算师预感到大乱来临,遂以淬炼的心头血进行终极卜算,现有人族的高手将来会带着弦月战刀摧毁十大主族。

        大算师花了半条命,才算出包括李弦月和李梅在内的八个孩子,可能是其中的一个或几个。接着,兽族又用计逼反了李梅。

        没办法,李梅年老的爷爷落在了兽族手里,被下了剧毒,只有五年的期限,不降,李梅就只能看着爷爷去死。之后,李梅就来到了这里,与林叔一起监视李弦月。

        只是,他们又怎么知道弦月战刀早已锈的不成样子,连一把普通的刀都不如,李梅又怎么会想到当日李弦月带回家的一块锈迹斑斑的东西就是弦月战刀呢!

        弦月战刀虽很有灵性,但也是威力巨大的杀伤性武器,如果不温养三年,刀主只会被刀气所伤,从此萎靡不振!两万年来,第一次温养就将弦月战刀纳入丹田的也就只有李弦月了。

        而且,弦月战刀与李弦月百分百契合。当日,李弦月突破的时候在心里默念“弦月战刀藏起来”,这把刀就直接藏在了皮肤里,丹田里又哪里有呢!

        “小花对不起呀,这么大的事儿,我连爹娘都没告诉,自然不能告诉你了。”当日李弦月安慰自己道“况且,我只能修炼到灵者初期,早晚要为圣刀找到下一任刀主,还是不说了比较好。”

        天灵大6,灵级才是主流。如果只能修炼到灵者初期,李弦月觉得并没有必要和他人说。

        连李弦月自己都不知道,他这种谨慎淡然的态度,居然救了自己和李家村所有人的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