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十六章 吓人的第一课

        “那就是你窃取了弦月战刀?”元尊者下一句话却直接把李弦月问死了,仿佛,李弦月一定和弦月战刀有关。

        “师父,我只是误食了一枚果子,可能是天罗大森林流落过来的。”李弦月委屈的回答说。

        作为大6人族的一员,自打懂事起,爹娘就告知了大6人族的处境,指导李弦月树立了弦月战刀所代表的披荆斩棘的民族意志和精神。

        “就算是机会送到我面前来,我也不会窃取弦月战刀!”李弦月庄正态度面色严肃的补充到。

        “那你的身上怎么有很浓重的弦月刀气?”元尊者却没有放过李弦月,步步紧逼的问出了下一个问题。

        “师父,我是弦月战刀从灵骨禁区出世那天出生的,可能吸收多了弦月刀气,不然也不会经脉脆弱不堪!”李弦月立马跟弦月战刀出世联系了起来,力求做到毫无破绽。&1t;i>&1t;/i>

        “那么你就是最适合的弦月刀主了!”元尊者依然死不松口,又回到了弦月刀主上。

        不过,元尊者的脸色却比一开始柔和了太多太多,或许是觉得李弦月的回答有可取之处吧。

        “弦月战刀并没有找到我,要不是遇到那个果子,我也只会是一个废物。”李弦月否认弦月战刀找到了自己。

        “今天回去一定要找到小花,请他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的丹田本来就是贯通的。”李弦月皱了下眉,他终于现了自己说法里最大的破绽。

        只是,李弦月并不知道,李梅是兽族的间谍,还没有搜集到足够的证据确定李弦月一定是弦月刀主,不然,可能已经上报了。也或者,是李梅还没有想好,是不是真的要上报。&1t;i>&1t;/i>

        李弦月是李梅在李家村唯一的朋友,人族从小到大的教育也使得李梅不一定下得了决心。

        更何况,依兽族的蛮横,万一有一点儿不实之处,李弦月和李梅一家都会丧命!

        “好吧!我信你。”元尊者终于点了点头,彻底温和了下来。

        李弦月也终于松了口气,身体轻轻的放松了下来,没有再紧绷着了。

        “弦月,其实好多双眼睛已经盯上你了,你必须要小心,不然,可能会直接被兽族灭口。”李弦月刚舒舒服服的缓了口气,耳边却又响起了元尊者魔性的声音。

        原来,元尊者趁着李弦月不注意,轻轻的飘到了李弦月的耳边,向李弦月耳语了这么一句话。&1t;i>&1t;/i>

        “啊!师父你想办法救救我呀。”李弦月直接坐在了地上,哭着对元尊者说。

        元尊者又认认真真的瞅了瞅李弦月,脸色是越来越柔合了。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他对李弦月有多满意。

        “我这个徒弟要么太会演,那么总能保护自己;要么就是真的这样,倒也可以无虞。”元尊者心里默默打量着。

        “快起来,地上脏。”想着想着,元尊者却是赶紧把李弦月扶了起来。

        其实,作为灵尊级巅峰大圆满的绝代强者,人族的领袖之一,元尊者是完全可以用灵气扶起李弦月的。只是,对于这个自己非常满意的弟子,他并没有这么做。

        李弦月却好像真的吓怕了似的,站着也没精神,歪歪扭扭的。元尊者感觉差不多了,就放李弦月走了。&1t;i>&1t;/i>

        李弦月东一歪西一歪的向黑崖下走去,等离开了元尊者的视线,这才恢复了平时淡然的样子。

        “呼呼....终于被我糊弄过去了。”李弦月扶着墙喘了喘粗气,它是真的被元尊者一惊一乍吓着了。

        “你最大的优势其实是从来没有人现你有弦月战刀。”李弦月刚休息了一会儿,脑子里却又传来了元尊者的声音。

        “赶紧跑吧!”李弦月打定了注意,没有管脑子里的声音,赶紧歪歪扭扭的离开了。

        黑崖上,元尊者看着一步步离开的李弦月,面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我这个弟子也太会装了。”元尊者自言自语,心里却开心的不得了。

        李弦月以为瞒住了元尊者,却不知,有着精神力的元尊者,把李弦月每一个表情都仔仔细细的看在眼里,清楚的知道他的好多动作都是装的。&1t;i>&1t;/i>

        “装的还挺像的,够糊弄兽族了。”元尊者砸了咂嘴,也愉快的离开了黑崖。

        夕阳的光,远远的照在了黑崖上,似乎黑崖也不再那么让人心冷了。

        整个天灵大6,数百亿的芸芸万物,却没有人知道,正是在黑崖这里,这一堂别开生面的令人惊吓的课,让李弦月看到了自己说法的缺点,有了更加完善的对策。

        那之后一百多年,一直等到李弦月和弦月战刀在灵皇祖地再次合一,人们才知道了这一代弦月刀主是谁。

        李弦月和弦月顺利的成为准皇,进而,人族有了两位皇者,彻底成为了大6至尊。

        李弦月迫不及待的跑去了内院门口,找到了忙了一天的小花。小花见李弦月脸色都白了,赶紧带着李弦月找了个私密的地儿休息。

        “弦月哥哥怎么了?看你脸色好差。”刚坐下来,小花就赶紧急急忙忙的问到。

        “小花,千万千万不能跟任何人,包括我的爹娘说我的丹田本来就是贯通的。”李弦月也来不及客气了,直接的说出了自己的麻烦。

        “啊!怎么了?”小花看着从没如此严肃的李弦月,也被吓着了。

        “我师父元尊者说我已经被很多人盯上了,有性命之忧。”

        “为啥呀?”小花一脸迷茫。

        “师父说他们怀疑我是弦月刀主。”李弦月沮丧着脸,他是真的很郁闷:咋现在就被盯上了呢?

        “小花你说,我就吃了个果子,咋就有性命之忧了呢?”李弦月是一脸的委屈。

        “哦哦,弦月哥哥放心,我口风紧得很,没说过,也不会说的。”小花赶紧安慰了李弦月让他放心。

        “看李弦月这委屈的样子,也不像是弦月刀主啊?”小花本已确定的心又产生了深深的疑问。

        “也没见过李弦月这么怂的弦月刀主。”小花不无打趣的想到。

        其实,小花心里也挺替李弦月感到委屈的。李弦月刚可以修武了却也有了性命之危,所以她决定能拖则拖,就先不要向兽族透露消息了。

        “以兽族的性子,如果今晚消息传过去,明早弦月哥哥就会死在大街上吧。”小花想到这里,心里挺疼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