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二十四章 兽族灭境

        李弦月准备第二天就高高兴的去找元尊者,踟蹰了多天之后,李弦月终于把吃神雉兽的安排付诸了行动。

        本来,李弦月是准备带着伙伴们一起去吃神雉兽的,“第一次去,当然是多多益善喽!”李弦月想的美美的。

        只是,元尊者的神出鬼没总算镇住了李弦月蠢蠢欲动的心,让李弦月不至于真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要知道,李弦月的那个大计划可是要把元尊者的神雉兽吃光光啊!

        “诶,我咋就遇上了这么一个师父呢?”李弦月在去的路上摇头晃脑,似乎很惋惜的样子。

        “弦月哥哥,你师父咋啦?”小花熟悉的声音传来。

        “我师父他......”李弦月刚准备顺口回答元尊者有多坑爹,却突然现不对,一时冷汗直流!&1t;i>&1t;/i>

        “这坑爹的师父又玩儿我!”李弦月心里咬牙切齿却没表现出来,他知道一表现出来肯定连自己都没神雉兽吃了。

        “啊啊啊!师父你饶了我吧。”大风忽起,将李弦月直接卷到了天上,李弦月以为元尊者要惩罚他,就赶紧求饶。

        “站好,我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个怂货!”元尊者严厉的声音从李弦月旁边传来。

        李弦月刚准备怼回去,却正好对上了元尊者嬉笑的脸,心知元尊者并未生气,只是玩的心思又犯了,就把头扭到了一边不理元尊者了。

        “就在师父面前怂!好汉还不吃眼前亏呢。”第一次被抛上高空,李弦月还以为元尊者要把他抛出去,顿时慌了神,哪里还顾得到其他呢!也不怪李弦月怂了。&1t;i>&1t;/i>

        在李弦月心里,在亲人朋友面前装装怂是一种让步,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跟元尊者相处不吃亏才是第一位的。

        李弦月不是第一次被元尊者捉弄了,只是每一次,李弦月都会撞到元尊者手里,让李弦月也无可奈何。

        李弦月还是第一次在高空中赶路,秋日凉凉的风吹在脸上,很舒服,却也吹醒了李弦月,让李弦月陷入了沉思。

        “这段时间还是太顺了呀,我有些得意忘形了。”闭着眼睛思索了一会儿,李弦月找出了原因。

        元尊者固然爱作弄人,但其实好多次都是李弦月给元尊者提供了捉弄的机会和口实。

        “若我端正态度踏踏实实修武,哪来的这么多机会给师父呢!”&1t;i>&1t;/i>

        “师父只是作弄我,可如果其他人看到了机会却会趁虚而入,带来多少危害就不得而知了。”李弦月越想心里越毛。

        自成为弦月刀主以来,李弦月都以历代刀主的经历为教训,防患于未然,生怕其他人知道了自己是弦月刀主而招致威胁生命的危机。

        但李弦月却忽略了自己最近遇事太过顺利,由自己本身做事的行为习惯给其他人带来的机会。

        “师父,我明白了。”李弦月转向元尊者,开心的对元尊者说。

        “明白了?”元尊者也笑了,他知道李弦月是真的明白了。

        “走起,吃神雉去喽!”李弦月这才现,元尊者居然在往回走!

        “谢谢师父!”李弦月清楚的知道了元尊者根本就是在给他提供一个独特的条件和足够的时间让他反思。&1t;i>&1t;/i>

        生灵神树的一处边界,这里有一个口袋型的小峡谷,从表面看起来平平常常根本不出奇,好一会儿后,李弦月和元尊者终于来到了这里。

        落入峡谷,元尊者拿出一块李弦月并未见过的蓝色灵晶,输入灵气,峡谷里左靠墙的位置肉眼可见的灵气蜂拥而来进入蓝色灵晶,那里正好出现一道门一样的缺口。

        李弦月进到里面才现别有洞天,一颗高大的生灵神树大约是普通生灵神树的四五倍大,李弦月猜到这应该就是武院唯一拥有的半生灵之树。

        其他还有十几颗生灵神树比外面的大一截,也茁壮一些,一眼扫过去,树上不多的生灵神果品质都很高。

        更令李弦月啧啧称奇的是这里居然有一个小湖!一群神雉兽在生灵神树间悠闲的乱逛。&1t;i>&1t;/i>

        “这根本就是东方那边的景象啊。”李弦月也曾风闻过东方都是这个样的景象,却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见到了。

        元尊者待李弦月进入门后也闪身进入了里面,然后又吸出了自己的灵气,灵晶内的灵气也回到了原来的的位置,一切恢复原样,就像两人没来过一样。

        元尊者取出两只已经杀好的神雉兽,教着李弦月烤起神雉兽来,“诶,我也有机会亲手烤神雉欸。”李弦月美滋滋的笑开了花。

        “弦月,吃完啊!一月就这么一次。”神雉兽本身就不大,两只手就差不多能够抱起来了,元尊者没想到李弦月却只吃了半只,剩下的半只分成了六份,李弦月并没有吃。

        “师父,我想给小胖子他们留点儿。”大半个月来小胖子那大嗓门可是给元尊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元尊者自然知道李弦月说的是谁。

        元尊者想了想将自己的一只神雉兽撕下了大半,都给了李弦月,“弦月你吃一只,剩下的都留给他们吧。”

        “师父,要不我再给您烤一只?”李弦月自己都没现,他由原来的恼怒元尊者做弄他突然改成敬称了。

        “没有了,你师父我每月就两只。”元尊者极少见的温和的说道。

        “谢谢.....”李弦月刚准备说您,却忽然见元尊者的脸色异常的难看,一股锋利之气扑面而来,吓的李弦月赶紧闭上了眼睛。

        元尊者迅取出那块蓝色的灵晶,一通操作眼花缭乱,裹挟着李弦月就往外疾驰而去。

        “弦月,你往生灵神树林里面走,赶紧回去武院!”元尊者丢下一句话,一晃眼就走了,空气中只留下了元尊者交代的话语。

        第二天傍晚,元尊者才姗姗染血回到黑崖顶上,全身上下布满了一层干涸的血痂,已经看不出来衣服本来的样子。

        “兽族灭境,全院准备!”元尊者撑起精神,武院里响起了元尊者响亮而有力的声音。

        只有李弦月几人知道,元尊者刚说完就晕了过去,李弦月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莫样的元尊者。

        “兽族灭境!?爹娘不会有事吧?”李弦月忽然睁大了眼睛,又担心起李家村的爹娘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