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二十五章 兽族灭境的原因

        “全院集结,武王级以上由内外院长带队奔赴南营!”第二天中午元尊者刚刚醒来,黑崖上就又响起了元尊者震耳的声音。

        李弦月记得爹娘说过,兽族每隔两三百年都会过境一次,将人族南方边界地区来一次彻底的清理。

        诸如清神果,疾风雕之类的只要对兽族有用的东西,一般都会一个不留。其实,狼神族的疾风雕就是上一次过境抢来的。

        只不过,兽族每一次过境一般都不会杀人,除非恶意阻拦,人族倒也基本没有伤亡。

        而且,对于人族特意事先藏好的一点儿生存之物,除非兽族当真急需,也不会一点儿不留。

        毕竟兽族过境只为收割果实,不会把人族真的灭掉,它们还要留着人族干活呢!

        所以每次只需南营出动几支武王队伍,协助人族撤离就已足够。兽族势大,南营也不会选择硬碰硬,保住人族才是他们的任务。&1t;i>&1t;/i>

        可是这一次却是灭境啊,人族历史两万多年中兽族灭境或许有,但也屈指可数。不然,这人族边界早就没有人住了,兽族也没办法榨取清神果之类的东西了。

        武院虽然主要是武师大武师的学员,但各长老门下都有武王级以上的真传弟子,武院里也还有不少灵级以上的执事,武王级以上人手也算不少。

        其实,李弦月清楚的知道昨天晚上整个青石府也都动起来了,在早上已经由府主带队去了南营。

        但是李弦月怎么都没想到元尊者这次染血归来,连武院的武王级学员都要带上战场。

        面对这么严重的情况,李弦月有种感觉:“兽族这次大有可能真的是准备把边界的人族灭掉!”

        &1t;i>&1t;/i>

        黑崖上,李弦月想着元尊者离开前交代的话,秋风吹在脸上,李弦月却没感到一丝凉意,反而有些寒。

        “难怪师父当时扔下我就跑了,这是去救爹娘的命啊!”本来李弦月还想着元尊者又一次坑爹了,现在想来,却庆幸不已。

        原来,前天元尊者接到了青石府主的传音,说是兽族又有过境的倾向,请元尊者过去主持局面。

        元尊者清楚的知道李弦月的爹爹腿上有疾,就第一时间去了李家村,找到了在山坳里苦苦坚持的李实和季兰。

        “弦月,你可要感谢我哟,你师父我这次血战八方才救了你爹娘。”李弦月看着元尊者有些无语,这个时候了元尊者还有心情卖弄。

        但是李弦月想到元尊者力竭归来,本来是让自己放心爹娘的却力竭晕了过去,罕见的附和了元尊者,让元尊者高兴了好一会儿。&1t;i>&1t;/i>

        “就差一点儿啊!爹爹和娘亲就被兽族掳去了。”李弦月自昨晚听到兽族灭境真心捏了把冷汗,这个时候才放下了心。

        李弦月也从元尊者那里知道了兽族灭境的原因,“原来兽族居然也有怕的东西!”李弦月轻蔑的眯起了眼睛。

        元尊者告诉了李弦月冰雪灵族大算师的卜算,“兽族这次灭境就是为了找到弦月战刀!”元尊者着重强调了兽族的目的。

        原来,兽族经过几年的排查,大抵已经确定弦月刀主不是其他六个弦月之子了,也就是说兽族严重怀疑弦月战刀就在李弦月和李梅身上!

        而李弦月最近两个月突然变成了天才级学员,招致了兽族的的重点关注,兽族担心李弦月会顺利的成为弦月刀主。&1t;i>&1t;/i>

        其实,这两年已经有一些化灵族潜伏在了李弦月的身边,却是毫无现弦月战刀的踪迹,也没察觉到李弦月有过温养弦月战刀。

        兽族想着李弦月有可能是将弦月战刀藏在了哪里,准备等过一些年头,兽族放松了再来温养弦月战刀,对于想成为皇级大能的弦月刀主来说,晚几年都是小问题。

        既然有了猜测,兽族就直接来了个灭境,将所有的地方统统犁过一遍,凡有刀气的地方都挖地三尺,力求赶紧找到弦月战刀,直接杜绝下一代弦月刀主的诞生。

        兽族还重点关注了李弦月和几个伙伴的的爹娘,准备直接掳走他们,逼李弦月就范!

        李弦月还清楚的的记得元尊者告诉他说:“弦月,你和小伙伴们的的爹娘我已经保护起来了,几年之内是不能露面了,你们最好也不要去找他们,免得泄露了地方。”&1t;i>&1t;/i>

        这句话萦绕在李弦月耳边个把时辰了,李弦月就呆呆的坐在那里,总也无法从中走出来。

        “兽族还真是不把人当人啊!”李弦月真恨不得自己也去南营,杀几只兽族泄泄愤!

        “诶,咋跟小胖子说呢?”李弦月使劲儿的抓了抓头,可他还是挪不动脚步。李弦月实在说不出自己害死了小胖子爹娘的话,心里纠结极了。

        “刚开始成为弦月刀主,就害死了自己兄弟的爹娘,我这......”李弦月知道都是兽族造成的,可还是无法释怀。

        一整个下午,李弦月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修炼,小胖子是他最看重的兄弟,李弦月知道这个打击对小胖子会有多大。

        夕阳西下,灿烂的夕阳打在李弦月的脸上,可李弦月心里还是冰凉冰凉的,一众伙伴们结束了一天的武训,快乐的向黑崖上走来。&1t;i>&1t;/i>

        天真的小胖子几个习惯了兽族过境的说法,想来即使是兽族灭境自己家里人也不会正好出问题,却不知道从此以后都不一样了。

        李弦月沙哑的像几位小伙伴讲述了元尊者的话,几个小伙伴都对兽族的做法感到异常的愤怒,没有谁愿意好几年见不到爹娘。

        李弦月和小胖子抱在了一起,这个时候才告诉了小胖子他爹娘去世的消息,小胖子泪流满面,“兽族我与你们势不两立!”黑崖上响起了小胖子凄惨的哀嚎声。

        李弦月什么也做不了,只好抱着小胖子,就那么站在了那里,小胖子一直哭到嗓子嘶哑了还是停不下来。

        “弦月师兄,不能当你兄弟了,我要去南营!”李弦月以为小胖子已经没力气了,却没想到小胖子突然挣开了李弦月,一路跌跌撞撞向黑崖下跑去。

        “兄弟们,我也想去南营!”李弦月也被激起了士气,准备和小胖子一起去南营。

        李弦月一方面自己也想去,一方面担心小胖子上了战场胡来,真的也死在了战场上,那他就是小胖子一家的罪人了!

        “一定要保护好小胖子!”李弦月打定主意,不能让小胖子出事。

        “走,与其在这里慢慢修武,不如去战场血战成长!”几个人一轰而下,直接向武院门口冲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