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二十九章 无法轻传的错步

        李弦月一回到黑崖,就盘坐下来准备修炼,却被李长老严令睡一天觉。

        “李弦月罚睡一天,不然就断掉三天食物。”李长老知道一般的话李弦月肯定听不进去,就笑咪咪的开出了惩罚。

        “嘿嘿嘿......”苦苦修炼了好几天的伙伴们听到了这另类的处罚,也偷偷的笑了出来。

        “额.....我的大武师啊。”李弦月最怕没有食物了,只是苦涩的想到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成为大武师就非常的难受。

        凉风吹过,细雨直接撒在了李弦月的身上,李弦月却没有醒来,连续几天炼药只睡两三个时辰,李弦月早已疲惫不已,此刻只在深深沉睡。

        几个小伙伴围在李弦月身边,生怕移动会弄醒了李弦月,他们依然在温养经脉,时刻都没有放弃修炼。&1t;i>&1t;/i>

        远处的小胖子还是像木桩一样的坐在那里,恍若未觉,除了吃饭了睡觉就基本上没有动过。

        伙伴们也不知道他修炼到了哪里,却也不敢打扰他,毕竟他还在痛苦之中,只好用生灵神树叶替他挡住了入侵的雨水。

        夕阳正好,雨后天晴,柔和的阳光洒在李弦月的脸上,痒痒的,弄醒了睡了半天的李弦月。

        “啊!几天了?”李弦月赶紧盘坐起来,生怕多睡了会影响修炼进度。

        虽然李弦月武者等级比伙伴们高,但是他为了炼药已经耽误了三天,如果再睡过了...,李弦月想想就恨不得锤自己脑袋。

        有了被化灵族当街拦击的经历,除了小胖子,李弦月是最想找兽族拼命的人了,毕竟没有谁喜欢有人一直惦记着自己的命。&1t;i>&1t;/i>

        “才半天呢,到一天了我喊你。”负责统筹照顾伙伴们的钱林挣开了眼睛,让李弦月放心的睡。

        到了第二天下午分配食物的时候,睡好了的李弦月才被吵醒过来,他知道钱林都是为了他好,也没有怨钱林没有喊他。

        “小胖子,你修炼的咋样了?”要说其他伙伴李弦月是放心的,只是李弦月也知道小胖子修炼的慢,还是有些担心小胖子会赶不上进度。

        “武师后期快大圆满了。”小胖子落寞的说,看样子还嫌修炼的慢。

        前些天刚开始修炼的时候,只有小胖子还是武师初期武者,几乎还在原地踏步,其他几个伙伴包括蔡文都早已经进入武师后期了。

        如今刚过了几天,蔡文刚进入大圆满,没想到小胖子也迎面追赶了过来,大有赶蔡文的趋势。&1t;i>&1t;/i>

        “大海,好好爱护自己,我们等着你一起去南营跟兽族血战!”伙伴们知道不能直接劝小胖子放缓修炼度,就点到为止,相信小胖子会明白他们的关心。

        小胖子点了点头,“兽族不灭,我不会让自己倒下!”小胖子望着南方,明显瘦了一圈的他倒也有了几分英气。

        “小胖子,先停会儿修炼吧,我带兄弟们练习错步。”李弦月抱了抱小胖子,替小胖子的进步感到非常的开心。

        前几天的遇刺,让李弦月深深体会到了错步的重要性,没有幻影级错步,李弦月也知道自己在两个灵级化灵族面前连三分钟都撑不到。

        战场上瞬息万变,李弦月知道没有高明的错步,只有大武师的他们即使上了战场也帮不上忙。&1t;i>&1t;/i>

        “错步的精髓就是纵横交错,等到你们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会踏到哪里再练习熟练就算精通了。”李弦月讲解着自己对精通级错步的理解,伙伴们却摇了摇头。

        “弦月师兄,那如果走错了地方,不是会陷入困境吗?”正在精通级错步门外徘徊的甄潜连忙问道。

        当甄大被李长老收为真传弟子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李长老给甄大起了个甄潜的名字,希望甄大可以深深的潜入修武的最低处,补上自己的不足。

        最近一段时间甄潜在李长老的教导下刻苦练习错步,却始终没办法进入精通级水准,倒是武者等级经过这些天的努力武者等级已经突破大圆满了。

        “啊!为嘛要往对手面前走哇?”李弦月摸了摸头,搞不懂甄潜为啥要这样问。&1t;i>&1t;/i>

        “弦月师兄,我也被卡在精通级水准外面了,可是你讲的我也听不懂,精通级水准不是想走到哪儿就走到哪儿嘛?”

        入院考核时还不怎么会错步的钱行,错步水准也是突飞猛进,他一直想提高自己错步的随心程度,可是总也做不到。

        “恩?想踏到哪儿就踏到哪儿,一寸不差,那不是初熟级错步的要求吗?”李弦月倒被两人的说法给弄糊涂了。

        “弦月师兄,其实问题在于你们定义的标准不一样。”一直也在一旁仔细聆听的钱林适时的提出了他们的问题所在。

        历来错步的学习,都是由自己练习或者师父指导,导致每个人对错步的理解并不相同,甚至会差别很大。

        而且错步的学习向来只看精准程度,依次划分为入门,初熟,精通,疾行,幻影,无踪六个级别,也导致感觉很重要,无法用言语轻说。&1t;i>&1t;/i>

        李弦月迷茫的看了看伙伴们,他心里清楚,伙伴们的练习方法并不一样,看来很难一起训练。

        “这也是为啥武训场不教错步的原因吧。”李弦月心里堵得慌。

        没有至少精通级的错步,伙伴们在战场上会很危险,李弦月心里很焦急。

        “有了,就分开练习吧。”李弦月抱着下巴仔细揣摩了一刻钟,最终决定还是把伙伴们分开练习。

        李弦月把错步的行功路线图交给了小胖子,嘱咐小胖子赶紧修炼到初熟级,他好再想办法帮助小胖子突破到精通级。

        对于本就达到了初熟级的其他几个伙伴,李弦月只好下些功夫,陪着他们一起练习,直到他们都达到精通级水准。

        李弦月采用了两种方式混合练习,他先是喊口号,由伙伴们跟着在最快的度内按照要求踏好步子。

        却没想到伙伴们度不一,精准程度差别也很大,李弦月只好摇了摇头,和伙伴们约定每天练习三个时辰的错步,一直到练好为止。

        李弦月还想到自己之所以很快达到了幻影级水准,那是在梦里无数次看过历代刀主练习错步,这才进步飞快。

        “试想有哪个师父长老有足够的时间一遍遍给学员弟子们演示错步呢?”李弦月总算慢慢找到了错步难练难传的原因。

        李弦月每天固定时间一次次为伙伴们演示错步,当然李弦月也降低了水准,只有初入精通级的样子。

        李弦月觉得只要伙伴们的错步顺利突破精通级,他再苦再累都值得。

        二十来天后,看着甄潜第一个初步达到了精通级,莫辰也不远了,小胖子经过无数次的扑倒又爬起来终于也达到初熟级,李弦月开心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