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三十一章 元尊者的忠告

        自元尊者归来后,伙伴们又陷入了新一轮的修炼狂潮,特别是小胖子,每天只睡两个时辰,希望能有新的突破。

        转眼又是半月过去了,旧的一年已经接近尾声。这一天,风雪飘飘,李弦月踩在厚厚的积雪上,一脚一个深深的脚印,坚定不移的走到了元尊者的洞府,却不是为了去吃神雉兽。

        话说自元尊者走后,李弦月就再也没吃过神雉兽了,李弦月还是蛮想念神雉兽的味道的,不过,李弦月此行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吵架!

        其实李弦月心里也清楚,别看元尊者平时坑了他很多次,但元尊者爱护他的心思从未变过,争取上战场势必艰难。

        “他们可以,你不可以!”元尊者毫不犹豫,瘪瘪嘴张口就说道。

        “为啥呀?”李弦月气的真恨不得把元尊者打一顿。&1t;i>&1t;/i>

        “这么好玩的徒弟上战场被灰灰了,我咋办?你要是帮我解决了这个麻烦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嘿嘿。”元尊者又调皮了。

        “这师父,存心的吧!”有的时候,李弦月真的在想把元尊者打一顿会不会有事。

        “这么喜欢我,你也去战场啊!”李弦月挑衅的看了看元尊者。

        李弦月也知道,开年天气暖和了,元尊者势必还是要去南营的,“你敢逗我,我就空手套白狼,哼!”

        李弦月心里倒有些小得意,在元尊者面前,一直吃亏的他,终于有机会给元尊者下套了。

        “我去战场也可以呀,不过弦月你要留在武院我才放心。”元尊者笑了,“这点儿小问题还想套我?”

        “那我就偷偷逃出去!”李弦月真的怒了,“哪有让兄弟们去南营,自己在武院躲着的啊!”&1t;i>&1t;/i>

        “给我一个理由,一个你必须去的理由!”元尊者看到李弦月咬着牙死不松口,就是要去南营,心知再逼就不合适了,还是松了口。

        “我是弦月刀主!不是傻看着兄弟们送死的怂货!”李弦月清楚的知道,一般的原因,元尊者根本不会答应,就直接放出了重磅**!

        依李弦月这几个月对元尊者的了解,若说真要找一个人告诉他自己的身份,元尊者就是最值得信赖的人。

        不知不觉,虽然只有一个多月的相处,李弦月的心里已经深深的有了元尊者的印痕。

        李弦月知道自己一定要去南营,在这之前,也要告诉一个人自己的身份,以防不测!

        万一自己在战场上战死,也要有人抢回自己的身体,护住这已经很是残破的圣刀。&1t;i>&1t;/i>

        “若是再落在兽族手里,弦月战刀肯定就会彻底消失了。”李弦月想到这里,还是很唏嘘。

        “拜见尊主!”李弦月却没想到,自己的师父元尊者整整衣冠,立马深深拜倒在地,口称李弦月为主子!

        李弦月梦里见过无数次,只有弦月刀使才会称弦月刀主为尊主,一般人族就只叫历代刀主为弦月刀主。

        在一般人族的眼中,弦月刀主是所有人族的守护星,在人族心里弦月刀主就是最珍贵的称呼!

        “师......”李弦月左右为难,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却被站起身来的元尊者打断了。

        “你敢这么轻易的承认你是弦月刀主?我对你的提示都喂了野狼了!?”元尊者越说越疾言厉色,大有爆的趋势,吓得李弦月直往后缩。&1t;i>&1t;/i>

        “这会儿知道害怕了?你要这么容易松口,战场上绝对活不过两个月!”元尊者这会儿是真的恨铁不成钢。

        “师父,您是我最信任的人,我想交托后续事宜,以防万一。”李弦月吞吞吐吐,总不能直接和元尊者说,自己随时准备替伙伴们去死吧。

        李弦月心里清楚,自己认识的几个兄弟绝不会对自己的伙伴吝啬自己的性命,不然就不会一起约定去南营了。

        元尊者欲哭无泪,“哪有这么轻易的弦月刀主啊。”元尊者万万没想到,自己遇到的这代最特殊的弦月刀主却是个没有大局的蠢货!

        “我是化灵族,化灵族啊!你就这么信任我?”元尊者说起自己的身份,却毫无避讳,反而很自豪的样子。&1t;i>&1t;/i>

        “师父是化灵......族。”李弦月慢慢的咀嚼着这句话,却是被震得不轻。

        “南营的五位营尊,其中周委也是化灵族,你还敢去吗?”元尊者轻轻低语,虽然是在问李弦月,却也像是在问自己。

        “去!过去的弦月刀主都是小心翼翼图谋强大,我偏要在战场上浴血杀敌!”李弦月说起来铿锵有力,坚定不绝,就像思考过很多遍一样。

        李弦月想过,与其偷偷摸摸,不如光明正大,从成为弦月刀主那刻起,就为人族做出自己的努力。

        “历代弦月刀主战力都没有达到最强!我要在战场淬炼出最强的战力。”李弦月抬头正视元尊者的眼睛,说出了自己的打算,也像是在和自己说着以后要走的路。&1t;i>&1t;/i>

        元尊者沉默了,他并不希望自己的徒弟选择这条最艰难的路,弦月刀主本身就会成为人族最强的战力之一,没有必要冒太大的危险。

        “师父,要想抓住那唯一的机会,普通的最强战力并不足够。”李弦月看到元尊者还在犹豫,忙补充道。

        元尊者摇了摇头,“弦月你知道吗?每一代弦月刀主的成长都踏着成千上万弦月刀使的尸骨,他们可都是人族的精英啊!”

        李弦月在梦里也见到过弦月刀使为尊主而死,却是散开的,没想到却有元尊者说的这样震撼。

        “你若选择这条路,恐怕要多数倍的人为你而死。”元尊者叹了叹气,很是落寞。

        李弦月也犹豫了,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就在自己的面前,一时呆在了原地。

        “弦月,你去南营吧,师父就算拼了命,也保你安全。”这时的元尊者反而有些欣慰的笑了笑,“弦月终归不是不负责任又冲动小孩儿。”

        李弦月怎么也没想到,到了最后却是元尊者自己松了口,虽然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李弦月心口总感觉有口气出不来。

        “弦月你记住,以后哪怕是死亡的最后一秒,也不要松口说自己是弦月刀主了!”元尊者特意调了调自己的情绪,双手搭在李弦月肩上,说出了自认识李弦月以来唯一的一个也是最严肃的忠告。

        “师父,我想听听你的故事。”李弦月郑重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晓了。

        不过,李弦月也看出来了,元尊者势必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对于元尊者的故事他感到非常的好奇。

        “嗯,弦月把最大的秘密告诉了师父,师父也不藏着了。”元尊者遂娓娓道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