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三十三章 李弦月的第一刀使

        “李弦月,请您收我做您的弦月刀使。”元尊者突然给李弦月跪下了,把头深深的埋在了地上。

        李弦月在梦里无数次看过的场景,原以为至少要到中州城才有机会在自己面前上演,没想到现在就有了,还是自己的师父!

        “师父......”李弦月晕乎乎的叫着元尊者,收自己的师父当弦月刀使,他实在下不了决定。

        元尊者却还是深伏于地,看样子是铁了心,李弦月不答应,就准备跪着了。

        “元志老贼,你早就知道我是弦月刀主了吧!”李弦月干站着不知怎么好,他根本就没想过会收元尊者做刀使。

        本质上,李弦月还只是个初踏修途的愣头青,总想着尊师重道,收元尊者做弦月刀使是万万不可以的。

        但是又不能让元尊者一直跪着,李弦月灵机灵机一动终于想到了办法,于是怒气冲冲的说了元尊者一顿。&1t;i>&1t;/i>

        “弦月够聪明!”元尊者开心的笑了,“我没判断错呀!”元尊者很是宽慰,稍微放松了警惕。

        李弦月瞅准机会,拽着元尊者的手就死往上拉,还别说,真的撼动了!

        元尊者被拉起来,却惊奇的瞅着李弦月,李弦月的这个动作元尊者还真没意识到。

        “对呀咋滴!?你师父我已经当了你半年的刀使了,你要抵赖么!?”元尊者又怎么会轻易认输呢!转身又给李弦月出了个难题。

        “师父啊,明明是你耍无赖好不好!?”李弦月翻了翻白眼,可他也没办法,元尊者就是这样!

        “我不管了,反正我这刀使你不要也得要,嘿嘿。”元尊者还真耍赖到底了,李弦月摊了摊手,没说话走开了。&1t;i>&1t;/i>

        李弦月心里也清楚,元虚并没有正式成为姬默的弦月刀使,他们的关系更像是兄弟。

        但是后期元虚也守护着姬默,在心里已经把自己定义为弦月刀使了,元尊者这是在替自己的爹爹还愿呢。

        李弦月也知道元尊者素来难缠,自己是绝对说不过的,不理他是最好的办法了。

        “那我就当你答应喽。”明明就相隔几步,元尊者的声音却洪亮有力,幸亏伙伴们都不在附近,不然就听到了。

        李弦月晃了晃头,清醒了下自己的脑子,却没注意到元尊者眼里的泪光.

        “诶,等了这么久,终于实现了。”李弦月听着元尊者的叹息,转身抱住了元尊者。

        “师父也是个苦命的人啊。”李弦月想给元尊者以安慰,倒真的有个尊主的样子了。&1t;i>&1t;/i>

        “师父,您先是我师父,永远都要叫我弦月。”李弦月还是没有开口说其次元尊者才是他的刀使。

        元尊者点了点头,他知道也不能强求,只要李弦月把他当自己人就行了。

        元尊者说自己是化灵族,其实心里也不安,担心李弦月再也信不过他了。相比于让李弦月立马接受他这个刀使,这才是要的问题。

        在人族的眼里,兽族固然凶狠残暴,可兽族却是可见的,害怕,却不会让人族厌恶。

        数万的小族,除了像化灵族这样的能受到兽族的青睐,兽族对其他的族群都很不友好,人族也已经习惯了。

        可是化灵族,本身就是兽族故意让血脉强大的雄性兽族与人族女子产生的后裔,为的就是兽族可以化身人族,打进人族内部!&1t;i>&1t;/i>

        当年单独一个雪漠大帝,已经杀得兽族胆寒,让兽族蜗居南方大森林几千年,兽族实在害怕人族再出现雪漠大帝一样的人物。

        更何况,一旦人族领袖突破成为灵皇级大能,当年皇灵印分配的唯一例外就会再次被提上日程,这是兽族万万不想看到的。

        兽族化身成为人族,进而刺杀人族领袖,特别是弦月刀主,就成为了最狠的办法。

        可化灵族本身也是人族的血脉,却跑回来刺杀人族领袖,最招人族的厌恶。

        除了有限的几个化灵族因缘巧合与人族成了朋友,其他的化灵族只要被现,几乎是必杀无疑。

        即使是那有限的几个,也会遭到不明真相的部分人族的攻击,人族是最恨化灵族的了。&1t;i>&1t;/i>

        元尊者并不知道,李弦月清清楚楚的知道他说的每一个字都跟梦里的内容对上了,李弦月一点儿都没有怀疑他。

        “对了弦月,还有不到十天就要过年了,年终考核也要开始了。”元尊者也没有喊李弦月为尊主。

        “万一喊顺口了,在外面喊出来就不妙了。”元尊者也知道自己比较爱逗比,心里暗暗忖度着,“弦月也说了要求,这样叫是最好的了。”

        “年终考核?怎么考?”李弦月听到元尊者说考核的事,立马来了兴致。

        “考核就意味着有奖品欸,嘎嘎。”李弦月却不担心考核是个问题,事实上,李弦月和伙伴们都没有问题。

        “咚,咚,”元尊者想敲李弦月的头,却举着没有敲下去,李弦月把头递了递,元尊者很是腻歪的敲了两下。

        “诶,我们这对弦月刀主和刀使是最不正经的一对了吧?”元尊者暗自想着,抛给了李弦月一个莫名的眼神。

        “师父,想敲就敲啊,那么严肃干嘛?”李弦月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元尊者也知道任何不对的地方落在化灵族的眼里都会引起怀疑,进而挖地三尺的调查,想了想就点了点头,“我也只是不习惯而已。”

        “弦月,你和你的伙伴们不能好好表现,最多中游水准。”元尊者对于李弦月的兴奋,却直接泼了一瓢冷水。

        “为嘛呀!?”炼药修炼多辛苦,拿奖最爽了,听到不能拿奖,李弦月直接跳脚了。

        “如果你们表现的太好,长老执事们肯定要把你们藏着,哪里会让你们去战场冒险。”元尊者指了指李弦月的脑子,让他仔细想想。

        “这不有师父吗?”李弦月天真的瞅着元尊者,却根本不愿意去想,他已经把奖品当做自己的了,又怎么会轻易放手呢。

        “所以说,表现个差不多呀,太好了,我也不能争取了。”元尊者耐心的解释着其中的关键。

        元尊者自己都没现,以前他也关心李弦月,却很轻松写意,在跟李弦月摊牌之后,元尊者已经慢慢进入了状态,真的把自己当作弦月刀使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