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三十四章 意外的测试结果

        一晃就到了年关,李弦月来到武院已经整整四个月了,而今天就是李弦月来武院后的第一个年终考核。

        进入武院的学员,在新年是不能回家的,倒也不是武院不近人情,反而是为了学员们的未来着想。

        人族的寿命有限,若不能及时突破灵级,进而增加寿命延缓衰老,人族根本没办法在短暂的生命里顺利的突破到灵王甚至是灵尊。

        武王级是一个需要用时间慢慢去耗的武者等级,必须早日突破武王,为突破到灵级留下足够的时间。

        一旦到了年老体衰,身体变得脆弱,武性也跟着下滑,若仍卡在武王级就再也没机会突破成为灵级修者了。

        其实,那些经脉受损的天才,倒也不是没有尝试去贯通旁边的经脉来代替受损的部分,只是时间不够,没有顺利突破罢了。&1t;i>&1t;/i>

        进入武院的学员,大都有着不错的武性,有着很大的可能突破到灵级,武院并不想学员们在武师大武师级卡的太久。

        特别是学员们修炼的时间还不是很长,许多修炼的道道还很模糊,一旦对经脉造成伤害,则追悔莫及!武院必须为学员们保驾护航。

        化灵族也时时在侧,一百个人族里就有一个隐藏的灵级化灵族,还有数个武王级帮手,专门负责绞杀人族的学员。

        不突破武王级不准回家过年看似很是残忍,却是武院对学员们最人性化的关照。

        当然,武院也不会让学员真的见不到爹娘,爹娘来武院看望儿女还是很受武院欢迎的。

        年关当天,年终考核之后,武院也会特意举行一年唯一的一次庆祝活动。&1t;i>&1t;/i>

        爹娘们平时不愿意打扰自己的儿女修炼,也会在年关时来看望自己的儿女,和儿女一起分享一年修炼的收获。

        李弦月依稀记得入院考核时元尊者说过,他过一段时间就是英才了,到了测试时,李弦月才突然想起来了这句话。

        临了却有些患得患失,测试的时候居然一直往后躲,生怕测试的结果并不如意。

        “弦月师兄,赶紧的呀,你是最后一个了。”李弦月紧张的不行,一直到最后一个还是没有鼓起勇气。

        只是学员们都还记得元尊者说过的话,等待着见证青石府两三百年来唯一的奇迹,都等到最后了,哪里会让他拖下去。

        “好吧.....”连李长老都笑眯眯的催了,李弦月只好硬着头皮上去测了,脸上却是还带着一片红。&1t;i>&1t;/i>

        “经脉韧性百分之九十,经脉杂质百分之十一,连接程度百分之八十八。”钱林将三项武性指标同时测了出来,念给了全武院的学员听。

        “嗯?”李弦月起初听着还好,韧性已经达到了英才级标准,“吃了那么多高品质清神果,经脉韧性果然达到英才级。”

        经脉杂质多了一点儿李弦月也不怕,可是听到经脉连接程度没有变,李弦月知道自己这一辈子几乎不可能达到英才级了。

        李弦月看着全院学员失望的眼神,又一次回到了以前黑暗的日子,体会到了那种绝望的心情。

        李弦月还沉浸在痛苦之中,李长老惊愕了一会儿,一脸的不可置信,却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向黑崖上狂飙而去。&1t;i>&1t;/i>

        “李弦月永远是我的真传弟子!”李长老还没有冲上黑崖,却被一股风直接扫落了下来,一起传来的还有元尊者威严的声音。

        李弦月呆呆的看着从空中飘落的李长老,终于从痛苦中清醒了过来,他怀着希望就冲上了黑崖。

        “师父,是你做了手脚么?”李弦月越说越冷,作为一个孩子,他还是挺希望可以万众瞩目的。

        七八年暗无天日苦苦挣扎的日子,想想就可怕,李弦月也不想再经历,他盼望着元尊者是在帮他去南营。

        “青石府太缺英才了,我不会拿这个做手脚。”元尊者却摇了摇头,打破了李弦月的幻想。

        李弦月一下子摊到在了地上,“完了!”李弦月的脑子里不断的回想着这两个字。&1t;i>&1t;/i>

        天灵大6人族两万多年,除了弦月刀主,灵尊巅峰大圆满的人族领袖只有万分之一不是英才级人族精英。

        即使那万分之一也是勉强突破,无法到达灵尊巅峰大圆满顶峰,就别说突破灵皇级了。

        如果弦月战刀没有破损,李弦月相信在弦月战刀的帮助下,与英才级差了一点儿并不是大问题。

        可是弦月已破败不堪,连弦月刀灵都找不到,李弦月基本上绝了念想。

        “嘿嘿,这就是弦月刀主么?经不起一点儿挫折!”元尊者相信一个正常的弦月刀主,并不是非要达到英才级才有灵皇级的未来。

        李弦月绝望的瞅了瞅元尊者,也没有反驳,“师父不知道我并不算是完整的弦月刀主。”对于弦战刀来说,刀灵弦月才是最重要的东西。&1t;i>&1t;/i>

        元尊者离开了,他想要李弦月自己走出困境,伙伴们也没有来黑崖上,独留李弦月一人在黑崖上悲伤。

        凡是武院的学员,必须参加武院的年终考核,不然就逐出武院!

        学员们的进步是有迹可循的,武院的长老执事们心里都门儿清,一旦年终考核出了常规,就会进行严密的排查,这也是防患化灵族的一种手段。

        李弦月是元尊者的弟子,在武院里算是最特殊的一个,自然用不着长老执事们操心是不是变成了化灵族了。

        半个时辰后,伙伴们匆匆完成了年终考核就来到了黑崖上默默的陪着李弦月,相比考核成绩来说,李弦月才是最重要的。

        转眼之间考核就结束了,到了学员见爹娘的重要时刻,看着黑崖下欢快的人群,伙伴们心里向石矛扎了一样疼。

        “呜呜呜......”三个多月过去小胖子虽然坚强了许多,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却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在一众伙伴里,那些年修练艰难的小胖子才活得像一个真正的的孩子,有着一个孩子的苦和乐。

        伙伴们拍了拍小胖子,陷入了沉默,不能见爹娘的他们,心里也很难受。

        小胖子好不容易哭够了,转头一脸认真的看着李弦月:“弦月师兄,不成英才,咱们就在战场打出一个未来吧!”

        这时,傻二居然从元尊者的洞府来到了李弦月的面前,靠在了李弦月身上,一副要陪着李弦月的样子。

        几个月来,傻二或许也看到了伙伴们拼命的样子,自己无聊就去元尊者的洞府玩耍,一点儿也不打扰伙伴们。

        “好!”李弦月看了看小胖子和伙伴们,又看了看傻二,他明白了要一起走下去才不负伙伴们的情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