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四十一章 李弦月受伤

        伙伴们听了钱林的讲述都笑开了花,既然不会变出新的东西了,那这个狐神也就死定了。

        “这狐神本准备混进人族左右逢源,却也是倒霉,被弦月师兄现了,没有霹雳手段,只能挨打了。”

        钱林也开心的说道,很是感觉伙伴们运气好,第一次巡守就巧遇到了攻击手段不足的狐神。

        那狐神听到伙伴们分析它潜入人族会造成多大的危害频频点头脸上也挂起了笑容,又听到伙伴们分析它成了没牙的猛虎,脸色又变的苦恼起来。

        “弦月师兄,迅拿下它吧,咱们该回去了。”钱林看了看天色,估摸着不能再等下去了,就提醒李弦月度快一些。

        只是那狐神偏偏一直拖着,李弦月靠近一步,狐神却后退两步,李弦月突袭也被狐神灵巧的避开了。&1t;i>&1t;/i>

        陪着狐神转悠了小半刻钟,李弦月也仅仅摸到几次狐神的毛,根本没造成伤害。

        狐神看到伙伴们跟着缩小了包围圈,脸色更是急躁起来,李弦月终于慢慢靠近了狐神。

        “我躲,嘿嘿。”狐神还是一副滑溜的样子,总是躲来躲去,来不来还能给李弦月来一下,李弦月反而受了轻伤。

        倒不是李弦月没有小胖子他们会打,李弦月可是伙伴们中除了钱林战力最高的那个,甚至莫辰也略有不及。

        只是天色渐晚,拖的越久,狐神才更有机会逃脱,导致李弦月建树寥寥。

        不过,李弦月还是很有耐心,一点儿都没有慌乱的样子,还是一点点儿逼近着狐神。

        当李弦月终于贴近了狐神,正准备直接抱住的时候,狐神身上突然爆开了强大的气势紧接着就化为了一把刀,李弦月根本没预料到!&1t;i>&1t;/i>

        “咻......”一把尖刀从李弦月身上一冲而过,带起一片血花。

        “李弦月,看你死不死!?”空气中传来了那狐神嚣张的声音。

        原来狐神早已经是武王级巅峰大圆满顶峰的武道强者,只差一丝丝就可以突破到灵级,已经可以第五变了。

        自打被李弦月和伙伴们现,狐神就故意收敛了气势,让伙伴们都以为它只是普通的武王,撑死了也就武王级大圆满。

        小胖子都把狐神按在地上打了,狐神已经有了性命之危,却还是没有变化,伙伴们都已经放宽心了。

        伙伴们更没想到那狐神居然认出来了李弦月,狐神的目标一直是李弦月,才苦苦忍着挨揍。

        那狐神一直拖时间也不是为了伺机逃脱,而是在等待着一个一击毙掉李弦月并化身为刀,从而逃离的机会。&1t;i>&1t;/i>

        毫无疑问,狐神通过自己的表演成功的迷惑住了所有人,也顺利伤害到了李弦月。

        “拜拜,我走喽。”狐神忍不住拖了一小会儿又多调笑了伙伴们一句。

        似乎,陪伙伴们练手只是它有意为之,伙伴们六七个人本来就堵不住它。

        “额.....”远处,狐神化回原身扑落尘埃,翻了翻白眼死去了。

        一直防备着的钱林虽说没来得及提醒李弦月,不过还是应对的很及时,钱林知道李弦月有伙伴们照顾,只有他才能帮李弦月报受伤之仇!

        一起相处了三四个月,伙伴们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已经配合的很默契,突情况也足以补救。

        一把小剑拖着长长的灵气尾巴准确的命中了狐神的脑袋,狐神的后脑勺都已经没了。&1t;i>&1t;/i>

        不知道狐神死前有没有后悔,如果它不嘚瑟一会儿,也不至于如此凄惨了。

        甚至于,如果它把全部心思放在逃跑上,或许也可以在灵者级的钱林手底下逃脱。

        “诶,大意了!”李弦月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幸好还是错过了一截儿,不然丹田就毁了。

        那狐神估计也担心一次暴击可能弄不死李弦月,就直接奔着李弦月的丹田去的。

        如果准确命中,李弦月就算万一没死,从此以后也会没了丹田,算是为兽族除了一大患。

        “差一点儿,弦月战刀就暴露了。”李弦月心里也是紧张的不得了,狐神从丹田穿过必然会现弦月战刀在李弦月手上。

        “我万一死了还有师父和伙伴们照顾爹娘,可弦月战刀若是暴露,那对整个青石府就是泼天大祸!”&1t;i>&1t;/i>

        兽族一旦确认了弦月战刀在青石府,又猜不到转移到了谁的手上,不出两个时辰,天罗大森林的兽族就会大部出动,直接把青石府整个吞掉。

        脑海里划过其中的利害关系,李弦月也不管自己的命了,只是愣生生的错开了丹田,没想到绝境之下的疯狂努力也恰巧救了自己一条命。

        不过李弦月还是受了很重的伤,身体右侧一道明显的刀口不停的流着血,止都止不住。

        “弦月师兄应该并没有伤到丹田四周的经脉。”莫辰赶紧拿出几颗复体丸一半吞服一半直接碾碎了敷在创口上。

        复体丸是几种很好的疗伤药草提炼而成,从武院离开时李长老送了一些上品复体丸,没想到第一次巡守就派上了用场。&1t;i>&1t;/i>

        李弦月一开始没注意到有没有伤到经脉,听到莫辰一说也是满脸喜色,“我运气真好!”

        李弦月和伙伴们用生灵之气清除了淤血又死死的堵住伤口不让鲜血外流,再慢慢的引导着堵在伤口四周的鲜血回到血管里,防止过多的鲜血在伤口四周聚集影响恢复。

        一顿处理下来,一刻钟又过去了,远处的小花满脸的泪飞奔而来,她前不久被叫去支援其他战队了。

        “你们是咋照顾弦月哥哥的!?”小花气呼呼的看了一眼伙伴们,又细心的检查了李弦月的伤口,确认不留后患后才松了口气。

        “小花,怨我自己,跟兄弟们无关。”李弦月感觉自己已经算占大便宜了,温和的劝着小花。

        “几个大老爷们,诶......”小花叹了口气,李弦月受伤,小花心里巨心疼。

        “走开,我来!”小胖子准备背起李弦月赶紧回营地找元尊者,却被小花凶了一顿,讪讪的缩回了手。

        “不愧是血杀女,真牛!”伙伴们看着咬着牙背着李弦月默默前行的小花,沉默的守护在后面,心里却对小花很是佩服。

        “以前温柔的小花去哪儿了?”小胖子现了小花的变化,小声的嘀嘀咕咕,看到小花肩头耸动赶紧闭了嘴。

        小花眼里满是泪花,来战场几个月心里有多苦却不能和任何人说,连李弦月来了也不可以倾诉。

        小花用生灵之气悄悄的带出了泪花,生怕背上已经昏睡过去的李弦月看出了自己的伤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