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四十四章 刘离和陈落

        在洞窟里修养的这些天,李弦月也没闲着,他让小花帮他仔细辨认了南营的一些人物。

        特别是周委营尊麾下的战士,李弦月想着如果周委营尊有什么动作,他也可以从这些战士的行为上察觉一二,加以防范。

        李弦月知道左侧高高壮壮的那个十八九岁的青年叫陈落,是南营现有的三位级战士之一。

        右侧年纪大一些,长得很是粗壮,留着一脸络腮胡的青年叫刘离。

        刘离是周委营尊的大弟子,不过才二十出头的年纪,看起来却有3o岁,人送外号老青年。

        刘离来到南营四年多了,已经是武王后期的武道强者,却只是在去年年末才因为战功升到了高级战士。

        对于刚来到南营就成为清一色高级战士的李弦月和伙伴们,通过战场艰难血战才晋升的刘离很是感到鄙夷。&1t;i>&1t;/i>

        李弦月这些天并没有听到什么风言风语,心想战士们应该已经接受了自己是级战士的结果。

        “我辛苦养伤十来天才能下地,战士们对我应该会有血战兽族的认同感,抵触也会少一些。”

        李弦月做好了打算,已经听到有些战士在称赞自己,这才装着伤还没好勉强能行走的样子出了洞窟。

        战士们的确都没说李弦月的闲话,却没想到刘离冲过来还没站稳就忍不住赶紧讽刺了一句。

        陈落也是一副高傲的神态,脸上也挂着明显的讽刺的坏笑:“弱鸡般的级战士。”

        不过陈落倒是没有出言说什么不好听的话,或许是觉得没必要浪费口舌,他似乎是来站桩子来了。&1t;i>&1t;/i>

        “咋滴,觉得自己是级战士,瞧不起咱这些参与过血战的?”

        刘离似乎故意想使李弦月难看,见李弦月没理他就故意挑起矛盾,还特意在参与过血战五个字上加了重音。

        其实,李弦月和伙伴们刚来南营,只是学着巡守,积累战斗经验,只能算是预备战士。

        在南营,只有真正参与过大战抵抗过兽族的扫荡才算是真正的战士,李弦月几人要再过半个月才有参与大战的机会。

        也的确,其他的预备战士多表现平平,即使表现好的如血杀女李梅,也花了四五个月才能成为高级战士。

        没办法,来自不同地区的新战士们需要磨合,也需要积累经验,刚开始就有大功太难了。&1t;i>&1t;/i>

        若不是李弦月恰巧知道那个小洞窟,李弦月几人第一次巡守也会一样劳而无功。

        像李弦月和伙伴们这样第一次巡守就找到并杀死了一个深藏坏心的狐神在南营太罕见了。

        刘离就是故意区分预备战士和参与过血战的战士的区别,意图让李弦月刚来南营就树敌。

        “你......”小胖子刚准备开口,就被李弦月巧妙的拦下了,只有很少人注意到了小胖子的表现。

        “如果周委真有什么坏心思,看他怎么处理就知道了。”

        李弦月在心里思量再三,决定还是不要纠缠下去比较好。

        “直接喊周委营尊。”李弦月贴到小胖子耳朵边上轻轻的说到。&1t;i>&1t;/i>

        “周委营尊。”小胖子点了点头,扯开了嗓子喊了起来,弄的南营的战士们都听到了。

        青石五山的山腰上,一老者一中年人并肩站在这里,瞅着战功碑下的几人,显然已经有一会儿了。

        “周老头,咱的弟子够奸猾吧?”中年人笑着对老者说。

        “是啊,六颗极品复体丸够他把伤恢复的差不多了。”显然两人都看出了李弦月一直在耍小聪明。

        “一起去吧,你家小子这果断釜底抽薪的性子一点儿也不像你一样难缠。”

        那老者摇了摇头,坏笑的逗了中年人一句,就急忙下了青石五山。

        战功碑下,刘离和陈落看到小胖子的表现吃了一惊,心知坏事了。&1t;i>&1t;/i>

        “刘离陈落!”果然,没过一会儿,身后就传来了严厉的斥责声。

        李弦月搭眼一瞅,周委营尊正一脸怒气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弟子,颇有些严师的样子。

        “师父,李弦月......”刘离和陈落正待解释一二,才张口就被周委营尊打断了。

        “我和你们说过要帮着元尊者照顾新来的师弟,你们照顾的真好!”

        周委营尊指着自己的两个弟子,一脸的郁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周委营尊很生刘离和陈落的气。

        刘离和陈落张了张口想解释,却看到了周委营尊的脸色和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们的的元尊者,知道要受委屈了,就闭了嘴。

        “刘离和陈落妒忌师弟,阴谋挑起矛盾,罚闭门思过七天!”周委营尊看到两个弟子没有说话,直接宣布了处罚决定。&1t;i>&1t;/i>

        李弦月看了看元尊者露出不解的神色,他总感觉周委营尊这事儿处理的有些怪异。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有问题,但李弦月却感觉周委营尊处罚太重而且操之过急了。

        特别是陈落,他只是陪着刘离的人,绝不应该处罚那么重。

        元尊者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李弦月知道了连元尊者也不清楚周委营尊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

        “小兄弟,初次巡守就立大功,我看好你呦。”周委营尊笑眯眯的对李弦月说,哪还有刚才生气的样子。

        “谢谢营尊秉公执法。”李弦月恭敬的向周委营尊拜了拜,也跟着表现出一副听话的小孩模样。

        “这化灵族,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就是个和善的小老头。”李弦月心里想到。

        如果没有元尊者的提醒,李弦月准以为周委营尊就是个像李长老一样的大好人了。

        像李长老那样样友好的又值得尊敬的人,李弦月真会忍不住靠近他,信任他。

        “哼!化灵族就是一群假人!”李弦月深有感触的想到。

        “这小屁孩,分明脸色一直在变,转眼就是一副恭敬的样子,太会装了!”

        与此同时,周委营尊心里也升起一丝丝波澜,“嗯,要多观察观察。”

        周委营尊温和的点了点头,不知道的人都以为李弦月已经得到了周委营尊的认可。

        “这是两颗极品复体丸,用上之后你的伤应该就好的差不多了。”

        周委营尊很是开心的和李弦月聊了一会儿,离开之前还特意又送给了李弦月一份礼物,看一样子是想替两个弟子道歉。

        李弦月想着周委营尊应该暂时不会出幺蛾子了,却没想到刚过了几天,就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