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四十六章 小胖子假受伤

        李弦月每天在江成药王那里美滋滋的学习着炼药的知识,炼药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有的时候,李弦月一直到伙伴们都回来了还没有离开,伙伴们担心李弦月在回来的路上再次遇袭,只好专门去接他。

        直到有一天中午,李弦月正在辅助江成药王炼制九星复体丸,小花急急忙忙跑来说小胖子受了重伤。

        “药王前辈,弦月改天再来向您学习。”李弦月话还没说完就快的跑下了药峰,他知道隔得再远江成药王也是能听到的。

        “弦月,这两颗九星复体丸你拿着,应该用的到。”江成药王看着一溜烟跑了的李弦月,只好用灵气把复体丸送了过来。

        李弦月准确的抓住了从身后传来的两颗九星复体丸,“谢谢药王前辈。”&1t;i>&1t;/i>

        虽然忙着赶回去看小胖子,李弦月还是停下来认真的远远拜谢了江成药王。

        李弦月知道属于江成药王自己的九星复体丸肯定不多,随手赠送两颗九星复体丸已经算是大礼了。

        大6上狼烟四起,争锋不断,受伤是常有的事,疗伤的药草格外昂贵。

        药丸到了九星,使用的都是几十年药龄的老药草,那就更昂贵了。

        李弦月知道江成药王这是爱屋及乌,更是感激江成药王大方的举动能及时的帮助到小胖子。

        “师父?”李弦月向青石五峰狂奔而去,却正好看到元尊者在追着周委营尊打。

        “周委老小子,你又欠打了啊?”元尊者随手挥出几个灵气团狠狠的向周委营尊砸了过去,看样子是真想杀了他。&1t;i>&1t;/i>

        若不是已经知道小胖子受了伤,李弦月看着那场面,都以为肯定是周委营尊伤害了元尊者的亲人。

        “元小狼,你又什么疯啊?”周委营尊慌忙的躲避。

        直到现在,十数年过去了,周委营尊才勉强达到了灵尊中期,根本不是元尊者的对手。

        元尊者最擅长的就是缠着人打,想当年,为了跟人打架不吃亏,元尊者可是专门把错步苦练到了疾行水准。

        如今,元尊者的错步更是突破到了幻影级,缠着周委营尊简直不能太容易。

        “我疯我打你呀!”元尊者不依不饶,手里打出的灵气团根本就没有停过。

        有的时候,周委营尊好不容易躲过了一次灵气团,元尊者却会正好出现在他的身前。&1t;i>&1t;/i>

        “干了坏事还敢躲?”元尊者恼怒不已。

        “踹不死你我!”元尊者狠狠的踹了周委营尊一脚。

        “这下心里气消了一些吧。”周委营尊虽然飞了出去,心里却松了口气。

        其实,周委营尊也知道元尊者会踹他,他是故意让元尊者踹的。

        元尊者太过难缠,不让他打爽,就会有事没事的打人,周委营尊知道逃避才是最吃亏的事。

        “轰!”周委营尊刚扭过身来,想跟元尊者说道说道,却正好撞上了元尊者打出的灵气团。

        “元小狼,你有病吧!这么大火?”周委营尊是真的困惑不解。

        近一段时间,周委营尊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按理说元尊者是不会找他麻烦的。&1t;i>&1t;/i>

        “你才是狼,到处咬人!”元尊者气势汹汹,那样子,恨不得把周委营尊给吃了。

        “我我我......我是狼?”周委营尊指着自己,欲哭无泪。

        周委营尊真的是狼啊,这话堵的他只能低头受罪。

        李弦月并没有停留,而是直接奔回了洞窟,李弦月现在只想赶紧找到小胖子,将九星复体丸拿给他疗伤。

        不过元尊者和周委营尊打架的声音哪儿都能听到,李弦月还是听了个真真切切。

        一直到半个时辰钟后,山腰上才渐渐没有了声息。

        “弦月,我没事儿,只是皮外伤。”李弦月找到小胖子时,小胖子正在和伙伴们有声有色的聊着天。

        看着小胖子那满身的血痂,李弦月满脸的疑惑,“小胖子决不会开这种玩笑!”&1t;i>&1t;/i>

        “元尊者说为了你好,最好在遇到狼神族的时候让小胖子假装受了重伤。”

        小胖子提前没有和李弦月说清楚,心里感到挺不好意思的。

        可那都是元尊者交代的呀!小胖子可不想再骗李弦月,就直接解释了原因。

        “师......父......”李弦月大声的吼叫起来,一听就感觉很是生气。

        “嘿嘿,我在!”元尊者此时正在因为又打了周委营尊一顿而分外开心。

        不过听到李弦月愤怒的声音,元尊者却立马感觉头皮麻,一溜烟就跑到了李弦月面前。

        “师父,你觉得很好玩吗?”李弦月倒不是不喜欢元尊者玩儿,而是不喜欢元尊者拿伙伴们开玩笑。&1t;i>&1t;/i>

        此时,小胖子又躺回了床上,一副受重伤的样子,伙伴们也显得很忧伤。

        李弦月一看就明白了,元尊者早就谋划好了,伙伴们只是在陪着元尊者“玩”而已。

        “嘘!为师又把周委给打了一顿,好开心。”元尊者满脸的喜色,忍都忍不住。

        山腰上,周委营尊看着突然失色的元尊者那仓皇的样子,终于明白了元尊者飙的原因。

        “看来短期内是不能动李弦月了,嘶!元小狼咬人真毒!”

        周委营尊觉得元尊者太狠,殊不知元尊者就是对他狠,只是为了压制他罢了。

        元尊者看到李弦月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最终还是把李弦月拉到了一边儿,和李弦月聊了起来。

        “弦月,你知道吗?陈落可能已经变成了化灵族。”

        布置好了隔绝措施,元尊者突然换了副样子,变得很是严肃起来。

        “师父说的是,我也觉了。”李弦月就把自己自现的东西都告诉了元尊者。

        “我担心陈落是为你而来呀。”元尊者满脸的担忧。

        “师父,我会小心的,你就放心征战吧。”李弦月笑着说,其实他心里也有猜测了。

        作为南营仅有的十二位灵尊级强者,凡有大战,元尊者就会忙不过来。

        “我这是想个法子故意敲打他,告诉他动谁都不能动你,当然还有你的伙伴。”

        元尊者说出了非要找个理由把周委营尊打一顿的原因,目前的南营,周委营尊最有可能的目标就是李弦月了。

        “谢谢师父,我咋感觉你打周委是老毛病了呢!”李弦月调笑着说,一脸戏谑的看着元尊者。

        “得嘞!谁让你是老大呢?咱就跟你好好讲讲周委这个白眼狼吧!”

        元尊者也知道今天整周委营尊的行为一看就是老手,已经到了必须要告诉李弦月始末的时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