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四十七章 元尊者的黑色历史

        弦月,你想过表面友好的周委营尊会对自己的亲传弟子下手吗?

        元尊者并没有急着向李弦月讲述那过去发生的故事,反而问了李弦月一个问题。

        李弦月摇了摇头,周委营尊见人就笑咪咪的,对谁都极好,估计谁都感觉不出来他是坏人。

        是啊,你们都以为我在欺负他,而他却是甘愿忍受我看似无理的暴打,怎么着都像个老好人。

        元尊者叹了口气,又无奈的说道:我不打他,他就要作妖哇。

        李弦月点了点头,若不是几乎每天都能看见刘离和陈落,李弦月绝不相信周委营尊下的了手。

        一死一逃,人族两个优秀的战士就这样没了,手段太狠了!

        李弦月咬了咬牙,准确的说,陈落变成了化灵族,南营现在只有一个真正的超级战士了。

        李弦月虽然名义上也是超级战士,但分量还是有些欠缺,只能算是备用的超级战士。

        手段狠?周委根本就是心黑!要是有人相信他,能给你啃得皮都不剩!

        元尊者走来走去,似乎勾起了一些故事,心很烦躁。

        李弦月一脸怪异的看着元尊者,差点儿忍不住笑了出来。

        元尊者此时一脸愤怒的表情,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曾经被周委营尊坑惨了。

        师父狡猾难缠,还有这段黑历史,嘿嘿。

        李弦月想到开心处还是没忍住背过身去笑了两声。

        元尊者一脸黑线,可恶的周委,现在还害我被弦月嘲笑,改天要再找个理由把他打一顿!

        元尊者嘀嘀咕咕,李弦月一看就知道元尊者心里又打着坏主意。

        周委要惨了,嘿嘿。

        陈落好歹也是南营的超级战士,只是有些骄傲,李弦月也并不是很讨厌他。

        正值修武的大好年华就这样毁在了周委的手里,李弦月心里对陈落已经没有了讨厌的心思,反而有些替他感到惋惜。

        如今,李弦月一想到周委可能又要倒霉了,心里自然开心坏了。

        笑个屁!再笑我打你呦!元尊者以为李弦月还在笑他,捏起了拳头,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刀使你要打我?李弦月一脸无辜的望着元尊者。

        师父不会是个暴虐狂吧。李弦月突然想到。

        得,尊敬的尊主,我还是给你讲个故事吧。

        元尊者看着一脸不自然的李弦月,想想李弦月是弦月刀主,只好讪讪的缩回了自己的手。

        诶呦喂,真疼!

        或许是逗比的老毛病又犯了,也或许是看到李弦月想到了什么显得不开心,元尊者抬起自己左手轻轻拍打了右手一下。

        看着装着疼的赶紧缩回手的元尊者,李弦月瘪了瘪嘴,师父,赶紧讲你跟周委的故事呗。

        我跟周委是忘年之交。元尊者沉默了一会儿,似乎还是不想提起那段过往。

        我擦,两个人族地域的化灵族成了朋友?李弦月惊讶的差点掉了下巴。

        我是纯种的人族。元尊者正对着李弦月的眼睛,一脸严肃的说到。

        李弦月摊了摊手,对元尊者这种一脸正经的说假话的行为也无可奈何。

        嗯?师父以前不是独行侠嘛。元尊者为人族殚精竭虑,李弦月最后还是默认了元尊者说自己是人族的话。

        是啊,你师父我年轻时就他一个朋友。元尊者落寞的说道。

        友好的大叔和孤独的游子?李弦月眨眨眼睛,心里颇为复杂的问道。

        元尊者点了点头,心理腻歪极了。

        周委那个老东西里里外外都是假货!元尊者说起来心里还是很难受。

        名字外貌都是假的?李弦月听出了元尊者的话外音。

        元尊者恨恨的点了点头,估计是他点头最重的一次了。

        那老小子大老远找到我就为了一株三百年份的冰心花。元尊者郁闷的说道。

        炼制九星镇灵丹的冰心花?李弦月不确定的说到。

        对呀,就是那个东东。

        李弦月真替元尊者感到深深的悲凉,唯一的朋友只是为了突破灵王才与他结交。

        冰心花是北地冰山上独产的冰心草的花,只有在厚达半米的雪山上才能找到。

        雪层太薄,不足以让冰心草茁壮成长,太厚又会压制其成长,生长条件极其苛刻。

        一般只有冰山上一些及其特殊的位置才能够让冰心草安安稳稳的生长几十上百年。

        冰心花在严寒里吸收积累了海量的冰灵气,用它炼制的九星镇灵丹可以在突破到灵尊初期时起到安抚灵气的作用。

        一般灵王级强者突破到灵尊只有百分之五的成功率,一旦有了一颗九镇灵丹,成功率足可以达到两成。

        周委替我扫除障碍,帮我傻乎乎去北地成功的弄到了冰心花。元尊者脸色发红的说道。

        我真愚蠢,被他偷了冰心草,还跟他做了十几年的朋友。

        说到这里,元尊者给了自己一拳,恨自己为什么要去帮一个化灵族!

        李弦月安慰了一下元尊者,等元尊者冷静下来,才又睁着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明显想知道更多的事情。

        元尊者有些失落,但还是思索了一会儿整理了思路。

        弦月,你听说过志勇双雄吧?元尊者萧索的问道。

        李弦月点了点头,那是20年前人族的两个大英雄,兽族一度怀疑弦月战刀在那时就出世了。

        其实,兽族之所以还没动李弦月,也是想弄清楚两把弦月战刀是否已分开,20年前的那一把才负担着传承的使命。

        如果李弦月这里只是另一把空壳子刀,杀了李弦月就真的中了弦月刀灵的计了。

        元尊者望了望山腰的位置,汗颜的说道:我就是志,周委那老东西假冒的陶勇就是勇。

        啊!两个人族的大英雄都是化灵族!李弦月真的被元尊者说的话震惊到了。

        对,你说的很对!不过,那是周委隐藏身份用的。

        元尊者咬了咬牙,有些不满李弦月把他归类为化灵族。

        后来,我靠自己强行突破到了灵尊,这老小子怕露馅就灰扑扑跑了,哈哈哈。

        元尊者说到这里哈哈大笑了起来,总算不闷着脸说话了。

        我的娘亲来自青石府,后来我就申请来到了这儿,却掌握了他是灵狼化灵族的证据。

        我跟踪他还发现他居然叫周委,突破灵王后顺利的成了南营的营尊。

        我把他是化灵族的证据扔到了他的脸上,然后把他暴打了一顿。

        打得好!李弦月忍不住激动的打断了元尊者的讲述,真心的替元尊者喝彩。

        这老小子居然早早调查出了我也是化灵族,真阴险!元尊者气愤的说道,弄得好像冤枉了他似的。

        不过他打不过我,他敢逃走或者使我暴露,我第一个就会宰了他!哼!元尊者狠狠的说道

        难怪师父你一有机会就揍他。李弦月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这老小子敢把我骗这么惨,我要隔几天就打他一次!元尊者撇撇嘴道。

        师父诶,下次打他带上我,我劝你你就打得更狠些,嘿嘿。

        李弦月奸笑着说道,他已经看到以后暴揍周委营尊的好日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