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五十七章 河底惊魂

        李弦月和伙伴们已经劳碌了大半夜,现在离天亮也只有不到两个时辰了。

        伙伴们虽然很兴奋,但一夜的劳动还是让伙伴们有些疲惫不堪。

        即使在陆地上不间断的做一夜的事儿,人们都会很疲累,又何况是在水流湍急的河底呢!

        一夜无事,李弦月和伙伴们已经放松了下来,不再那么小心翼翼的了。

        即使运气太差不小心被兽族发现了,直接跑就是了,清运草已经到手,不用再担心了。

        最后一个采药的地方傻二花了接近一个时辰的时间才找到,但是中间在两个水流平坦的地方停过一小会儿。

        似乎是到了地方却觉得灵气的氛围不足,不确定河底是否有灵气多的药草而不得不继续寻找。

        伙伴们以为是傻二找错了地儿,并没有多想,跟着傻二走也就是了。

        傻二最后居然把伙伴们带到了一个河道拐弯的地方,这里水流很是湍急,采药草难度更大。

        “嘿嘿,那两个地方不方便实施本尊的计划,这里逃走难度更大,清运草却比那两个地儿少,才是我的宝地嘛!”

        此时的陈落心里得意不已,原来是他切断了傻二的感应,故意引导着傻二来到了这里。

        伙伴们眼看还有一个多时辰就天亮了,也顾不得再换地儿,赶紧下河去采药了。

        这里水的流速快,清运草比前几个地儿少了一小截儿,伙伴们在河底采药需要费更大的劲儿。

        不过陈落也不敢选一个太差的地儿,从而让盯着他的李弦月警觉,倒也还算过得去。

        伙伴们在河底与水流搏击,艰难的采回着一株株清运草,看起来也的确没有什么异常。

        伙伴们花了大半个时辰的时间已经把最中心的清运草采完了,收获还不错,加起来已经快六百株了。

        伙伴们想再找一下,凑个六百多株,那样再加上郡城送来的,至少半年南营绝对不用再来采清运草了。

        其实,南营每一次出来采药草,都是在清运河暴露了踪迹,从而遭到兽族的围追堵截,损失惨重。

        如果下一次采药草用不着非要采集清运草,就可以大大推迟兽族发现人族到来的时间。

        从此以后,南营也不必受困于急需清运草而不得不先来这里,采药小队可以更加灵活安排。

        采药的战士们会更加安全,收获也更多,更重要的是打乱了兽族妄想通过清运河谷就能轻易掌握战士们动向的可能。

        此时,伙伴们不得不分开来,在清运河底更大的范围内仔细地寻找,这里的清运草着实已经不多了。

        “跑!”突然,钱林的声音在每个伙伴们脑海里响起。

        李弦月和伙伴们脑子突然一激灵,顿时就清醒了,钱林的声音很急迫,问题明显很严重。

        钱林只是灵者级的修者,正处在修炼精神力的阶段,精神力还不充沛。

        一般情况下,钱林是不会动用精神力的,此时的他,精神力容不得剧烈动荡。

        但是钱林却是毫不犹豫的使用了精神力传音,可见遇到的麻烦很严重!

        而且,钱林是让伙伴们跑,而不是请求伙伴们支援,那他一定觉得遇到的是能让伙伴们团灭的危险。

        只是,李弦月和伙伴们又怎么会让钱林一个人独对险境呢!一个个都马上赶往了钱林的方向。

        伙伴们赶到一看,这是一头几乎纯白色的水云豹,而且这头水云豹只有四只脚和眉心还是黑色的了。

        那么意味着这头水云豹已经是灵师级的修者,一旦通体变成白色,水云豹都会是灵王级以上的强者。

        也难怪钱林会让李弦月和伙伴们赶紧离开了,灵师级比伙伴们高了一大截,伙伴们根本打不过。

        更何况,李弦月和伙伴们在水里会施展不开,实力也会大大折扣。

        但是水云豹喜水,在水里行动更加灵活,反而会助长它的威风,实力变的更强。

        两厢差别之下,李弦月和伙伴们根本不可能打得过水云豹,来了也只是送死。

        此时,钱林已经负了伤,脊背上有着明显的爪痕,看得出来是水云豹从身后偷袭所致。

        钱林在快速流动的水里行动有些艰难,已经被水云豹捉住按在了前爪之下。

        钱林也不是吃素的,趁着水云豹离他近,迅速抽出了短刀,一刀刀直接向水云豹的身上刺去。

        这只水云豹倒也狡猾得很,每当钱林刺出短刀,水云豹就口吐灵气团将短刀打偏了。

        不过,钱林也知道短刀是他唯一的武器了,死死的握着,倒也没被水云豹打掉。

        伙伴们看到钱林危急,都迅速抽出了短刀,向水云豹猛扑过去。

        伙伴们就想着,即使不能伤到水云豹,那也必须想尽办法把钱林救出来。

        水云豹看到李弦月几人都到了,心知再按着钱林它只会吃亏,就松开了钱林,向伙伴们扑来。

        伙伴们也没想到水云豹居然如此轻易的就放了钱林,不过也没有犹豫,纷纷转身就向岸上逃去。

        只要到了岸上,水云豹没有在水里这么巨大的优势了,李弦月和伙伴们才有逃生的可能。

        但是,河道拐弯这里水流实在湍急,李弦月和伙伴们行动受阻,游的并不快。

        而且,也还要担心水云豹专攻一人,将他留在河底,伙伴们也不敢放心大胆的离开。

        往往是水云豹快接近了一个人,旁边的伙伴就赶紧拉他一把,万万不能再被水云豹缠住了。

        这样一来,伙伴们的速度就慢了下来,水云豹轻轻松松的就把伙伴们拍飞在了水底。

        已经被水云豹赶上了,伙伴们陷入了恶心循环之中,似乎已经失去了逃生的机会。

        水云豹巧妙的将离岸边最近的一个人用灵气团赶开,伙伴们连岸边都够不到。

        渐渐的,伙伴们像钱林一样,或多或少的都被水云豹追到过,都已经受了伤。

        伙伴们这一次在河底已经困了接近两刻钟,而一般的武者借着生灵之气的帮助也就勉强能坚持三刻钟罢了。

        再这么拖下去,伙伴们不被水云豹杀死,也要溺死在这清运河底了。

        伙伴们都已绝望,甚至交换着眼神,让李弦月和小胖子带着清运草离开。

        “李弦月,本尊等你露馅儿,嘿嘿。”一边儿的陈落知道李弦月几人已经成功的被逼到绝地,正眼巴巴的等着看戏。

        陈落知道李弦月和伙伴们并没有事先准备计策,这个时候只有李弦月暴露自己是弦月刀主才能救伙伴们了。

        “吼!”陈落想的正美,却突然被一声大吼打断了他的小心思,将他打落到现实来。

        一头暴行水猿似乎被水云豹的灵气团撞到水府,打扰到了安眠,向着水云豹就猛奔了过来。

        只是,看起来暴行水猿的水府离这里还是有些远的,按理说不应该被灵气团打到,这就耐人寻味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