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五十八章 猿豹大战

        只见那头暴行水猿就像是没有看到李弦月和伙伴们一样,通红的眼睛里只有着水云豹的的影子。

        看那放开的气势,这头暴行水猿应该已经达到了灵王级,虽然只是初期,但也够水云豹喝一壶了。

        “诶,这儿没有暴行水猿啊,啥时候过来的?”

        此时的陈落心里着实是疑惑不解,其实他刚才也扫视了一下的,并没有发现水猿的踪迹。

        陈落心里也有想是否是元尊者搞的鬼,不然以他灵尊级的精神力,不至于发现不了一头灵王级的水猿。

        可是陈落也确定元尊者现在正在南营,从没有离开过,他的本尊周委营尊可是每天都盯着元尊者呢!

        陈落也只好暗叹自己倒了大霉,精心设计的这个计划,眼看就要收割了,却被暴行水猿横插了进来。

        那暴行水猿还没接近水云豹,一大团水灵之气就直接向水云豹砸了过来。

        暴行水猿可是水中的王者啊,它们天生就会操纵水流,水云豹即使再滑溜,也逃不脱四周水流的堵截。

        那头暴行水猿似乎很恨水云豹,它在水云豹的左右和后面直接封了三堵水墙,只留了攻击的方向出来。

        陈落看着暴行水猿可以操纵水流,这才确认了真的不可能是元尊者在搞鬼戏弄他。

        据他所知,元尊者并不会操纵水体,那这头暴行水猿就不可能与元尊者有关系了。

        只是陈落并不知道,元尊者的本体是变异的风灵螈,也是可以控制少量水流的!

        前有灵气团,后有狂奔过来的水猿本体,看样子,暴行水猿根本就没给水云豹丝毫逃跑的可能。

        那头水云豹只勉强来得及将后背留给灵气团,灵气团就狠狠的打在了水云豹的身上,直接把水云豹打倒了。

        “逃!这根本就不是灵王级就有的力量!”水云豹似乎意识到了暴行水猿并不是表面看起来的灵王初期修者。

        只是,水云豹还来不及再站起来,一只大脚就凶狠的踏在了它的腰上,将它死死摁在了地上。

        水云豹正准备通知陈落,让陈落赶紧想办法,脑海里却传来了水猿暴怒的声音。

        “你要是敢传音招呼同伴,本尊就立马撕碎你,你信不信!”

        水云豹想想暴行水猿不一定知道陈落的身份,就老老实实的闭了嘴,也收紧了自己的精神力,毫不外放。

        “嘿嘿,这样搞就好玩多了。”暴行水猿的脑海里元尊者看着老老实实的水云豹,玩劲儿又上来了。

        “哼!小豹子,你敢打扰本王安睡!?”在外面,暴行水猿却满脸愤怒的盯着水云豹质问道。

        “小的不知道大王的洞府在这里,多有冒犯,还请见谅。”

        水云豹忙不迭的回应道,生怕激怒了灵尊级的暴行水猿真的被撕了。

        这头灵师级的水云豹智慧早开,更兼本来就心思滑溜,很自然的就顺着暴行水猿的意思给出了最合适的答复。

        在天罗大森林里,等级森严,灵王级以下遇到灵王级兽族要称呼大王,遇到灵尊级则要称呼为大尊。

        水云豹早已发现了暴行水猿是灵尊级修者,却还是称呼暴行水猿为大王,还自称小的,实在是奸猾。

        “嗯嗯,让本王打你一顿出出气就算了吧。”暴行水猿很自以为是的说道。

        水云豹苦着一张脸,既是表现的悲苦给暴行水猿看,换来轻些的惩罚,还是心里真的很苦逼。

        “这样一来,周老东西的后手应该会暴露的更多吧。”

        暴行水猿却有着其他的打算,元尊者做了这么多只为拆尽周委的后手,让李弦月和伙伴们可以安全回归南营。

        李弦月和伙伴们看到暴行水猿缠住了水云豹,就想赶紧抓住机会回到岸上。

        这时,也不知是怎么回事,陈落却被暴行水猿暴揍水云豹的灵气团擦中了,当场晕了过去。

        “我咋感觉是陈落自己凑上去才被打到的呢!”小胖子指了指陈落,又指了指暴行水猿那里,意思再明显不过。

        陈落阻止李弦月分给傻二灵药,在伙伴们看来有些自以为是,太过想当然了。

        不分给傻二灵药,伙伴们根本不会有这么多收获,因而对陈落的呆板表现很有意见,就直接说了出来。

        此时,周委的精神力却脱离了陈落的躯体,反而来到了水云豹这里。

        元尊者并没有想到这里会有其他灵尊级强者,让周委悄悄的霸占了水云豹的躯体。

        过了一会儿,暴行水猿似乎打的有些累了,只是扔着一个个灵气团砸到水云豹的身上。

        水云豹的身体四周突然形成了灵气漩涡,疯狂的吸收着清运河里的水灵之气。

        然后,水云豹猛然挣脱了暴行水猿布置的牢笼,闪身与暴行水猿拉开了一小段距离,愤怒的盯着暴行水猿。

        暴行水猿咧嘴笑了笑了,灵尊级的它又怎么会在乎突然爆发的水云豹呢!

        李弦月和伙伴们看着剑拔弩张的气氛,赶紧逃到了岸上,却没注意到陈落昏过去与水云豹爆发的关系。

        李弦月几人转过身来,看着清运河里两个兽族疯狂大战,一圈圈的巨浪溅起几米高,向两岸汹涌奔去。

        伙伴们擦了擦额头的汗,这次死里逃生,几人实在是被吓得不轻。

        此时看着完全乱了套的清运河,伙伴们心里还是忍不住发寒。

        过不多久这段清运河就会迎来很多兽族的盘查,伙伴们喘了口气就急急忙忙带着清运草赶到了一座山岗上隐藏了下来。

        李弦月和伙伴们需要知道暴行水猿和水云豹的大战的结果,这样才好安排剩下来的行程。

        如果是水云豹逃走了,李弦月几人的行踪一定暴露了,后面的安排就需要离这里远一些。

        如果水云豹没有逃走,伙伴们有种感觉,兽族并不一定知道就是他们几人,甚至根本不会知道有人族来过这里。

        虽然伙伴们留下了痕迹的,但是经过这场大战,兽族就不一定立马会注意到已经有人族来过了。

        伙伴们相信,暴行水猿没有攻击他们,也一定不会透露他们的消息。

        虽然伙伴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的确很有这种可能不是!

        眼见浪花越来越急了,似乎猿豹大战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凶猛的河水将岸边也被冲刷了一道又一道。

        没多久,浪花终于停止了剧烈翻滚,看样子猿豹大战已经结束,水云豹并没有离开。

        伙伴们松了口气,正常情况下,至少两三天内,兽族是不可能找到四处出击的他们了。

        李弦月和伙伴们眼见天快亮了,赶紧离开了这里,寻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

        清运河底,暴行水猿看着李弦月和伙伴们离开,自言自语道:“我已经帮你们冲了痕迹,小家伙们加油吧!”

        白天的时候,钱林似乎察觉了有精神力闯入,只是陈落一直到傍晚才醒了过来,伙伴们还是没有发现陈落的异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