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六十一章 突然的恶梦

        李弦月和伙伴们为了保证夜晚的时候可以有充沛的精力采药草,每天白天都会在安全的地方特意睡上几个时辰。

        今天,伙伴们找到了一个很是宽敞的洞穴,入口不大,里面却很宽敞。

        李弦月和伙伴们花了半个时辰将洞口几乎堵得严严实实,只留下了几个通气的小孔。

        伙伴们还是有些不放心,担心会有路过的兽族察觉出了洞口的异常,就移栽了几株小树挡在洞口的外面。

        伙伴们还特意在小树周围撒上了许多树叶,还原了森林里的地貌,这才放心的进入了洞穴里休息。

        在天罗大森林里,白天是最危险的时刻,绝大部分兽族都会在白天出来觅食。

        一但李弦月和伙伴们被兽族发现,将陷入无穷无尽的追击之中,莫说采药草,安全回到南营都会成为奢望。

        以往的采药草小队,就是总在一些地方做得不够严密,以至于最后命陨兽口,采的药草也大多便宜了兽族。

        傻二陷入了沉睡,伙伴们采药草的速度下降的很是厉害,李弦月有些颓废和恍惚,刚进洞穴就沉沉睡了过去。

        你们有木有发现弦月师兄有些变化啊?李弦月刚睡着,小胖子就把伙伴们召集了起来,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伙伴们也发现了李弦月的异常,其实也都特意没睡,伙伴们都很担忧李弦月。

        是啊,总感觉来这里的路上,弦月师兄有些魂不守舍的。莫辰点了点头说道。

        嗯?似乎是去了龙皇之墓之后就这样了。小胖子想了想说道。

        可是弦月师兄在龙皇之墓没有什么异常啊?小胖子仔细思索了一会儿却啥也没想到。

        有细微的表情变化么?独自呆在一角的小花忍不住问道。

        小花一直没有被伙伴们正式接纳进入战队,小花也不想给李弦月添麻烦,每次出行,小花都是隔得不远的跟着。

        伙伴们也只是怕小花会伤害战队的队员,小花就这么呆在伙伴们眼皮子底下,伙伴们就很放心了。

        有的时候,李弦月,小胖子和莫辰也会帮帮小花,小花也不孤独,反而对这种生活很是满足。

        可恶的周委,非要逼我故意露馅,让南营的战士们误以为我也是化灵族!

        无数个日日夜夜,小花一直在想,哪天一定要杀了周委,这糟老头子太可恨了!

        细微的表情变化么?小胖子不确认的问道,他知道小花是最了解李弦月的了。

        小胖子陷入了沉思之中,陈落当时像没魂儿一样,小胖子清楚只有他才能找到原因了。

        昨天夜里的记忆一遍遍的扫过,天又黑,小胖子也没特别注意,找起来还真有些困难。

        哦,对了,弦月师兄进入小侧室的时候停了一小会儿,还摇了摇头。

        小胖子看着小花,想从小花那里得到答复,毕竟,李弦月当时的动作如果不细究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小花点了点头,证实了李弦月肯定在龙皇之墓的小侧室发生了什么。

        既然找到了原因,伙伴们决定以后就不在李弦月面前主动提起龙皇之墓了。

        嘿嘿,现在还只是李弦月颓废而已,过不了多久,你们都要睡不着觉了。

        陈落听到伙伴们的分析,心里却很是畅快畅,郁闷了大半天之后,陈落的心里又忍不住冒坏水了。

        陈落准备在适当的时机把战队的位置透露给兽族,再一次把李弦月逼到绝境,他就不信他找不到李弦月是弦月刀主的秘密。

        啊!伙伴们都已经躺下睡着了,李弦月却突然大喊大叫起来。

        伙伴们立马翻身起来凑到了李弦月的身边,此时的李弦月满身是汗,似乎正在做噩梦。

        此时的李弦月的灵魂似乎正处在一把月弧刀中,而月弧刀又在龙皇之墓的一个小侧室。

        这个小侧室跟发现火红色花朵的小侧室几乎一模一样,这里几乎完全封闭,只有一个半个手腕粗的小洞。

        此时,这个小洞里,正在不停的冒着火红色的岩浆,其中更是混杂了大量的龙息和火灵之气。

        这里也像那个小侧室一样,有着一大块凹地,火红色的岩浆已经注满了大半个地方。

        而那把月弧刀就被锁在凹地的正中央,岩浆淹没了半个刀体,月弧刀正在不断的承受着岩浆的侵蚀!

        正处在刀中的李弦月的灵魂咬紧牙关忍受着火灵之气的伤害,灵魂在一点点儿的散开。

        虽然灵魂散开的速度极其缓慢,但也受不了日积月累的侵蚀,以这个速度下去,不出百年,李弦月必会灵魂尽失。

        也幸亏火灵之气和龙息是一条龙尊的,不然,李弦月的灵魂恐怕连三十年都坚持不到。

        兽族不知道的是,雪漠大帝的伙伴龙虎兽就有着龙族的血脉,而雪漠大帝在铸造弦月战刀时也用上了龙虎精血。

        兽族以龙族的龙息和火灵之气最为炽烈,适合毁坏灵器,等闲的灵器在里面能坚持十来年就算好的了。

        雪漠大帝也想到万一哪天弦月战刀落在了兽族手里,兽族必会用龙息和火灵之气毁掉弦月战刀,特意给弦月战刀留下了逃生的可能。

        此时的李弦月正是因为有着雪漠大帝独有的关照,而在这个小侧室里继续苦苦支撑着,希望有一天有人可以救自己出去。

        不止李弦月的灵魂,月弧刀刀体也被岩浆一点点儿的破坏着,随着时间的流逝,李弦月感到越来越难熬了。

        直到某一时刻,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叔为躲避兽族的视线,恰巧闯进了这个小侧室。

        李弦月几乎都快坚持不下去了,大叔郑重的将月弧刀抱在了怀里,李弦月却还是感觉要散架了。

        啊!我得救了!李弦月感觉有人在轻拍自己的身体,一下子就直接坐了起来。

        李弦月看着周围的伙伴们,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也顾不得身上的汗,直接跟伙伴们一一抱了一下。

        特别是小花,李弦月差一点儿感觉就回不来了,那小花以后咋办呢!

        小花感受到了李弦月颤抖的身体和那还在一会儿上一会儿下剧烈跳动的心,也紧紧抱住了李弦月。

        弦月哥哥,没事的,小花一直都在。小花细心安慰着李弦月,却没向陈落透露出一点儿有用的信息。

        我只有弦月哥哥了。小花心里已经彻底接受李默哥哥再也不会出现了。

        伙伴们等李弦月安静下来以后才向李弦月询问发生了什么,李弦月只以做噩梦搪塞了过去。

        白天上午都才过了一大半,伙伴们看到李弦月没事儿就继续休息了,毕竟晚上还有着太多事要做。

        李弦月也想在休息会儿,却怎么都睡不着了,他被一种奇怪的感觉彻底弄迷糊了。

        李弦月一直捉摸着,很希望弄清楚那种感觉的来由,他猜到了自己身上可能有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