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六十二章 寻真之始

        自打成为弦月刀主以来,李弦月一直以为自己梦里梦到的东西都是弦月战刀刀灵传给他的。

        只是这一次梦里的经历却让李弦月开始意识到事实似乎并非如此:李弦月感觉自己就是弦月刀灵!

        当李弦月看到那个小侧室,一种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一些记忆片段更是在李弦月的脑子中不断闪过。

        在梦里那个小侧室的月弧刀里,李弦月一直切实感受着那种撕裂灵魂的疼痛和灵魂一点点消散痛苦。

        这种经历似乎就是李弦月的过去,而不像是看过了弦月战刀的经历之后,李弦月因此而知道的东西!

        李弦月清楚的记得弦月战刀的确被兽族困在了龙皇葬地的龙皇之墓那里,也是三十多岁的姬默刀主救出了弦月战刀。

        “在小侧室受岩浆侵蚀的应该是刀灵弦月而不是我啊!?”

        李弦月又不能跟伙伴们商量,只好自己不断的摸索,试图找到一种最大的可能。

        李弦月以前看着历代刀主的经历,虽然感同身受,也想和历代刀主一起奋战,把兽族虐残,但始终不会像是自己的经历。

        但是这一次,李弦月就像是真的曾经在那个小侧室被困了五六十年,被姬默刀主救出的那一刻,李弦月真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甚至于直到被伙伴们叫醒来,李弦月还是有种恍惚:自己的灵魂真的缺失了过半,身体也受到了重创。

        虽然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李弦月的身体好好的,灵魂现在也是完整的,不然早就重伤昏迷了。

        但是那种亲身经历的感觉死死的印在了李弦月的脑海里,而不是当初看着刀灵弦月的记忆时的那种感受。

        “难道我真的是刀灵弦月?”李弦月的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李弦月又赶紧坚决的扫除了这种想法,他可是货真价实的李弦月,却突然又变成了弦月战刀的刀灵弦月,这太荒唐了!

        李弦月绞尽脑汁,试图去找到其他的可能,哪怕不靠谱一些,那李弦月也认了。

        李弦月做出了几种推测,有其合理的地方,但最后都绕不开亲身经历的那种感觉,只能无奈放弃了。

        李弦月找不到更合理的解释,就暂且做了个自己就是刀灵弦月的假设,然后试图找到不合理地方。

        李弦月希望找不到自己什么时候变成的刀灵弦月,只要没有这个时机,那李弦月就可以抛开所有的顾虑了。

        李弦月倒不是不希望自己是刀灵弦月,从而以后都要承担起弦月战刀两万年来的重任。

        而是不想夹在两个角色中间为难,李弦月希望能找到真正的自己!

        李弦月把自己这些年的经历仔仔细细的过了一遍,刚过了大半,李弦月就又浑身起了冷汗。

        画面一晃,李弦月回忆起了遇到弦月战刀的那一天早上,李弦月早早出门去山岗上寻找药草。

        那是山岗上最高的一座山,山上有些草木,李弦月想去那里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灵气的东西。

        李弦月想着,只要找到一个加强经脉韧度的宝贝,那他就有机会修武了。

        哪怕吃下去之后只有一丝可以修武的可能,李弦月也想毫不犹豫的去尝试一下。

        那是在山的外侧,那里有一株奇怪的小草,李弦月在附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

        李弦月小心翼翼的去采那株小草,奈何小草的位置太低了,李弦月使了下劲,却直接从山上滚了下去!

        “近十人高的山,我那脆弱的身体应该不可能完好,而且身体素质突然变好了就更不可能了。”

        李弦月突然发现当初从山上滚落下来,只有弦月战刀的刀灵弦月才有可能改变自己死亡的命运!

        在那山岗上,一般的人族根本救不了李弦月,就算救了李弦月,也不可能让李弦月独自躺到黄昏。

        “以前梦里梦到的事儿都是刀灵弦月的经历呀!”

        李弦月回过头来一看,突然惊觉以前做的梦可能并非刀灵弦月传给自己的,而是可以有着另一种理解。

        “刀灵弦月传给了我东西却始终不见它的影子也完全说不过去。”

        大半年来,李弦月一直在呼唤着弦月刀灵,却一直没有找到,李弦月绝不相信弦月战刀只剩下两把刀体。

        “从一开始,我就可以随意操纵弦月战刀,这对于历代刀主来说都是根本不可能的,似乎只有刀灵弦月做得到。”

        李弦月忍不住想找到更多的证据,这一找,却发现证明自己就是刀灵弦月的证据还真不少!

        “那刀灵弦月为何要一再叮嘱我振兴人族呢?如果我就是刀灵弦月,这根本没必要!。”

        李弦月还是不想就这么认定自己就是刀灵弦月,又开始寻找着自己就是李弦月的证据。

        “难道是念念不忘自己肩上的重任么?说那是刀灵弦月心中的执念好像也可以解释。”

        想来想去,李弦月发现这个证据似乎怎么解释都可以,只好先放了下来。

        “不对呀,我好像就是石镇李家村的人,醒来之后,丝毫没有觉得不妥。”

        李弦月突然睁大了眼睛,他发现自己记忆的绝大部分就是李弦月从小到大的经历。

        李弦月可以保证从五岁到现在所有发生的事李弦月都知道的清清楚楚,而刀灵弦月根本不可能知道。

        李弦月也打心眼里认为自己就是石镇李家村的李弦月,李实和季兰就是自己的爹娘!

        若不是今天这个突然来临的噩梦,李弦月会一直以为自己就是完完全全的李弦月,而不是刀灵弦月。

        对李弦月来说,石镇李家村的李弦月有着实实在在的感觉,刀灵弦月则显得很是虚无缥缈。

        李弦月疑惑了,要说自己就是石镇李家村的李弦月,李弦月也可以找到很多的证据。

        甚至于这些证据比李弦月是刀灵弦月来的更多,也更充分。

        可是李弦月在龙皇之墓小侧室被封困的亲身经历也是实实在在的,只有李弦月就是弦月刀灵才都解释的通。

        李弦月实在是太疑惑了,可是两个方面都有着切实的证据,李弦月确实也无法直接辨别出来。

        李弦月刚想摇摇头,突然意识到旁边就有着化灵族陈落,于是硬生生的压下了摇头的冲头。

        李弦月不想给陈落一点儿说明自己是弦月刀主的理由,那样既会害了自己,也会害了伙伴们。

        “或许可以问问小花,她对我最是了解了。”

        李弦月发现自己解决不了这个难题,突然想到小花可能会有所发现,打定主意要赶紧去问问小花。

        只是小花是莫辰采药草小队的成员,这个事儿还不能让陈落知道,李弦月决定要坑陈落一把了。

        在李弦月心里,陈落就是一只化灵族,坑它根本就不用考虑,而且要狠狠的坑它一把才是!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