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六十四章 李弦月的计谋

        李弦月看着一脸憋屈的陈落,也深感自己的黑手下的太狠了,从此以后,陈落要处处受李弦月的制约了。

        不过,李弦月对陈落却没有丝毫的怜悯和同情,以后有需要的时候,还是不会有一点儿的犹豫。

        亲眼看到陈落变化的李弦月,敢百分百的确定:以前那个人族的超级战士已经没了,现在的陈落就是一只化灵族!

        李弦月想探究自己身上的秘密,那就决不能让陈落待在自己的身边。

        就算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弦月战刀,李弦月不敢拿弦月战刀冒一点儿险。

        如今就在兽族的大本营外围,一旦让陈落发现了端倪,那将是致命的。

        陈落会不惜一切的立马告知兽族李弦月就是弦月刀主的消息,李弦月和伙伴们转眼就会陷落在这里。

        弦月战刀已经濒临毁灭,落在了兽族手里之后,肯定也会彻底的消失了。

        但是,李弦月又怎么会因此就故意暴露伙伴们的位置呢!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诚如陈落辩解说出的话,那个枯树林连野兽都少,兽族也基本上都不会去那里。

        即使是喜食剧毒之物的毒花貂也只是偶尔去那儿找点儿吃的,那里条件太过艰苦,实在不是个长久生存之地。

        伙伴们只要迅速撤离那里,那里的普通野兽只会以为有其他的兽类突然闯入,并不会察觉出异常。

        甚至,兽族也不会多想,毕竟,清运河谷并没有发现人族的踪迹。

        兽族可不会认为人族会直接放弃清运河里的清运草,反而会跑到根本无用的枯树林里。

        李弦月也是在龙皇葬地发现兽族还没有异动,确定清运河谷那里还没有暴露,这才敢这样干。

        李弦月估摸着,即使兽族发现了枯树林的异常,也只会先在清运河谷加强搜寻。

        李弦月选择在枯树林坑陈落,只能算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其实还是有些勉强的,取的就是那一丝可能。

        陈落在李弦月的计谋之下,不小心犯了这个看似致命的错误,那可说的就太大了。

        李弦月相信陈落在这一路上不可能会老老实实的辅助伙伴们采药草,这可不是兽族的天性。

        化灵族一向以阴险奸诈著称,这就更不符合陈落的性格了,他一定会忍不住作妖!

        但是李弦月这样设计陈落之后,陈落肯定会警觉,那他行动的时候就会束手束脚。

        甚至,陈落还会更加担心李弦月一直观察着他,防止他做一些坏事。

        一旦有所行动的时候,陈落肯定会有意无意的避开李弦月,反而更有利于李弦月掌控他的行踪。

        李弦月希望经过枯树林的事之后,陈落会稍微收敛一些,这样伙伴们安全些,也可以少些麻烦。

        当然,即使没这件事,李弦月也会一直死盯着陈落,不给他对伙伴们下手的机会。

        这一路上,陈落对于李弦月给傻二分灵药本来就非常的有意见,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他觉得不对的地方呢。

        李弦月敢肯定回到南营之后,陈落肯定会将这些事儿一五一十的报告给周委营尊。

        而且还是那个一切都是为了南营的说法,伙伴们无话可说,会被置于很被动的境地。

        李弦月有种隐忧,分给傻二的灵药的确不少,至少这件事就会成为一个烦。

        李弦月想着伙伴们有了陈落的把柄在手,或许关键时刻拿出来能起到巨大的作用。

        至少可以让南营怀疑陈落说法的真实性,让伙伴们免于受到周委营尊的处罚。

        毕竟,伙伴们出来采药草,这次的收获足以对南营做出巨大的贡献。

        而陈落半路故意泄露伙伴们的行踪,刚回南营就又攻击伙伴们,实在是另类。

        李弦月就不信南营的战士们不会觉得陈落的行为其心可诛,不值得相信陈落了。

        特别是,陈落主动进入战队,却没想到是为了害李弦月和伙伴们,想着就让人害怕。

        李弦月只要将这前前后后的事儿联系起来,恐怕南营的战士不仅不会相信陈落,反而会唾弃他。

        以前的陈落在南营的名声本来就不好,甚至不如血杀女李梅,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

        兴许到了那时候,不仅伙伴们会没事,李弦月反而可以让陈落在南营无立足之地。

        周委没了陈落作为其帮手,也算少了一臂,他苦心的经营也会化为流水。

        当然,李弦月并不知道他给傻二的那朵火红的花朵是火源花,这个才是最大的麻烦。

        半个月以后的南营,本身是李弦月几人的庆功宴,却因为火源花而闹出了天大的风波。

        出发,直奔断水峡!收拾完了陈落,李弦月突然改变了行动计划,毕竟,目的已经达到了。

        这个时候的陈落哪里还不明白,枯树林的事根本就是李弦月设的一个局。

        陈落低头走在队伍的后面,心里却完全不是滋味,他一个灵尊级强者,却被一个毛孩子给收拾了。

        可恶的李弦月,我要扒了你的皮!陈落恨的牙痒痒。

        不过陈落知道李弦月设计他,也算是给他一个警告,至少暂时要消停一些了。

        灵尊级的陈落(也是周委)仔细一思索,便立马明白了其中的诀窍,深感李弦月心思太深沉了。

        我还是太松懈了,不然也不会大意之下为李弦月所趁,以后一定要小心防范李弦月!

        陈落打定主意,不再很是轻松的随手就是一个圈套,而要对李弦月变得正视起来。

        周委本来就准备在这里把李弦月彻底逼到绝境,只要拿到了李弦月就是弦月刀主的证据,就立马干掉李弦月几人。

        甚至,陈落准备慢慢的自己也参加进去,陈落就喜欢那种亲手参与把人族虐暴的感觉。

        不过,经此一事后,陈落收起了这种心思,只用精神力设局和指挥,自己就不参与进去了。

        李弦月却完全不知道陈落就是周委营尊,因而最后不得不落寞的重新回到了青石武院。

        不对,不对,非常不对!正在轻盈奔行的李弦月突然发现了异常。

        此时的李弦月,成功的施展了自己的计谋,心思彻底轻松了下来,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李弦月就是一个自我封闭的小孩子,不会这么九曲十八弯的东西吧?

        即使是跟着元尊者学习了一段时间,李弦月也确定石镇李家村的李弦月根本不可能会这些复杂的东西。

        那个李弦月就会一门心思的想办法修武,除了小花,一个朋友都没有,也单纯得很。

        我真的跟刀灵弦月有大关系莫?李弦月还是不敢确定自己就是刀灵弦月。

        伙伴们还在前进之中,李弦月决定尽快问问小花就立马压下了疑问。

        李弦月看得很清楚:短时间之内弄明白自己身上的秘密是不可能的,不如索性先放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