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六十八章 最后一种药草

        李弦月和伙伴们的的确确又安心的采了几天药草,收获也颇丰,转眼之间,还有三四天就要着手返程了。

        或许是被钱林严密注视着,也或许是根本没找到向兽族透露消息的机会,陈落总算踏实了几天。

        这里虽是野兽的乐园,却也是兽族边界的蛮荒之地,来的兽族太少,陈落的机会着实不多。

        当然,陈落还是坑人之心不死,李弦月总是会有意无意瞅瞅陈落,似乎是在警告陈落不要再自己送上卖队友证据了。

        仅有的那一点儿机会,也在李弦月这种看似吓唬的关注下,被陈落一个个放弃了。

        陈落变得有些焦躁,看起来像是担心伙伴们的任务,但李弦月却知道陈落是在焦急自己不能把伙伴们留在这里。

        伙伴们的任务的确有点儿不妙,虽说采了很多药草,但是混灵叶却还是没有采到多少。

        混灵叶是补灵丸和补灵丹最核心的药草,特别是补灵丹,可以为修有不同属性灵气的修者补充灵气。

        伙伴们虽然采了很多云心草,但是没有混灵叶,南营依然炼制不出补灵丹和补灵丸。

        要知道,虽说在南营修复类丹药的消耗量很大,但要说消耗量最大的还是补灵丹和补灵丸。

        日常巡守之时的战斗倒也还好,基本上用不到补灵丹和补灵丸,即使要用也很少。

        但是一场大战下来,消耗的补灵丹和补灵丸却是海量的,因为战士们必须保证整场战斗自己的灵气都不会枯竭。

        兽族可不会给人族丝毫的缓冲时间,不靠补灵丹和补灵丸恢复灵气和生灵之气,等待战士们的只能是死亡。

        可以说,混灵叶是战士们战斗的保障,采药草的战士们采到了足够的混灵叶,战士们才能毫无顾忌的参加大战。

        每一次采药草,几乎每一个参加采药草的小队都被要求一定要采到足量的混灵叶,这是硬性要求。

        一个战队哪怕别的药草采的再多,混灵叶的数量不够,那个战队的采药草任务也算是失败了。

        到现在,李弦月和伙伴们才采到了南营要求的三分之一的混灵叶,若再不想办法,伙伴们将完不成任务。

        依照周委营尊大义凌然的处理办法,他一定会抓着李弦月和伙伴们不放,非把伙伴们扒层皮才会罢休。

        李弦月知道,离这里大概三十里外,那个叫做生灵之地的一片区域,那里一定有着混灵叶!

        只不过,伙伴们去那里要向天罗大森林深入三十来里,那里比这里要危险五倍不止。

        前两天,陈落就开始催促李弦月想办法了,他知道伙伴们只能选择深入天罗大森林。

        但是,李弦月阻止了陈落的故意引导,陈落的坏心思李弦月心知肚明。

        生灵之地有兽族专门守护,伙伴们去的第二天肯定又会暴露了,陈落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配合兽族阻击伙伴们了!

        现在,李弦月觉得时候到了,于是正式和伙伴们提了出来,伙伴们也捉急,就决定立马出发。

        “哼哼,李弦月,你还不是只能把伙伴们带入大森林里面!”陈落很不爽的说到。

        前两天,陈落的建议李弦月置之不理,如今李弦月被逼无奈还是这么做了,陈落又抓住机会奚落了李弦月一顿。

        “伙伴们,锤他!”李弦月看了看伙伴们,伙伴们都一脸嫌弃的看着陈落,于是果断的决定把陈落再揍一顿。

        大概陈落也知道这次采药草之行,他在伙伴们心中是彻底臭了,也不在乎伙伴们的看法了。

        自枯树林之后,只要能搅乱李弦月的计划,或者若有若无的影响伙伴们采药,陈落都会去做。

        陈落现在就是个搅屎棍子,只要有机会总要跟李弦月对着干,看似很有道理,却只是在挑李弦月的刺。

        不过,陈落极力的表现为个人对李弦月的不满意,伙伴们也抓不住他捣乱采药草的证据。

        元尊者收拾周委营尊,多多少少还要找个理由,至少表面上要过得去。

        可是,李弦月想着反正都是小孩子,就不需要找什么理由了,每次都会直接把陈落狠狠捶一顿。

        “陈落,你最好老实点儿!”李弦月看着鼻青脸肿的陈落,满意地笑着说。

        李弦月和伙伴们下手都有度,并不会重到影响陈落和伙伴们一起采药草。

        陈落一个化灵族,被人族揍了,还要帮助人族采药,李弦月每每想到自己的这个杰作就想笑。

        “哼,你们等着!”陈落也只能阴沉着脸放句空话应付一下,让他暴露化灵族的身份他是万万不愿的。

        陈落在盼望着李弦月露出自己是弦月刀主的马脚,李弦月又何尝不是在逼他显露自己是化灵族呢!

        只要让陈落忍不住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那李弦月就可以想办法替以前的人族陈落报仇了。

        陈落有时气的受不住,也会咬着牙盯着李弦月,心里不知道又有了什么整治李弦月的坏想法。

        李弦月知道陈落肯定恨不得弄死他,心里也在暗暗防备,他可不想被陈落反咬一口。

        李弦月并不怕逼急了陈落导致陈落直接在这里翻脸,至少到现在不用怕了。

        对于归程,李弦月并不准备原路返回,自然不怕兽族的阻击,也就不用怕陈落了。

        “只要再防着陈落两三天,等伙伴们采完了最后一种药草混灵叶,伙伴们就可以放心回南营了。”

        李弦月暗暗算着日子,别看李弦月表面轻松,他的神经可从来就没有松下来过。

        伙伴们都以为这一路的计划都是元尊者教的,只有李弦月知道自己揣摩的有多谨慎和辛苦。

        甚至于,李弦月为了保证伙伴们的安全,总是不按套路出牌,这也是陈落表面上对李弦月不满的原因。

        李弦月和伙伴们花了一天多的时间才到达了生灵之地,看起来花的时间有些长了。

        只是,越深入天罗大森林,伙伴们越是危险,李弦月只能让伙伴们把速度慢下来。

        好在,伙伴们足够谨慎,路上采了一些药,也顺利到达了,并没有出什么岔子。

        伙伴们看着并不是很大的生灵之地,心里有些失望,还是担心采不到足够的混灵叶以至于完不成任务。

        但是伙伴们仔细一找,每隔二三十步,总能找到一株或大或小的混灵小树,脸上又都挂满了放松的笑容。

        伙伴们花了一个夜晚,终于采到了足够了混灵叶,甚至还多出来一小半。

        伙伴们也按照南营的要求,将混灵叶以十年份为一档分开存放,尽量做到毫无错漏。

        钱林再次检查了一下,确定了伙伴们所有需要采集的药草都采集够了,并告诉了伙伴们。

        伙伴们开心极了,只是几里外就有兽族守护生灵之地的守护兽,伙伴们也只能互相笑一下以示庆祝。

        陈落心里很是郁闷,即使到了这里,也没有找到机会通知几里外的兽族。

        伙伴们是在离兽族守护兽远的一端采的混灵叶,他们做到了几乎没有任何声音,兽族并没有发现。

        陈落不敢这么远就通知守护兽,那太明显了,任谁都会起疑,就别说李弦月和伙伴们了。

        陈落心里清楚,至少李弦月一直在盼望着再找到新的证据说他卖队友,坐实他是化灵族。

        陈落只想着坑李弦月,他可不想回到南营后自己也被搭进去,这不符合他的设想。

        故而,陈落是不会给李弦月和伙伴们新的证据的,李弦月也是知道了这一点,才敢带着伙伴们来到生灵之地。

        “看来只能返回的时候再坑李弦月了。”陈落已经放弃伺机在这里就通知兽族了。

        钱林也准备告诉李弦月这个好消息,却见李弦月陷入了沉思,两条眉毛完全皱在了一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