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七十九章 小胖子受辱

        退回地下通道!李弦月灵机一动,拽着伙伴们就向地下通道里赶去。

        你们跑不了的,嘿嘿!五个灵尊级兽族强者立马冲了上来,却没有拦住李弦月和伙伴们,反而收了气势逗着伙伴们玩。

        李弦月和伙伴们只顾埋头跑,并没有理会兽族强者们的调笑,心想着只要进了地下通道,伙伴们至少可以与兽族周旋一段时间。

        停下吧,人族的小兔崽子们!一个长得很像人族的中年文士开口说道,不过说出的话却很嚣张霸道。

        李弦月和伙伴们并没有理他,这个中年文士也是站在前面的五个强者之一,想来应该是化灵族的灵尊级修者。

        眼看着离地下通道出口那里也就十来步了,李弦月和伙伴们互相点了点头,拉着陈落就向地下通道狂奔而去。

        陈落此时心里舒了口气,兽族大部队已经来了,足够把伙伴们都葬在这里,哪愿意看着伙伴们逃走,就故意拖慢了一点点儿。

        狡猾的小东西们,还在妄想着在本尊手里逃得性命!

        就是因为陈落耽误的这一点儿,伙伴们离地下通道出口就一步的距离,却被死死镇压在了地上。

        五个灵尊级兽族修者很是恼怒,觉得李弦月和伙伴们简直是太不识抬举了:它们都出手了,居然还有胆子逃。

        此时,它们自己放开了所有的气势,故意一起压在伙伴们身上,既是惩罚伙伴们,也是逼着伙伴们低头。

        伙伴们紧咬着牙,灵尊级的气势压在身上太难受了,更别说足足有五个,伙伴们连呼吸都有些艰难。

        不过李弦月和伙伴们却都还是一脸平静的看着五个灵尊级兽族强者和后面的一片兽族修者,妥协是完全不可能的。

        伙伴们心里都清楚,现在最重要的是趁着兽族强者稍微放松警惕的时候,伙伴们立马进入地下通道,再伺机与兽族盘旋。

        小东西们,接受绝望吧,本尊不会再给你上蹿下跳的机会了。

        那中年文士似乎在人族呆过许多年,十分了解人族的性情,一眼就看出了伙伴们的想法,干脆地打断了伙伴们的希望。

        嗯嗯,小东西们,你们还不慌乱?那中年文士见伙伴们逃不走了,表情却毫无变化,似乎很是不满意。

        人族是不可能向兽族投降的,兽族早就知道了,也不会想着伙伴们现在就会投降。

        不过,中年文士就是喜欢看着人族的慌乱,那样,他就可以尽情的取笑人族寻开心。

        伙伴们心里只想着能拖时间就拖时间,还是没有搭理中年文士,弄得中年文士感觉很没意思。

        那中年文士与伙伴们较上了劲儿,非要逼着伙伴们慌乱,伙伴们乐见其成,就这样与中年文士耗上了。

        苗仲怀!快折磨那个小胖子啊!

        陈落看着中年文士直接自己玩上了,半天不干正事,只好通过精神力督促了中年文士一下。

        中年文士不耐烦的看了眼陈落,它搞不懂伙伴们已经被逮住,陈落自己不出来惩罚小胖子反而留在伙伴们中干嘛。

        在它看来,现在已经没必要藏着掖着了,直接拿下李弦月就行,没必要弄得那么麻烦。

        陈落并没有向中年文士解释其中的原委,而是反复催促了中年文士好几次,中年文士只好照办了。

        陈落当然不会向中年文士说它在这一路上,被胖子为难了无数次,只是单纯的想看着小胖子被虐的很惨。

        在陈落看来,作为一个十大主族的灵尊级成员,那些经历他没有占尽优势,都是耻辱的过往,自不用说出来再传到兽族去。

        中年文士招呼两个灵王级的强者将小胖子拖了出来,直接就那样摔在了地上,就像是扔掉废物一样。

        小胖子一声不吭,还趁机向伙伴们使了个眼色,让伙伴们不要管他,伺机逃回地下通道里要紧。

        中年文士似乎特喜欢玩,没有把小胖子直接收拾一顿,然后打到半残,反而又玩了起来。

        中年文士将一个个小小的灵气团轻巧的砸在了小胖子的脸上,左边一个然后右边一个,玩的不亦乐乎。

        哈哈,本尊打中第三十次了诶,本尊真是太牛啦。

        中年文士把自己拼命的夸了一顿,那神态那动作,完全不像一个成年的灵尊级修者,反而像是一个爱玩的兽族幼崽。

        中年文士存了嬉戏侮辱小胖子的心思,下的手劲并不大,但奈何次数太多,小胖子的脸还是高高肿了起来。

        兴许是早已经历了失去爹娘的痛,小胖子变得成熟了许多,就是没生气,免得让中年文士从中寻到开心。

        但是小胖子的眼里还是有着泪珠闪烁,自然不是疼的,而是伤心于自己这一家都落在了可恶的兽族手里。

        哼哼,死胖子,你再搞制我,我兽族还不是会加倍的讨回来!

        陈落此时看到小胖子被中年文士折辱的惨不忍睹,心里变得畅快极了,他突然发现中年文士的办法似乎也非常的不错。

        诶,这小东西真不经打,才一会儿就要废了。中年文士笑着对周围的兽族说道。

        周围的兽族修者对着小胖子就是一顿指指点点,还说像小胖子这样的渣滓就该作为兽族的食物被吃掉。

        不不不,我还没玩儿够呢,等我玩够了再给你们吃不迟。

        中年文士连忙摇了摇头,制止了冲动的兽族修着们,继续玩起了它所谓的游戏。

        中年文士虽然说小胖子的脸快废了,却还是盯着小胖子的脸不放,似乎对折辱人族非常的热衷。

        到了最后,小胖子的脸一直在流血,中年文士却依旧在玩着,直到小胖子实在忍不住晕了过去。

        李弦月和伙伴们也有争着替代小胖子,奈何中年文士收到了陈落的传音,理都没理伙伴们。

        撕了他!中年文士看到小胖子废了,愤怒的把小胖子扔到了身后的兽族修者群里,并下达了残酷的命令。

        不过兽族修者们只是把小胖子踩在了脚下,并没有立马撕扯,似乎在等着下一个信号。

        中年文士看着李弦月,眼神里的含义再明显不过,李弦月一看就明白了。

        从始至终,兽族的注意力一直在他这个可能的弦月刀主身上,小胖子只是因为惹恼了陈落,以至于受此大辱。

        李弦月有些后悔,不该让小胖子知道陈落是化灵族的,不然也不会有如此惨剧。

        师父呢!说好的在这里等我们,咋还没来呀?

        李弦月这个时候不免心里也急了,盼望着元尊者能带着南营的战士们来救救可怜的小胖子。

        可是李弦月扫视了一下天边,却完全没有元尊者的影子,心中不免有些绝望。

        李弦月不敢拿出弦月战刀,成为人族的罪人,但又想救小胖子,于是陷入到了深深的纠结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