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八十一章 元尊者重伤

        这一段时间以来,陈落总是冠冕堂皇的拆李弦月的台,关键时刻也总是拖伙伴们的后腿,伙伴们都确定陈落是化灵族无疑。

        元尊者和兽族大战以来,伙伴们一直盯着陈落,担心他会在啥时候暴起,突然搅乱了大好局势。

        只是伙伴们千防万防,也只是把陈落当做一个武王级武者看待,伙伴们猜测,即使陈落故意隐藏,那他也就顶天是灵师级修者。

        因为伙伴们完全不会去想,小小的一个青石五山就有两个灵尊级化灵族强者(在大家看来周委营尊和陈落是两个人)潜伏。

        陈落能够忍受伙伴们这一路上的无视和刁难,这在灵尊级兽族身上也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只能说,陈落掩饰的太逼真了。

        随着陈落突然释放出了灵尊级强者的气势,伙伴们都被直接压趴在了地上,李弦月更是完全动弹不得,被特意针对了。

        陈落用灵气卷起李弦月,又拖着李弦月一路摩擦,直到来到了剩下的三个灵尊级兽族强者旁边。

        陈落一脸藐视的看着满身是血的李弦月,或许在他看来,李弦月只是个小东西吧。

        要不是陈落也严重怀疑李弦月就是弦月刀主,非要搞个明白,或许陈落根本就不会多看李弦月一眼。

        就像伙伴们也被陈落压趴在了地上作为惩戒,回到了灵尊级兽族修者的他,就看都没看伙伴们一眼。

        元尊者看着突然来到面前的陈落,疑惑的瞪大了眼睛,当时他可是一直盯着周委营尊,并没有看到有灵尊级兽族强者去找过周委。

        “哼哼!元志小东西,你不是挺狡猾的吗!猜不出来本尊是谁了吧!?”

        陈落看着元尊者,终于感觉彻底扳回了一局,而且这一局,他有李弦月在手,元尊者也只能认输,心里得意不已。

        不过陈落表面上并没有理会元尊者,而是粗暴的把李弦月扔在了地上,又狠狠踢了几脚,把李弦月都踢飞了起来,李弦月因而受了重伤。

        等到李弦月被折磨的差不多了,陈落才把李弦月提了起来,一团灵气直接冲到了李弦月的身体中,李弦月又吐了一口血。

        “本尊懒得陪你们玩儿了,还是直接搜索来的痛快,哈哈哈!”

        陈落哈哈大笑了起来,似乎是想把这一段时间以来憋屈的经历通通释放出来。

        “嗯?没有弦月战刀?”陈落还没笑个痛快,眉头却皱了起来,似乎感到非常的意外。

        陈落检查了李弦月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甚至脑袋都没有放过,却连弦月战刀的痕迹都没有找到。

        元尊者看着陈落检查李弦月的身体,心里也有些担忧起来:如果弦月战刀就在李弦月的身里,那肯定会被陈落找到。

        不过看到陈落一无所获,元尊者莫名的看了看陈落,似乎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陈落不信邪,又在李弦月身体里足足检查了四次,但还是一无所获,只好气愤的把李弦月扔了出去。

        “难道我想错了,李弦月根本不是弦月刀主,而是被推出来隐藏真正的弦月刀主的?”

        陈落实在疑惑不解,不过想起了兽族的另一个传言,眼神一转,又想出了一个馊主意。

        “小兔崽子,小小的人族也敢玩了本尊如此之久,简直是找死!”

        陈落一脸愤怒的看着李弦月,作势就要把李弦月轰杀,元尊者不敢让李弦月再受伤了,只好横档了过去。

        “嘿嘿,你跟寒狮尊对决,我就不伤害你的宝贝弟子李弦月了怎么样?”陈落奸笑着对元尊者说道。

        元尊者点了点头,只能无奈的接受了陈落明显不坏好意的提议,陈落转身就把李弦月捏在了手里。

        这场对决从一开始就意味着元尊者不可能再爆发出全力战斗了,而是只能被动的被寒狮尊打。

        先前,寒狮尊怒目寒狮在四个同级别的伙伴们的帮助下,依然打不过元尊者,早就憋了一肚子气。

        此时这么好的机会,怒目寒狮一点儿都没有客气,逮住了示弱的元尊者就是一顿强追猛打。

        陈落更是可恶,每当他觉得元尊者受的伤不足以让他满意时,他就会把李弦月狠狠的锤一拳,让李弦月伤得更重。

        元尊者只能无奈的送出更多的优势给怒目寒狮,不过这样一来,他身上的伤势也越来越重,开始变得虚弱下来。

        “人族的小东西,你再凶啊,还不是要被本狮尊打个半死?”怒目寒狮鄙视的看着元尊者说道。

        元尊者也一脸鄙视的看着怒目寒狮,他终于知道他的祖上为何最终投向了人族的怀抱。

        半个时辰之后,元尊者已经变得摇摇欲坠,又过了约莫一刻钟,元尊者受伤太重,被一击打趴在了地上。

        怒目寒狮显然已经得到了陈落了传音,走上前去也把元尊者的身体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却也没有丝毫发现。

        陈落得到了结果,脸色耸拉了下来,照如今这个样子,等他回到兽族以后,前途肯定堪忧。

        “跑!”趁着在场兽族都在思索,对李弦月和伙伴们都放松了些的功夫,元尊者突然又回到了巅峰状态。

        只见他直接一巴掌拍在了怒目寒狮的脸上,又一股灵气直接将钱林几人送到了来支援的人族战士手里。

        陈落才刚反应过来,正准备把李弦月抓在手里,这样元尊者他们都还是只能乖乖的回来。

        不过陈落一伸手却抓了个空,扭头一看,哪还有刚还躺在他脚边的李弦月的影子呢!

        “可恶的生灵族,可恶的人族小东西们,再让我抓住你们,我一定要把你们先弄死再说!”

        陈落心里那个气呀!他知道自己忽略了生灵族小女孩的存在,导致已经彻底失去了大好的局面。

        人族战士们接到了李弦月和伙伴们,就第一时间将伤者保护在了中间,然后且战且退。

        元尊者挑的时机挺好,人族成功与兽族拉开了一段距离,只需保持优势就可回到南营。

        怒目寒狮追的最快,这时元尊者和另外三个灵尊级强者就会去阻拦一下,兽族总是与人族差了一段距离。

        “要不要直接再给元志小东西来一下呢?或许还可以再扳回这一局。”

        周委营尊也在,只是元尊者看起来似乎很好,犹豫之间,一行人族战士们就已经进入了人族的疆域内。

        “噗!”等到已经离南营所在不远,元尊者再也忍不住伤势,全身血液暴流,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可恶的小东西,又让本尊失去了一个大好的机会!”周委心里愤愤不平,甚至都忘了假惺惺的给元尊者疗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