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八十七章 陈落是周委?

        李弦月和伙伴们木然的回到了洞窟里,谁也没有想到,庆功奖励突然就变成了讨伐大会。

        小胖子一脸沮丧的表情,来到南营这段时间,虽然杀了一些兽族,但离他期望的报仇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小花在心里却松了口气,她也在逐回之列,从此以后总算不用在面对诡计多端又凶狠的周委了。

        周委确定了李弦月并不是弦月刀主,那小花在他眼里就一点儿用处都没有了,也就被直接放弃了。

        李弦月一直低着头,他清晰的明白周委营尊不是临时起意,而是一切早就策划好了的。

        当时李弦月虽然心里也有些慌乱,但他一直注意着周委营尊的表情,他说的话的每一个字都印在李弦月的脑海里。

        周委营尊从一开始就在按照计划把伙伴们引进了一个口袋,然后死死的扎住了袋口,让伙伴们根本没机会冲出来。

        不过李弦月有个地方怎么想都想不通:周委似乎知道伙伴们采药草的详细经过,详细的就像他亲身经历过一样。

        因为周委营尊的每一次阻挡都恰到好处,了无痕迹的不让伙伴们解释当初的经过,让战士们对伙伴们的误解越来越深。

        可是周委如果不知道当初的具体经过,他根本就不可能对伙伴们想到的方方面面都精准的进行拦截。

        虽然,陈落可能想方设法的向周委报告了经过,但那毕竟不是亲历,对过程的熟悉程度肯定会差好几倍。

        而且,周委营尊虽极力掩藏,但他信手拈来就把伙伴们制的死死的,也的确是他亲身经历过才做得到。

        “陈落就是周委?”李弦月心烦的直抓头,脑子里却突然冒出了这种想法,因为也只有这么说才能解释的通。

        “不对不对,从表面上看起来,陈落和周委根本就是两个人,性格差别还是蛮大的。”

        “也不对,周委奸猾的很,未尝不是故意装给我们看的,就是让我们都想不到。”

        “也不对,周委可是营尊,久掌权势的化灵族,绝对做不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那也不对呀,陈落也是灵尊级化灵族,化灵族可是为达目的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李弦月又抓了抓头,思考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充足的证据,只是觉得陈落就是周委有很大可能罢了。

        “钱林大哥,我忽然发现陈落就是周委,你觉得这可能吗?”

        李弦月瞅了一下,发现四周基本上没有人,就凑到钱林身边想问问钱林有什么看法没有。

        钱林平时负责照顾全局,心思又细腻周到,很有可能会发现李弦月没有注意到的东西。

        “什么?陈落就是周委?”小胖子就在旁边,听到李弦月的话,立马就疯了,差点儿大叫了出来。

        李弦月赶紧制止了小胖子,他之所以忍到现在才问钱林,就是担心战士们听到了他的想法。

        毕竟现在看来,李弦月和伙伴们犯了大错,如果再加上一条诋毁营尊,伙伴们真的再也洗不清了。

        小胖子意识到自已声音太大了,赶紧死死咬住嘴巴,又四处看了看,确定没人注意到才松了口气。

        伙伴们现在已经够倒霉了,小胖子可不想因为自己情急激动大喊大叫而让伙伴们霉上加霉。

        “我也感觉有很大可能。”钱林皱着眉头思考了好一会儿才颇为谨慎的说到。

        李弦月点了点头,从钱林的话语中他听出来其实钱林也有过这种推测,只是不确定就没说出来。

        “陈落的确极有可能就是周委,我仔细观察过他的很多细节。”一旁很少搭话的小花也说到。

        周委下了这么大一个套给李弦月,把李弦月坑的太惨,这让小花的心里很是愤怒。

        “好哇......。”李弦月叹了叹气,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周委脑子里都是坑,非要坑死人才罢休!

        “老东西,竟然敢这样阴我们,兽族果然没一个好东西,都应该统统杀掉!”

        小胖子在意识到整个采药草过程根本就是周委在自导自演以后,语气冰冷的说到,声音里满是对兽族的恨。

        也是,小胖子本是为报仇而来,却被周委坑了个半死,又被撵回武院,失去了报仇的机会。

        他现在还能和伙伴们好好说话而不是直接爆发,就已经是不错的了,大概是经历了许多心思变得成熟了。

        “等到了灵王级,我们再一起过来,直到灭了兽族!”李弦月也冷酷的说到。

        家有爹娘不能见,师父元尊者也被陈落坑的重伤垂危,李弦月心里的恨比小胖子少不了。

        不过李弦月现在说出来却是为了安抚小胖子,免得小胖子冲动之下去找周委报仇,却把自己葬送了。

        “小东西们,居然这么快就意识到了,看来必须要干掉元尊者和你们了!”

        “可恶的李梅,简直是自己找死!本尊都懒得理你,不找个地儿死去,还敢如此跳上跳下!”

        李弦月已经足够小心,却没想到周委要亲眼看到他们离开南营,一直在监视着他们。

        “兄弟们,先回武院吧,待我们强大之后,我一定带你们回来干掉他!”

        李弦月甚至都不想提周委的名字了,不过那颗仇恨的种子已经深埋在了伙伴们的心中,只待有一天成长壮大。

        晚上的时候,江成药王听说了发生的事儿特意来青石五山看望李弦月,告诉李弦月他是相信伙伴们的。

        因为周委看起来是个老好人,其实喜欢党同伐异,背地里陷害战友,一山的营尊看不过去才故意把他逼到了五山。

        只是火源花的事已经激起了战士们广泛的反对,一山的营尊也不能枉顾战士们的想法,只能让伙伴们先回去青石武院。

        李弦月把那18颗含有八成以上蜃灵之气的蜃气果都交给了江成药王,请药王用在合适的地方。

        江成药王却并没有收,而是说上交的的蜃气果已经够南营用了,让李弦月自己留着,伙伴们突破灵级时用得着。

        李弦月知道江成药王已经到了灵王级巅峰大圆满,就以周委需要有人限制免得再祸害战士们为由硬是分了三颗给他。

        李弦月可以想到不久之后江成药王吸收了三颗蜃气果就可以突破成为灵尊级强者,心里总算开心了些。

        以后有一山的营尊,江成药王,还有师父元尊者一起限制周委营尊,周委营尊不仅不能再干坏事,而且还会有难了。

        伙伴们听说了这件事,也高兴的笑了起来,一扫先前的颓废,准备加倍努力,势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卷土重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