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九十章 李弦月的缺陷

        李弦月看到师父元尊者疲累的向水灵之床走去,明显就是强撑着才支撑到现在,随后就很不自然的躺了下去,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元尊者的伤势很重李弦月是知道的,一个多月来,元尊者是真的在沉睡疗伤,而不是假装重伤就等着今天坑陈落一把。

        李弦月担心那颗丹药有副作用,会加重元尊者的伤势,但元尊者为了保护伙伴们回到武院,才不得不央求江成药王把丹药交给了自己。

        现在元尊者这样奄奄一息,似乎伤势又有所加重了,彻底吓坏了李弦月,还以为元尊者真的出了大问题。

        幸好李弦月直奔过去对元尊者全身上下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元尊者依旧好好的,伤势也没有恶化,这才松了口气。

        “弦月哥哥,元尊者没事儿,只是打断了疗伤,又拖着病躯战斗,太过疲累了,现在又重新进入了昏迷疗伤状态。”

        “建议弦月哥哥在水灵之床里加入一些断水峡的水,那里的水很是特殊,或许可以帮上元尊者一些忙。”

        小女孩也跟着小花喊李弦月叫做弦月哥哥,生灵族对各族生灵有着天然的了解,她检查了一遍,再次确认了元尊者并没有什么大碍。

        李弦月和伙伴们都松了口气,如果元尊者因为为了救伙伴们而出了事,伙伴们一辈子都会原谅不了自己。

        然后李弦月立马按照小女孩的提议向水灵之床里加入了一些断水峡的水,保证水没有太多反而影响到丹药的药气和水灵之气的逸散。

        毕竟,如果药气和水灵之气逸散不周,元尊者吸收不到足够的量用以疗伤,不仅帮不到元尊者的忙,反而会害了他。

        “对了,小妹妹,还没问过你叫什么名字呢?”李弦月友好的向小女孩问道。

        前面的时候,伙伴们不是受着伤就是有周委在一旁,李弦月担心暴露了小女孩,会为小女孩惹来麻烦,就让她一直偷偷的藏着。

        李弦月到现在都没来得及问问小女孩叫啥,如今大局已定,伙伴们中又没有外人,李弦月觉得是时候问一下了。

        “弦月哥哥,我叫萧梦语,非常感谢大家救了我。”

        小女孩萧梦语向伙伴们介绍了一下自己,还向大家郑重的拜了拜,伙伴们救了她,她心里一直感激涕零。

        伙伴们热情的接纳了小女孩,并告诉小女孩危险已经解除,不用藏着了,可以出来和大家一起玩。

        小女孩开心的笑了,眼睛里却满是泪花,一个人被困在生灵之地,独自待了十几年,现在终于有了新的朋友了。

        好不容易把激动的小女孩安抚了下来,李弦月才第一个来到了那面石壁前,相隔十步,既保证安全,又让石壁能够照到全身。

        只见透明的石壁上并没有映照出李弦月的身体的模样,而是只显示了他全身上下所有的经脉,包括纤细如毫发的小经脉也一个都没有落下。

        可以看到的是,李弦月的经脉大体还是很好的,大小一共108条经脉只有几处略微的损伤,再多温养一段时间应该就可以消除。

        李弦月默默在心里记下了每一个经脉受损的位置,准备一会儿就一边儿赶路一边儿把那些地方再重点温养一段时间。

        还可以看到的是,李弦月已经的主经脉还是挺干净的,只有三条主经脉的末梢还有很少的杂质并没有被清除掉。

        不过李弦月还是被吓得额头上出现了细密的汗,一直以来每突破一条经脉他就会仔细清理一遍,他以为自己打通的经脉里绝对不可能有杂质了。

        现在看来并非如此,李弦月深知留下的杂质最后都会进入小经脉,使得突破武王级的时间大大加长,因而最好不要留下任何杂质。

        “幸亏师父强撑着带我们来这里,不然一旦突破到武王级,我就待自食恶果呀。”

        李弦月摸了摸额头的汗,准备一回到武院,就对经脉来个彻底的大清理,保证不让经脉里留下一点儿杂质。

        这两个缺陷倒还好,只要发现了,赶紧弥补一下,也不用花费多长的时间弥补,更不会留下后患,这让李弦月又感到非常的庆幸。

        “弦月师兄,你已经看完了吧?让我来看看呗,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嘿嘿。”

        前一段时间在地底通道外的那场大战,小胖子受伤最重,伙伴们安排他第二个仔细看看,李弦月多看了一会儿,小胖子就忍不住好奇催了起来。

        “小胖子,再等一会儿呗,我想再仔细看看。”李弦月知道机会来之不易,就想仔仔细细的一寸不漏的检查一遍。

        “嗯?这个地方问题似乎不小哇!”这一细看,李弦月立马发现了一个很是不对的地方。

        在第七条主经脉与小经脉连接的地方,李弦月的小经脉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特地转了个方向。

        这个缺陷看起来似乎影响不会很大,但还是让李弦月发现了潜在的巨大危机,如果不注意,这个危机简直是致命的。

        虽说经脉的方向只转向了一点儿,但李弦月还是发现那里经脉的杂质明显比其他地方多很多。

        李弦月估算了一下,如果任其不管,突破到灵王级以后那里的杂质还会多一些,堵塞的杂质可能会耽误他一年的时间。

        要知道,李弦月从开始修武到现在突破到大武师级巅峰大圆满也才花了大半年的时间,让他在一个小经脉的入口处就耽误一年,那太可怕了!

        “幸亏发现得早,我从现在就开始就不让杂质再进入那里,再用水磨工夫慢慢清除一部分,应该就不会耽误多少功夫了。”

        既然已经发现了这个严重的问题,李弦月就立马制定了解决方略,他绝不会让这个缺陷死死卡住自己突破的脚步。

        “更可怕的是,小经脉很是脆弱啊,若我不知道这个缺陷,到时如果打通小经脉太慢,一旦我被迫选择加速冲击,那后果不就是经脉损伤?”

        李弦月一想到这里脊背发寒,爹娘还在外躲避兽族,李弦月绝对不允许自己在第七条小经脉那里就卡一年之久。

        李弦月明白,若不是今天发现了问题,他到时候为了节省时间肯定会选择快速冲击,一旦汹涌的灵气撞到转向的小经脉上,小经脉必定会受损。

        “幸亏现在就发现了这个问题,现在还有挽回的余地,一点儿都还不晚。”这个时候李弦月心里就更加感激自己的师父元尊者了。

        确定除了第七条小经脉那里有重大问题,其他的地方并没有,李弦月就把位置让给了小胖子,李弦月知道小胖子也需要细心的好好看一下。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