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爆】第101章 李弦月的计划

        “师父,虽然你做的很像,但以兽族狡猾的性子,很有可能也在怀疑其实你的伤势已经痊愈了。”

        “必竟,从你受伤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按理说足够修养个差不多了,除非经脉受的伤太严重,大大减慢了恢复速度。”

        “但我们又不能有半点儿刻意透露给兽族的意思,以免引起兽族怀疑,担心救援暗夜王虎会损失太大而放弃。”

        “不过,我如今温养经脉已经有一个多月可以考虑突破了,倒是可以不着痕迹的用一下。”

        “我的想法是在我突破的时候,师父你就像拖着重伤之身来帮我,却因为灵气跟不上导致我突破失败,师父你也因此再次受伤。”

        “兽族得到消息,肯定会想,师父你再怎么想作假,也不会拿我突破到脉满境武王级来作假。”

        “必竟,如果我真的突破失败,很有可能会损伤小经脉,导致前途尽毁。”

        “以兽族的思维,作为人族的师父,你是绝不会拿徒弟我的未来来做局坑他们的。”

        “而且我记得师父你见韩嘉他们的时候就表现出一脸蜡黄的之色,受伤了一个多月却依然那般,兽族肯定以为你恢复的并不好。”

        “师父你本来就在南营地底通道外被怒目寒狮彻底重伤,久治不愈,又在穿霄石林与陈落连番大战,再度重伤。”

        “武院外的反杀你也没参与,回到武院一个来月才苏醒。”

        “以兽族的做派,这些东西肯定会调查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然后进行前后对照,最后再逻辑推理。”

        “如此一来,兽族就会完全确信你的确还在重伤之中,没有丝毫的花假!”

        “喔喔,师父,原来从南营开始,师父你就在做局准备坑兽族一把了呀!?”

        李弦月这时才突然意识到元尊者的谋划究竟是从何时开始的,一脸吃惊的看着元尊者。

        必竟,事情发生之后能够想到合理利用的方法是一回事,多少还是会有些被动,导致事情发生之时应对会有所不及。

        但谋划如此深远,让发生的事情从老早一开始看起来就完全符合设定的计划,天衣无缝的让人无法怀疑,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哪有这么吓人,我也是在周委把你们赶出南营,想到武院外一定会有灵河境灵王级兽王劫杀之后,才慢慢确定了这个计划。”

        李弦月听完还是向元尊者回敬了他的大拇指,而且是双手大拇指。

        他是真心服了元尊者了,随时随地都能根据情况谋划大局,虽然地底通道外是吃了亏,可转身兽族就要多倍的还回来!

        “弦月你也不错啊,能想到的全都想到了,能利用上的也全都利用上了,把我的谋划给翻了个顶儿朝天。”

        “虽然跟你师父我还差了那么老大一截……,但已经非常不错了。”

        元尊者一边说着还一直用手比划,嘴里说是老大一截,手上却只相差了一点点儿,似乎是出买了他的心声。

        元尊着这时才意识到李弦月真正的计划又哪里是简单的让他负责劫杀来的灵湖境灵尊呢!

        从李弦月详细的分析来看,那分明就是一个考虑到了方方面面的大计划!

        只是需要考虑的东西太多,又因为南营发生的事儿让李弦月心里一直有些惴惴不安,很担心会有偏差,这才没有说出来。

        “弦月是真心不错啊,根据事实情况,深度剖析,辅以对兽族的心态分析,这样因地制宜的计划骗骗兽族是足够了。”

        “只是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儿,掌握主动,提前进行长远布局作铺垫的那一点点儿。”

        “不过,弦月现在已经足够优秀了不是嘛!我还是先帮他树立强大的自信心吧。”

        元尊着心里宽慰极了,只是一想到李弦月不久之后将要出去游历,心里不免还是有些担心。

        “弦月,你这个陷阱,兽族是要钻定了,跑不了的!且看你我师徒,让兽族有来无回!”元尊者开心的说道。

        李弦月听到元尊者称赞的话,眼睛里闪现出夺目的光彩,他的计划是完全可以的呀!

        既然,元尊者都确认过了,那没啥好说的,按此执行,等着让兽族吃个大亏就好!

        “对了,师父,以兽族多疑狡诈又不肯吃亏的性子,肯定还是会担心人族的埋伏和偷袭。”

        “不过,咱们武院只有你一位灵湖境灵尊,我想它们准以为你这里是李长老在埋伏,小觑之下容易松懈,应对起来倒也好办。”

        “比较难办的是我和伙伴们这儿,由武院的长老或者执事来埋伏,很容易被防备到,反而容易失手。”

        “我的想法是就由我来,我的武者等级在伙伴们中只是中等,那时又已经假装突破失败而受伤,最是方便出其不意。”

        “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一件趁手的杀伤性武器……”

        李弦月受到了莫大了鼓舞,又噼里啪啦的分析了一通,然后眼巴巴的看着元尊者说道。

        元尊者听完接连点了好几个头,不得不说,李弦月的计划考虑到了边边角角,真的很棒,兽族想不入坑都难。

        “兽族的确最有可能会怀疑人族会安排两个长老分别守护我和弦月他们几个小家伙,它们来一尊一王,足矣应对所有的情况。”

        “然后被弦月这么一通大棍打下来,兽族想要全身而退都难,只能吃大亏,又要被我剥层皮了,嘿嘿!”

        元尊者正想到开心处,忍不住又点了点头,却突然看到了李弦月伸出的双手投在地上的影子。

        “行啊,你小子学会主动要宝贝了呀!?”元尊者被打断了欢快的思绪,假装一脸冒火的对李弦月说道。

        “不是,师父,来的可是灵河境灵王级兽王欸,甚至搞不好是顶级兽王,你不帮我……”

        李弦月刚准备解释完就要元尊者帮忙淬炼厚背战刀,好提高攻击性,元尊者却直接丢过来了一把。

        那是一把迷里厚背战刀,长不到一尺,手柄更是不到一寸长,厚度看起来也还不到半寸,关键是居然还没有开锋!

        不过李弦月伸手去接,那刀却重的惊人,李弦月的手腕都被压弯了,不一会儿,就被弄得满头是汗,只好丢在了地上。

        “弦月,今儿师父高兴,就把这件当年的小宝贝送给你吧,平时提着就好。”元尊者看到李弦月的囧样,忙解释道。

        李弦月试着将那把刀竖着提起来,果然变得轻了许多,不!是轻了太多,现在就像一根羽毛一样!

        “师父,这把刀怎么用啊?”李弦月好奇的问道,元尊者给他这么一把稀奇古怪的刀,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也不知道怎么用。

        “等到兽族灵河境灵王来了,你只需对着它的后脑勺砸下去就好,一座山的重量压死他!”元尊者奸笑着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

        “开片!?”李弦月眨着眼睛问道,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元尊者居然有专门拍人脑袋的宝贝。

        “对呀,就像你们以前一样,帮兽族开片!”元尊者点了点头,欣慰的笑道。

        李弦月又向元尊者举起了大拇指,开心的说道:“师父可真是高哇!兽族这次想不被坑惨都难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