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爆】第103章 师父是二坑?

        “啧啧啧,师父的刀真厉害!”李弦月看了一眼地上脑袋爆开鲜血横流的暗夜王虎,兴奋的自语道。

        李弦月本以为以自己的情况,即使成功偷袭到灵河境灵王级的暗夜王虎,也肯定需要武院长老来收伏。

        可是如今这头灵暗夜王虎很明显已经死翘翘了,连武院长老都不用麻烦了,李弦月开心地提着迷里厚背战刀就向元尊者那里奔去。

        “师父,我那里已经解决了。”李弦月欣喜地向元尊者说道,脸上一直挂着笑。

        “嗯”元尊者点了点头,却丝毫看不出计划成功之后的喜悦。

        “师父,是因为二坑?”李弦月敏锐的感觉到元尊者的状态不是很好,就关心的问道。

        “对,二坑就是我!这次真的要麻烦了。”元尊者发愁的说道。

        “师父是二坑!?果然是又二又坑啊。”

        李弦月听出了元尊者话里的担忧,不过,二坑的这个名字却让李弦月深有同感,一下子被吸引了绝大部分的注意力。

        “对呀,我是二坑,以又二又坑发家。”元尊者却没在意,而是罕见的嘲讽了自己一番。

        “不对呀,师父是二坑,那它又是谁!?”李弦月这时才意识到问题出在了那里,指着一旁的小老头问道。

        “兽族九大山老之一,暗夜王族的族长暗夜王尊,是我的师父,也是你的师祖。”元尊者苦笑着解释到。

        似乎是想起了曾经或开心或不开心的往事,元尊者那苦笑的话语里分明还有着一丝落寞。

        “它是师父你的师父?”李弦月摸了摸头,似乎犹在梦中,一脸的不相信元尊者的师父居然是个兽族!

        “对呀,暗夜王尊是为师的第一个师父,也是对我最好的师父之一。”

        元尊者语气肯定的说道,就像是说着一件很平常的事,而且也没要李弦月追问,就把那些往事一一讲了出来。

        “那时,我刚刚突破到脉满境武王级,下一步就是突破到培灵境。”

        “我深知武级修炼到了这一步,靠我自己摸爬滚打已经严重不够了,我必须拜师,学习到先进的东西。”

        “我仗着自己是化灵族,还无人知道我的来历,就仔细伪装了一番,投到了暗夜王族的门下。”

        “因为我深知以我复杂的情况,此后余生必然危险重重,搞不好连命都难以保住。”

        “而学习一手刺杀潜行手段,可以大大保证安全,暗夜王族对我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时,你师祖就已经是暗夜王尊了,我是它的第一个弟子,却成了老二,老大是它的大儿子。”

        “我本以为这次学习会危险万分,一旦身份暴露必定有死无生,本来打算偷学完就赶紧离开的。”

        “却没想到你师祖竟然完全接纳了我,丝毫没有半点怀疑,放心的教了我万般东西。”

        “不过,我也知道自己无法在暗夜王族长留,因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坑师兄弟们,争取可以早日把东西学完离开。”

        “尤其是它的大儿子,也就是老大,被我坑的惨不忍赌,以至于老大每次见到我都会绕道走,生怕我又下手坑它。”

        “你师祖却全当不知道,即使老大告状,它也不置可否,总是对我轻轻说我一句就放下了。”

        “甚至有时候我有种感觉你师祖是故意把一些东西交给老大,然后我每每就忍不住去坑老大,东西最后都到了我手里。”

        “我想,你师祖大概是想培养我吧,只是很多东西无法光明正大的交给我,才那么做好从老大的手里转给我。”

        “也是在那个时候,师兄弟们都知道我喜欢坑人,就叫我二坑,你师祖深以为然,也一起叫我二坑。”

        “后来我突发奇想炼了一件宝贝,那时老大又去告我的刁状,我没忍住就狠狠拍了老大一顿。”

        “是我没掌握好火候,也是我没想到那宝贝的破坏力那么大,居然直接把老大拍成了重伤,卧床不起。”

        “这事儿闹得兽族人尽皆知,即使你师祖想尽办法保护我,我也免不了一顿重罚,还是前途尽毁的那种。”

        “不得已,我只好提前离开了暗夜王族,开始了游历大陆的生活。”

        “那时我才知道,你师祖一直把我当作最有前途的化灵族,默默保护着我,我才在暗夜王族待了那么久。”

        “说实话,你师祖对我真的没话说,暗夜王族的生活是我最开心的一段时光。”

        “师父你说的宝贝就是你刚才拍师祖用的那把厚刀?”

        李弦月听完眨巴眨巴眼睛问道,手里还比划着那把厚刀的厚度,足足有两寸厚!

        “弦月你看错了,刚刚就是块石头。”元尊者忙否认道。

        “一个宝贝把大师兄和师父父子都给拍惨了,如果说了,我这二坑的名头这辈子都洗不掉了,打死也不能认!”

        元尊者在心里猛烈的摇了摇头,即使是面对李弦月,他也没有说实话。

        “那师父,你当初把大师伯拍的卧床了几个月呀?”李弦月见元尊者面色不动,脸色却有点红,就冷不丁的问道。

        “大半年吧,当时老大的脑袋受了重伤。”元尊者漫不经心的回答道,说完才意识到上了李弦月的当。

        “师父你真牛!”李弦月是真心佩服元尊者,下手也忒狠了!

        “那师父,等一会儿师祖醒了,我们该怎么处理?”元尊者的故事讲完,李弦月也和元尊者一样犯了难。

        作为弦月刀主,李弦月清楚的知道即使成功收伏了兽族的灵湖境灵尊也不可以直接杀掉。

        因为若是人族杀掉了兽族的一个灵湖境灵尊级强者,就会有三个人族的灵湖境灵尊级强者被兽族狙杀掉。

        而且兽族还会以人族灭杀了它们的强者为借口直接出动大部队侵占一个人族的边府。

        被侵占的边府也一般是很富裕的大府,而不是青石府这种这种偏僻又穷困的小府。

        而且被侵占的边府的人族也会一个不留的全被兽族杀掉,为兽族死去的灵湖境灵尊级强者陪葬。

        人族在雪漠大帝时期足足有三百多府,那时人族强者们杀了很多兽族和冰雪灵族的灵湖境灵尊级强者。

        那之后五千年,雪漠大帝已不在,兽族和冰雪灵族就以人族杀了它们的强者为借口疯狂进攻人族的边界。

        能想起来的有一个算一个,人族杀过一个灵湖境灵尊就侵占一府之地,后来人族只剩下如今的小几十个府了。

        当然,也不是说现在人族就对兽族的灵湖境灵尊级强者毫无办法,只能任其乱来还不能抓起来。

        而是可以抓住以后让相应的兽族前来赎回,从而得到很多人族急需要的东西。

        而且,还可以与兽族交换人质,将人族被抓的的重要领袖交换回来。

        不过,那需要制伏兽族重要的,达到灵湖境灵尊级后期以上的关键成员才可以。

        只是,这一次却与以往大不一样,也不可以按照以往的情况进行处理,不然只会自招灾祸。

        暗夜王尊可是兽族的山老之一,且是极其重要的山老,已经不算是简单的灵湖境灵尊级强者了。

        以兽族骄傲放纵的性子,若是知道它们的山老被人族偷袭控制了,恐怕根本不可能赎回,也不可能交换人质。

        最大的可能反而是直接倾巢出动,将连带青石府在内的人族边界踏个粉碎,人族也一个不留!

        青石府不仅得不到半点儿好处,反而像是怀揣了一个定时**,处理不好,随时都有引爆的危险。

        “弦月你放心吧,还好这次来的是你师祖,倒也还有挽回的余地。”元尊者叹了口气,揉了揉发疼的脑袋说道。

        “那师父你一会儿准备?”李弦月试探性的问道,在这关键时刻,李弦月希望能帮到元尊者的忙。

        “狠狠的敲诈你师祖一笔,然后放它们走,把暗月幽灵狼截下泄愤!”元尊者说道,这一次却没有先考考李弦月。

        “啊!高!”李弦月先是被吓了一跳,咋在这个节骨眼上元尊者还想着要敲诈暗夜王尊一笔呢!

        转而,李弦月才意识到了元尊者的高明之处,处理的大巧若拙,最是再好不过。

        毕竟,狠狠敲诈暗夜王尊一笔,武院占便宜不说,也表明暗夜王尊被偷袭之事过去了,元尊者也不会泄露消息。

        而暗夜王尊带回了暗夜王虎也算是此行成功,自然也不会说出去丢面子,青石府也可转危为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