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爆】第105章 错步心法泄露之谜

        人族错步心法泄露之谜一直是人族最大的谜团之一,几可以与大陆上盗尊不知的身份之谜相提并论,因为对人族的影响太大了。

        一直以来,错步都是人族手中最重要的王牌之一,也是人族最重要的取胜之道。

        因为即使是面对同等级的十大主族成员,灵法方面有悬殊,人族有错步在手,也完全可以一战而不落下风。

        而面对弱一些的种族,人族有错步的优势,对手打不着,也可立于不败之地,强大的人族甚至可以凭错步越级战斗。

        人族也非常重视错步的传承,一般都是在彻底信任的前提下口口相传,师父传给徒弟,爹娘传给子女,也从来没有出过问题。

        而且除了人族两大灵宗保留有两份纸质版错步心法外,其他人族手里根本就没有纸质版。

        人族即使被俘,宁愿全死光也不会泄露错步心法,大陆万族想要弄到错步心法简直不能太难了!

        也因为此,兽族虽然专门弄出了化灵族,却因为没有错步心法而一般不会错步,导致每每暴露,占不到多少便宜却总吃亏。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三十多年前,那时,西北人族祖地雪灵宗的错步心法居然突然失踪了,错步心法也因此泄露了出去!

        从那以后,大陆万族虽然学习错步艰难,但人族的优势已经不在,人族想凭错步再占尽优势已经不可能了。

        必竟,大陆上各族精英太多,对一般生灵来说,即使有心法,学习错步依然很难,但对精英们来说就再简单不过了。

        人族在战力上,特别是在高端战力上,本就不突出,只是艰难维持,这下一来,人族立马就捉襟见肘了。

        尤其是兽族,得了错步心法泄露的便宜,大量的化灵族在专门学习错步之后得以顺利潜入人族,以至于最后到了彻底泛滥的程度。

        不用去证明都知道,人族的方方面面都潜藏了大量的化灵族,可化灵族也会错步,根本无法有效分辨,人族因此吃了太多的亏。

        要知道,在过去一万多年,化灵族即使潜入人族也要小心行事,甚至兽族不得不派精英化形专门潜入人族。

        但即使如此,兽族潜入的数量有限,行动也束手束脚,给人族造成的麻烦也远没有过去近三十年来的多。

        就说刺杀人族领袖及精英一项,近三十年兽族可谓猖狂之至,屡屡得手,以至于人族不得不时刻小心翼翼、处处提防。

        这在三十年以前是完全难以想象的,兽族敢刺杀就要做好同时送命的准备,除了灵湖境灵尊,绝大多数兽族都是有来无回。

        可以说,错步心法的泄露正是最近三十年来人族越来越弱的元凶,也正是它彻底改变了人族的面貌。

        人族也一直想搞清楚错步心法失踪之谜,但心法泄漏之后,偷盗之生灵却如人间消失一般,再无一点儿头绪。

        人族领袖们也有想过可能是盗尊不知的手笔,但是连盗尊不知是谁、又在哪里都不知道,只好不了了之。

        “是的,欸,雪灵宗错步心法的原稿就在那个小石屋里。”元尊者叹了口气说道。

        如今,错步心法泄露已成事实,大陆万族几乎人手一份,人族只能无奈咽下这巨大的苦果。

        好在,人族心境自强,近些年失去了错步的优势,人族精英们不得不加倍努力,倒也撑住了局势,没如兽族预测的那般彻底崩溃。

        “可恶的老头!我拍死你!”李弦月听到元尊者确认的话,立马暴走起来,拿出迷里厚背战刀就朝暗夜王尊的脑袋瓜子拍去。

        “弦月不要!它是山老,弄死了它,人族将有灭顶之灾!”元尊者死死拉住李弦月说道。

        李弦月狠狠的踹了暗夜王尊一脚,好一会儿,才安静了下来。

        “盗尊不知有句名言叫做贼不走空,我是担心它这次来武院所图非小,并不仅仅是救人啊。”

        元尊者满脸愁容的解释了自己的担忧,指着暗夜王尊说道,特意没有称呼暗夜王尊为李弦月的师祖,以免引起李弦月的不快。

        “师父,它来到武院肯定第一时间来刺杀你,然后趁乱盗窃才是最好的办法吧?不过,现在已经被你拍昏了。”

        李弦月冷静了下来,认真的做着分析,他心里明白,现在减少武院的损失才是最重要的。

        “弦月,你说的固然很对,这也是我第一时间直接拍昏它的原因,至少可以让它少一些偷盗的机会,减少武院的损失。”

        “可你还是小瞧了盗尊不知,它的偷盗方法是你不可想象的神奇,武院这次一定会丢失一些东西,而且我还有其他的担心。”

        元尊者听了李弦月的话点了点头,却依然愁眉不展,看得出他对暗夜王尊是打心眼里死死的防备着。

        “师父,你还在担心着什么?”李弦月甚是疑惑道,难道暗夜王尊还有其他的黑手!

        由于有着刀灵弦月的记忆,李弦月对两千年以前的很多事都知道一些内幕,可近几十年的事,李弦月就知道的太少了。

        “暗夜王尊除了盗尊不知这个不为人知的身份,和相比于令人胆寒的刺杀,它最出名的可是谋心啊!”

        “这些年来,它已经基本没有出手盗东西了,可它却别出心裁,将盗窃之法用在谋略上,自己戏称为偷心,大陆万族则说它是谋心。”

        “谋心的可怕之处既在于通透人心、根本躲不掉,只要被它盯上,最后总会走进它设计的圈套,就像撞上去送死一样。”

        “也可怕在于根本防不住,除非它的阴谋奏效,明明白白的显示在咱们的面前,不然咱们根本猜不到它会从哪里入手。”

        “咱们武院最重要的东西几乎都在我这儿,它来一趟,虽然肯定会损失些什么,倒也绝对不会到武院实在难以接受的程度。”

        “我最担心的是它又施展谋心之术,某些人会莫名其妙的中招,以至于等它走了,我们武院还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元尊者连珠炮般的解释了自己的担忧,也松了口气,自己一个人压着重担,身心别说有多难受了。

        “师父,一会儿我们盯着它离开,不给它随意施展的机会!”李弦月想了想,咬牙了咬牙说道。

        虽然谋心之术防不胜防,但李弦月想着,既然是谋略,总要有布局的时间,在搞不清楚的情况下,也只能这样加以限制了。

        “既然商量好了应对之策,那就把它弄醒吧,也是时候敲诈敲诈它,然后让他赶紧离开了!”

        元尊者点了点头,当下也的确只能这样做,剩下的,也只能等事情明了之后再见招拆招了。

        元尊者通入风灵之气仔细按摩并温养暗夜王尊的头部,两刻多钟后,暗夜王尊终于悠悠醒了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