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爆】第106章 敲诈暗夜王尊

        “哎呦喂,二坑,你真是狠啊,坑死你师父我了!”暗夜王尊摸了摸头上肿起来的大包,翻着白眼对元尊者说道。

        “师父,我不知道来的是您啊,不然……”元尊者假装赔礼到。

        “不然咋滴,跟拍老大一样,直接把为师拍成残废呀!?”暗夜王尊愤愤不平的说道。

        暗夜王尊又哪里不清楚呢!元尊者当时分明已经听清楚来的是它了,可还是狠狠的拍了它一顿。

        而且足足半个时辰都没有自然醒过来,要不是元尊者用风灵之气温养,还不知道啥时候才能醒的过来呢。

        想想它可是灵湖境灵尊级最顶峰的强者,结果却还是依然如此,可见元尊者拍它的时候下手有多重了。

        但它也感知到元尊者听清楚来的是它之后的确并未用全力,还用风灵之气帮它温养助它醒来,它也只能如此发发牢骚了。

        “弟子哪儿敢啊,这不一发现是您,赶紧带着弦月来补救嘛。”元尊者却未接话,反而狡猾的把李弦月搬了出来。

        “徒孙李弦月见过师祖。”这时,李弦月眼巴巴的望着暗夜王尊说到,元尊者也一副等待的表情。

        “呶,初次见面,这个储灵袋里的东西都还不错,送给你算是见面礼了。”

        暗夜王尊哪里还不明白呢,李弦月和元尊者这副做派分明是等着要见面礼呢!

        “弦月,跟我一起来的师叔呢?”暗夜王尊无奈,只好趁此机会先找到另外那个灵河境灵王级暗夜王虎再说。

        “师叔想要吃我,被我一刀拍死了。”李弦月晃了晃迷里厚背战刀说道。

        “果然跟二坑一样,弦月你也是狠人啊。”暗夜王尊撇撇嘴说道,只是如今那暗夜王虎已死,它也没辙了。

        “师父啊,你看我送给弦月的见面礼一刀能拍死一个灵河境灵王,弦月如今正缺资源成长,师父你再支援点儿?”

        元尊者不给暗夜王尊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免得李弦月吃亏,就把话转到了培养李弦月身上,好进一步找暗夜王尊要好处。

        “弦月如今都能杀死灵河境灵王了,有二坑你培养,为师放心得很,就不干预了吧。”

        此时,暗夜王尊哪里还不知道呢,元尊者和李弦月分明是在合伙洗劫它身上的好东西呢。

        “诶,师父啊,弦月如今连脉满境武王级都没到,又喜欢天南海北到处跑,这么弱真担心哪天被人撕了。”

        元尊者心里清楚暗夜王尊此时抱着能少出血就少出血的打算,于是紧紧跟了上去,不给暗夜王尊松口的机会。

        这时,暗夜王尊也看明白了,如今它落到了元尊者的手里,元尊者摆明了是想好好的敲诈它一笔。

        暗夜王尊都想趁机溜走了,武院可是元尊者的地盘,这里它会比较吃亏,很容易被元尊者吃的死死的。

        只是暗夜王尊却又发现元尊者离它只有一步之遥,一旦它隐身,元尊者可以立马把它逼出来,它根本就跑不了了。

        而且,李弦月分明就站在它的侧面,手里一直握着迷里厚背战刀,也是在防备着它会突然逃走。

        暗夜王尊可以想象一旦它准备逃走,李弦月肯定会立马挥出全力一击,能拍死灵河境灵王的一击也不是已经受伤的它能承受的了。

        “弦月,这个储灵袋里的都是好东西,对你大有好处,也送给你吧。”暗夜王尊咬咬牙,又递了一个储灵袋给李弦月。

        “谢谢师祖。”李弦月开心的说道,那储灵袋掂在手里不轻,一看东西就不少,李弦月是真的开心的不得了。

        “师父师父,我的呢我的呢!?”不等暗夜王尊松口气,元尊者又趁热打铁说道,双手早已伸出,一副也要要好处的样子。

        “二坑,你都打得过为师了,还想要啥?”暗夜王尊假装气愤的说道,心里却有些无奈,今天要亏大发了!

        “师父啊,弟子如今才灵湖境灵尊级初期,实在上不去了,太丢人了啊,师父您帮帮忙呗。”元尊者苦着一张脸说道。

        暗夜王尊恨恨的用手指着元尊者,傻子都看的出来,元尊者已经到了灵湖境灵尊级巅峰大圆满顶峰,与它已经差不了多少了。

        只是,暗夜王尊心里也清楚,如今它落在元尊者的手里,不给足好处肯定走不了,只好抖手也丢给了元尊者一个储灵袋。

        “二坑,既然收了好处,那就把你师侄放了吧!”暗夜王尊盯着元尊者,气就不打一出来,恶狠狠的说道。

        元尊者要的这个储灵袋里的东西已经是暗夜王尊身上明面上带的最好的东西了,一想起来,暗夜王尊就有些牙疼。

        “师侄?”元尊者诧异道。

        “就是一个多月前,弦月回武院时你们拿下的那个暗夜王虎,它是老大的小儿子。”

        “化灵族看不惯为师太护着你,故意挑拨,安排它来堵截弦月,却没想到中了弦月的计。”暗夜王尊解释道。

        “哈!老大的小儿子?难怪那么小就已经是灵河境灵王级顶峰了!”

        元尊者分明早有注意,这时却假装才刚意识到暗夜王虎在暗夜王族的身份肯定很高,搞不好就跟暗夜王尊有关。

        “嗯嗯,是的,那可是为师的亲孙子,你的亲师侄,二坑你就放了吧。”暗夜王尊迅速说道。

        此次来武院暗夜王尊没能救出暗夜王虎,现在至少表面上元尊者平白得了它的好处,正好可以提出把暗夜王虎放了。

        “师父啊,不是我不放,是人族有规矩,灵湖境灵尊都是要赎的,就别说灵河境灵王了,弟子不能擅放。”

        “再说,弟子也不敢啊,如果弟子就这么私自放了,人族肯定能查到弟子的不对,那弟子就有死无生了。”

        元尊者无奈的解释道,只是那讪讪伸出的双手出卖了他,元尊者分明是在进一步向暗夜王尊要好处呢!

        “给你!这些东西够了吧!”暗夜王尊咆哮道,如今它隐藏的储灵袋也被元尊者洗劫了出来。

        这个储灵袋里的东西,对它来说也是很重要的,暗夜王尊不禁有些心疼了。

        “谢谢师父咯!”元尊者微笑着说道,敲诈到了这里,大局基本已定,不会再出幺蛾子,元尊者松了一口气。

        暗夜王虎被放了出来,暗夜王尊缓了口气,就准备带着暗夜王虎赶紧离开武院这个是非之地。

        “师父,您好像还差我两个东西呀,不能走!”元尊者却突然说道,语气很是坚定。

        “二坑放心,除非被惹到,暗夜王族不会再主动动弦月一根寒毛,必竟,弦月也是为师的徒孙嘛。”

        暗夜王尊当然清楚元尊者说的意思,李弦月与兽族注定为敌,它不承诺不再伤害李弦月,今天也别想这么容易离开。

        “只是,为师身上实在没有带着的东西了,想给你也没有哇!”

        暗夜王尊一脸郁闷的说道,它明白,元尊者这是揪着它也被擒了不放,非要交了赎金才肯放它走。

        “师父,您就别骗弟子了,您灵界里还有东西呢!弟子刚才准头没摸好,要不再试一次?”

        元尊者知道暗夜王尊真正的好东西都放在灵界里,能不能敲诈到手就在此一举了,隐隐威胁起暗夜王尊来。

        暗夜王尊脚下一抖,差点摔了一跤,以它对元尊者的了解,元尊者还真敢再拍它一刀,把它和暗夜王虎再俘虏一遍!

        别看元尊者对它客客气气的,那都是想要好处呢!不按元尊者说得来,元尊者说翻脸就翻脸!

        君不见,元尊者小的时候将老大和师弟们都坑了个遍,老大至今都还有阴影,不敢来武院!可见一般。

        “这个储灵袋也给你,我们可以走了吧!”暗夜王尊的心情是彻底的坏了,这最后一个储灵袋里的东西对它也是很宝贵的呀!

        “谢谢师父,欢迎再来支援。”元尊者笑着与暗夜王尊挥手道别。

        暗夜王尊听了元尊者的话,气的狠狠剜了元尊者一眼,一扭头直接冲进了黑暗中,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弦月和元尊者紧盯着暗夜王尊和暗夜王虎离开,终于彻底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呼呼喘气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