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114章 成功救援

        虽然已经到了九号别室隔壁,伙伴们却并没有立马进入九号别室,出其不意的将小胖子的爹娘直接救出来,而是探听起了九号别室里的情况。

        “暗夜山老也真是的,非要和兽皇大人打赌说暗月幽灵狼会把这儿的消息泄露给元尊者,还说什么李弦月会来劫狱。”其中一个兽皇卫发牢骚道。

        “是啊是啊,我们已经在这里守了半个来月了,连李弦月的影子都没有看到,暗夜山老明显猜错了。”另一个兽皇卫也说道,语气里很是烦躁。

        “咱们可是兽皇大人的专属守卫,却被打发到这里来等什么李弦月,真不知道暗夜山老是怎么想的。”第一个兽皇卫又说道。

        “管他呢,等到后天一早连外面埋伏的大部队也会撤走,咱们也就解放了。”第二个兽皇卫又说道。

        “暗夜山老就是老了,我听说它去青石武院居然泄露了行踪,这次猜的也不对。”第一个兽皇卫压低声音道。

        “就是,要不是它,咱们也不用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执行任务!”听了第一个兽皇卫的话,第二个心态轻松一些的兽皇卫也发牢骚道。

        伙伴们听到两个兽皇卫的谈话,又纷纷向李弦月举起了大拇指,他们以为这都在李弦月的意料之中,殊不知其实李弦月也没想到会这么巧。

        后天一早正好是十天刚过,而武院潜藏的化灵族把消息传给兽族需要时间,伙伴们正好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小胖子的爹娘救出去!

        等到兽族反应过来,再来这里堵截伙伴们,伙伴们早就已经离开,兽族刚好踏到伙伴们准备的枯冥花汁液上。

        “既然埋伏的兽族会在后天一早撤走,那咱们就在后天一早进入别室内救出小胖子的爹娘。”

        “不过咱们需要注意的是埋伏的兽族离开之前应该会检查周围的情况,咱们必须把地道的入口隐藏起来,免得被巡查的兽族发现。”

        李弦月根据情况及时将营救时间从今天调整到了后天一早,又仔细排查了潜在的危险,然后对伙伴们说道。

        伙伴们本来觉得地道的入口离龙皇葬地有一段距离,又在山的背面,根本不会被兽族发现,就没当作一回事。

        现在李弦月提醒了伙伴们,伙伴们才意识到自己太大意了,很容易置同伴于危险之中。

        莫说埋伏的兽族离开之前肯定会巡查,就说伙伴们要在这里等待接近两天的时间,万一有兽族从入口附近经过,很容易就会发现异常。

        到时候伙伴们都在地道内,根本没有其他办法出去,还真会被兽族轻易的一锅端了,那伙伴们到时候肯定要哭死。

        伙伴们想到这里连忙蹑手蹑脚的来到地道入口,将地道入口附近地貌还原,又将入口堵上,只在草丛里留了通气孔,做到了万无一失。

        转眼就到了第三天早上,两个兽皇卫的确离开了,伙伴们也听到了埋伏的兽族大部队离开时乱糟糟的声音。

        这一天多伙伴们也没闲着,通过两个兽皇卫的行为,伙伴们判断出了小胖子的爹娘被关押的具体位置,并将地道打通到了那里。

        待到兽族大部队走远,听不到九号别室这里的异常了,伙伴们果断的打通了到九号别室的最后一段路。

        小胖子一个猛子钻了出去,昏暗的囚牢内,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两个骨瘦如柴的中年人族。

        他们的身形容貌与小胖子日思夜想的爹娘重合了起来,小胖子敢确信那就是他的爹娘没错!

        看到爹娘的样子,小胖子知道他们吃了很多苦,眼泪顿时汪汪的流了出来,却担心造成的动静太大而不敢出声。

        “小胖子,这里本来的守城兽族一会儿就到了,咱们需要速速离开!”

        小胖子刚又见到爹娘,这个时候催促有些残忍,只是多留一会儿,伙伴们的危险就会多上一分,李弦月只好硬着头皮催促道。

        昏暗的囚牢正好方便了李弦月的行动,待小胖子和爹娘出去后,李弦月将枯冥花的汁液洒在了地上,一寸地面都没有漏过。

        伙伴们又细心的还原了进囚牢的地下通道出口,还特意放了两个草人在囚牢里进行伪装,来尽量的拖延时间。

        待来到只容一人钻过的地方,伙伴们也将枯冥花的汁液在通道壁上细细的洒满了一片。

        特别是那座山上地道的入口,伪装之余,伙伴们还在附近洒满了枯冥花的汁液,整整两遍,一寸的土地都没落下。

        因为兽族发现伙伴们来过之后肯定会聚集到地道入口那里,从那里开始寻找伙伴们退走的走,进行追击。

        那时,只要来到这里的兽族,脚底板上肯定会沾上枯冥花汁液干燥后的颗粒,一旦碰到水或者出了一点汗,那它们就完了。

        至于说如果兽族发现的早,枯冥花的汁液还没有干,那只要踏上去,兽族也完了。

        不过,这个时候能看清楚了,伙伴们才发现枯冥花的汁液居然不是深红色的了,而是变成了无色,都一脸奇怪的看着李弦月。

        “这才是我送给兽族的大坑,我在枯冥花的汁液里加入了毒云丹,然后又加入了消颜丹,让枯冥花的汁液变成了无色。”

        李弦月翘着嘴唇解释道,他既然想给兽族来个大大的坑,又怎么会只是简简单单的根据颜色就很容易察觉到异常的枯冥花汁液呢!

        “狠!”听了李弦月的解释,伙伴们都异口同声的说道,连小胖子都在发抖,心里替兽族默哀。

        毒云丹并非自身有毒,而是很容易跟有毒的物质结合,将它们的毒性进行数倍到实数倍的提升。

        李弦月这么做,是根本就没给追击伙伴们的兽族留下存活的机会,以现在枯冥花汁液的毒性,兽族沾到肯定会有死无生。

        更可怕的是,本来枯冥花的汁液是有颜色的,无论干与不干,兽族吃了亏,还可以根据颜色进行防范,损失会小的多。

        现在李弦月将枯冥花的汁液变成了无色,伙伴们只需要在特定的位置撒满一地,兽族根本无法防备,死忙数量会翻倍增加!

        可以说,李弦月加的两种丹药会让枯冥花汁液的效果翻倍的增加,兽族想不死伤惨重也难了。

        “兄弟们,我估摸着兽族吃了亏以后还会继续追击咱们,直到吃了五六次亏才会开始退却,咱们就布置八大块吧,让兽族吃亏吃个够!”

        伙伴们依照李弦月的计谋,离开那座山以后,每隔一段路就给兽族留下一段清晰而明显痕迹,让兽族不舍得放弃追击伙伴们。

        然后再随机选一段上好的路程,细细的洒上一片无色的枯冥花汁液,宽度和长度都管够,保准把兽族坑个半死!

        一路下来,这样的路程伙伴们已经布置五六处,离那座山也已经有二十多里地了,李弦月却告诉伙伴们要再布置三处。

        “弦月师兄,你这是想让追击的兽族死绝啊。”韩嘉调笑道,自离开雪漠郡城来到青石武院,他好久都没这么轻松过了。

        “我估摸着它们到这里就已经死绝了,剩下的三处是让它们再死一次,嘿嘿。”李弦月坏笑道,伙伴们也跟着傻笑了起来。

        依照李弦月月的计划,伙伴们又布置了三处地方,然后就向来时一样彻底潜藏起了痕迹,消失在了茫茫的天罗大森林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