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129章 烈火炼石心

        “小家伙,快告诉我,你觉得应该怎么炼心!”

        兴许是火炎灵石秦战生说了半天说累了,倒是突然请教起李弦月来,只是语气里架子还是很大,倒像是在要求人。

        李弦月听到这话就明白了火炎灵石秦战生分明是要突破到培灵境了,却卡在了炼心这一关,迟迟过不去。

        而秦战生也的确不是赤炎山上的一块火炎灵石产生的圣灵,而是偷偷来到赤炎山寻找炼心机会的石族皇族!

        石族与人族的修炼并不一样,他们不仅要贯通石体中的主经脉和小经脉,使自己可以进行灵级修炼。

        还需要炼成石族之心,从而成为真正的生灵,才可以顺利突破到培灵境,而不受到石身的限制。

        石族体壳坚固,经脉也极其坚韧,而且能产生圣灵的石族经脉中的杂质也极少,贯通起主经脉和小经脉来再容易不过。

        因而很容易突破到脉满境武王级巅峰大圆满顶峰,只需再炼成石族之心就可以很容易的突破到培灵境。

        炼石族之心说容易倒也容易,可找不到路却也千难万难,卡上好几年都是常事。

        而火炎灵石秦战生所说的炼心也就是炼石族之心,看它的迫切模样,应该已经卡了许久了,却总也找不到路。

        “你这么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不明真心之意,能炼心才怪!”李弦月撇撇嘴道。

        “这秦战生,一直把自己当作一块通灵的石头,从来没把自己当做有心的生灵,不知道心为何物,还想炼心!”李弦月默默嘲笑道。

        李弦月自能修武之后,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生灵压制的这么惨,即使是元尊者,以前也只是偶尔作弄他,从未如这般。

        秦战生一刻不停的说弄了李弦月半个多时辰,李弦月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怨气,此时终于好受了些。

        “真心之意?什么是真心之意!?”秦战生迷茫道,又似乎看到了一点儿突破的曙光。

        李弦月刻意想让秦战生吃会儿瘪就没有立即回答它的话,却没想到它却立马萎靡了下来。

        “请你告诉我一下什么是真心之意呗?”秦战生有些哀求的请求道。

        李弦月没想到秦战生为了把握住突破的机会居然会压抑自己的性格,向他哀求,李弦月被触动了。

        要知道天灵大陆第一个灵海境灵皇级大能可是石族先祖朕皇,也是因为朕皇的贡献,大陆上才有了灵海境灵皇。

        石族一直认为自己是大陆万族的恩人,对待万族生灵都是掌握主动权,鼻孔朝在天上,从不平等待人。

        就像秦战生一开始一样,称呼李弦月叫小家伙,话里话外都是傲气,哀求实在不是一件常见的事情。

        李弦月又想到自己曾经不能修武,倒也体谅秦战生的难处,就没再吊着它的胃口,而是仔细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们石族虽然是各类灵石诞生了圣灵,已经算是生灵了,可你们却没有生灵的情感。”

        “这就是你们突破到培灵境时需要炼心成为真正的生灵的原因,你们缺的是心,也是情感。”

        “而你的难题在于你不知道心为何物,也不知道要炼什么样的心才是契合你的,帮助你的未来走的更远。”

        既然决定了要帮秦战生解决它的难题,李弦月就仔细的分析道,这次是真的尽了全力。

        “是啊,是啊。”秦战生忙不停的点了点头,眼睛里也冒出了灿烂的光,不过它倒也克制,并未催促李弦月。

        “真心之意就是你想炼什么样的心,或者说你将来想成为什么样的生灵,以什么样的状态活着。”

        “你最在乎的是什么,你最想要又是什么,或者是你最羡慕什么样的生灵,你便炼什么样的心。”

        “最重要的是你炼的心要有情感,要有活力,可以支撑你的信念,这样的心,无论多久,都可以助你前行。”

        “前面的你走错了,你误以为只要不断的用火灵之气熬炼身体,就可以顺利的炼心突破到培灵境。”

        “可你炼的心并没有情感,也没有活力,你并没有从心里改变,自然炼不出真正的石族之心,也突破不到培灵境。”

        李弦月不仅告诉了秦战生什么是真心之意,还帮它分析了它以前的错误,希望可以帮到它顺利炼心走出阴霾。

        “情感么?”秦战生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现在的它的确还弄不清自己的情感到底是什么。

        李弦月见秦战生心思不在他的身上,准备溜之大吉,必竟,可是他把秦战生抖落到了赤火渊中。

        秦战生明显还因此受了重伤,李弦月已经确定他是石族皇族了,担心大祸临头,还是先溜再说。

        “小家伙,你可害惨我了,别想这么容易逃跑,先教会我炼心再说!”秦战生的声音却悠悠传来。

        李弦月明白秦战生这是黏上自己了,已经跑不掉了,只好把它轻轻拿起放到了随身的储灵袋中。

        “石族秦战生?那不是拓皇最喜爱的太子嘛!”小镇安榻的店主惊奇的说道,不明白李弦月为何会突然提起。

        “啊!”李弦月如遭雷击,手都抖了起来,秦战生可是就在他的储灵袋里呀,李弦月明白这次是难以善了了。

        接下来几天,李弦月只好老老实实的陪着秦战生到赤火渊里用烈火熬炼石族之心,盼望着成功之后它会离开。

        为了让它早日成功,李弦月特意向它介绍了大陆万族的各种情感,以供它选择出它最喜欢的那种。

        可是秦战生却一直摇头,还是不知道到底应该选哪一种,李弦月只好焦急的等待着。

        某一日,秦战生瞅了瞅李弦月和不远处一直守着李弦月、不愿离开的伙伴们,似乎终于做出了最后的选择。

        不多一会儿,火炎灵石内的火红之色就像内部集中而去,而李弦月也隐约听到了心跳之声。

        李弦月并不知道的是就是在他焦急等待的时候,秦战生做出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选择,最后成为了石族战皇!

        第二天,火炎灵石上的两道裂痕就消失了,还疯狂的吸纳四周的火灵之气,而火炎灵石中的心跳之声也随之越发大了。

        “洛裳,要记得我俩的一战呦!”秦战生说完就踏入阵法之中破空离开了赤炎山。

        李弦月松了一口气,却又有些头疼起来,今天少年秦战生顺利突破到了培灵境,却非要他答应将来陪它一战,不然就不离开。

        李弦月为了赶紧送走这尊瘟神,只好无奈答应了它的要求,可是一想到它烈火炼石心时吸纳的海量火灵之气,心里就凉了半截。

        “欸,好不容易送走了一只瘟虫,却变成了一个大变态的挑战。”李弦月哀伤的叹息道,感觉自己悲催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