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130章 李变态的誓言

        待秦战生离开了火镇,李弦月确定伙伴们转危为安之后,才将自己遇到秦战生的事告诉了伙伴们,伙伴们也被吓得满头是汗。

        要知道,李弦月可是一不小心将秦战生抖落到了赤火渊里,害的它差点儿石身爆裂而死,它也因此黏上了李弦月。

        秦战生必竟是石族拓皇最喜爱的太子,李弦月若不把它照顾好,石身恢复如初,那伙伴们以后肯定要遭受石族的追杀。

        可石族太过高傲,历来不多看人族一眼,两万年来兽族多次血腥抢夺人族得到的皇灵印,也是在石族的默许之下才得以实施。

        人族领袖们也明白石族并不是想与人族为敌,而只是单纯的瞧不起人族,觉得没有伸出手阻止兽族的必要。

        同时,也是愤恨于人族的皇灵印可以在自己族内传承的特权绕开了它们,这才默许了兽族违规的动作。

        可两万年来,人族因为石族的漠视而丧失了数次出现灵海境灵皇级大能的机会,可以说兽族和冰雪灵族是凶手,石族是帮凶!

        还有太多因此而带来的血腥和绝望也让人族对石族意见很大,但凡遇到石族,虽不能杀,却也必定会想尽办法逼其离开。

        现在李弦月是了结了恩怨,却也顺利帮助秦战生突破到了培灵境,身为人族,却帮了石族大忙,自己心里的一关就过不去。

        而且,一旦火镇上的人们知道了李弦月做的事,以他们对石族的厌恶,也会再度改变对伙伴们的看法。

        恐怕,不仅先前对李弦月去无痕洞礼敬姬默刀主的善意会化为流水,伙伴们也会被逐出火镇,禁止再来。

        伙伴们以后去人族其他区域游历,本身就会被当做其他万族生灵,也还会因为此事被异眼相看,游历也会难上很多。

        可李弦月有啥办法呢,既然碰上了秦战生,本身就会变成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儿,想万全很难。

        石族历来只会成全自己,已经养成了习惯,想让它们为别人考虑,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就像李弦月本身是被秦战生突然说话吓到了,才一不小心把它抖落到了赤火渊里,也不完全是李弦月的责任。

        而且李弦月好心的把秦战生救出赤火渊,又指点其炼石族之心,也算是帮了它不少忙。

        这倒也没什么,必竟是李弦月把它抖落到了赤火渊里,既是帮忙,也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

        可秦战生已经得到了炼心的精要却还是死死揪着李弦月不放,非要李弦月时刻陪伴在它身边,解答它的疑惑。

        最后它倒是炼出了石族之心,顺利突破到了培灵境,脱离了苦海,却给李弦月留下了一个大难题,以后都要受到影响。

        而且如今看来,秦战生所谓的大礼物根本就是李弦月答应了与它一战,它就饶了李弦月对它的冒犯。

        不然既然说好的要送李弦月大礼物,秦战生也不会在乎一点东西,却一直到走都没有再提,可见的确如此。

        在秦战生心底,它一直只在乎自己的需要,从未想过李弦月是出门游历学习,也需要它的成全,才能更加顺利。

        “诶,我也真是倒霉透了!”李弦月哀叹道。

        伙伴们炼体都取得了不错的成果,傻二也已经突破到了灵溪境灵者级后期,不可谓不快,可伙伴们却显得很是愁云惨淡。

        伙伴们也还担心秦战生要求等它突破到灵河境灵王级以后李弦月要陪它一战,才可以彻底了结被抖落到赤火渊里的事。

        秦战生可是先一步突破到了培灵境,且还有石族的全力培养,而李弦月现在只能靠自己,很有可能会迎来惨败。

        到时,秦战生的盛名进一步天下皆知,李弦月却会跌入人生的低谷,再难以爬起来。

        而且李弦月帮它的事也会随之传遍天下,李弦月会成为笑话,一个再悲惨不过、还惹了石族太子的可怜的弱者。

        人族也会误以为就是李弦月帮的秦战生,让成了气候,而不知道李弦月是被它逼迫的,因而会对李弦月有意见。

        必竟火镇上的人们待伙伴们不可谓不好,可李弦月却在火镇帮了秦战生大忙,而不是告知火镇上的人们,实在说不过去。

        “大哥,你可是变态,一定能打赢秦战生那个混蛋!”傻二见伙伴们有些沉闷,于是特意开玩笑道。

        伙伴们诧异的看了看傻二,又看了看李弦月,却都慎重的点了点头,眼神里也恢复了光彩。

        “我是变态!?”李弦月指了指自己愕然的问道,在他心里,秦战生才是变态!吸收了海量火灵之气的大变态!

        “是啊,弦月师兄,你也不想想,你可是人族的英才,才半年多就到了脉满境武王级,错步也达到了幻影级水准,还是三星药师。”

        “论战力,同级几乎无敌,早在南营还是脉圆境大武师时就力拼灵溪境灵者级大圆满的战斗灵狼,在绝境中救下了我们。”

        “论谋略,你把暗夜王尊都耍的团团转,让它在龙皇葬地下了个套,却啥用都没有起到,兽族反而因此损失惨重。”

        “弦月师兄你可是全面发展,进度又快又稳,战力还奇高,在我眼里,弦月师兄你就是个变态!”

        小胖子知道在这里的伙伴都是自己人,绝不会有人泄露李弦月的秘密,于是也没藏着掖着,仔细分析后说道。

        “弦月哥哥,你一直在埋头往前冲,从没有仔细注意过外面世界的情况,事实上在中州像弦月哥哥这样的变态也不多。”

        “别的不说,就说仅仅大半年时间从无到有突破到脉满境武王级,弦月哥哥,小花可是花了好几年。”小花也跟着说道。

        “最关键的是,大哥可是让我这样一个又傻又二的蠢家伙愣生生突破到了培灵境,创造了历史,不是大变态是啥!”

        傻二又调笑着说道,伙伴们听了傻二听起来有些别扭的话,也笑了起来,不再对李弦月毫无信心了。

        因为他们发现,李弦月的确就是个变态,只要倾尽全力让他强大起来,未尝就没有与秦战生的一战之力!

        至少,如果李弦月以目前的修武进度稳步前进,与秦战生的修炼等级就会慢慢缩小,甚至到最后没有差别!

        当然,前提是李弦月在脉满境武王级待的时间不长,快速突破到培灵境,不然,与秦战生的修炼等级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我要每天都进步,把秦战生锤成一头猪!”李弦月点了点头发狠道。

        伙伴们都向李弦月举起了大拇指,盛赞李弦月实在是太狠了,不过伙伴们却都开心的笑了起来。

        要知道脉满境武王级以上的猪被称为彘,是兽族种族之一,只有在脉满境武王级以下的猪才被真的称为猪。

        伙伴们明白李弦月这是要下狠手了,准备把秦战生狠狠打一顿,直到秦战生连彘都不如,又怎么能不开心呢。

        “肯定是洛裳那个变态在想办法对付我,不然绝不会如此胆战心惊!”

        秦战生正在回石族的路上,却忽然全身发冷般的抖了两抖,然后大有深意的看着火镇的方向说道。

        其实,在秦战生眼里李弦月也是个变态,它是修炼火灵之气的石族,准备好了之后才敢去赤火渊里炼石族之心。

        可秦战生却知道李弦月几乎什么都没有准备,就凭着单薄的血肉之躯,愣是下到了赤火渊的中部往下,还没有受伤。

        一方面说明李弦月的炼体已经卓有成效,另一方面也说明李弦月的生灵之气浑厚坚韧,不然根本扛不住那里火灵之气。

        而能够抗住赤火渊中部往下的火灵之气的侵袭,已经足矣证明李弦月的生灵之气比它吸收的火灵之气的量还要多,还要坚韧。

        秦战生还是第一次遇到李弦月这样的变态,因此才迫切的想突破到灵河境灵王级以后与李弦月一战,以检验修炼成果。

        只是,习惯了怎么做事的它并没有意识到它的做事方式简单直接,最方便自己,却给李弦月和伙伴们留下了**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