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136章 生灵宝地

        “原来这里是生灵宝地呀!”李弦月一拍额头,想起来了姬默刀主的一段记忆。

        那是在姬默刀主去灵皇祖地之前十多年,他不知道自己去灵皇祖地能否成功成为灵海境灵皇级大能,恢复人族的荣耀。

        准确的说,之前的八代弦月刀主都没有取得成功,让姬默刀主明白成功的机会并不大,必须要给后来人留下崛起的机会。

        于是从那时起,姬默刀主就像往代刀主一样整合了自己手头的资源,留下了十多个宝地给下一任刀主。

        而生灵宝地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是姬默刀主专门为下一任刀主武级修炼准备的好地方。

        石心古树树心中的知心草也不是自己长的,而是姬默刀主特意留下的种子,随着时间推移,被树心中的土壤掩埋,得以生根发芽。

        那样直到某一不确定的时刻,周围的生灵之气突然慢慢变得浓厚,人们能猜到有宝物,却想不到是姬墨刀主特意留的,也不会引起兽族的怀疑。

        而且地方是在隐蔽的石心古树中,就算被潜藏的化灵族注意到了,也根本找不到,可以一直等到刀灵弦月带着下一任刀主来到。

        那时,下一任刀主有了这个极其隐蔽而生灵之气又极其充沛的地方,可以放心的修炼,一直用到突破到培灵境。

        但是姬默刀主却没想到在灵皇祖地时兽族和冰雪灵族的准皇居然将弦月刀主封印在了灵骨禁区,他也身亡了。

        一千多年前,一直到灵皇祖地开启,弦月战刀也没有露面,那时候根本就没有出现弦月刀主,这个生灵宝地也就没有用上。

        一直到现在,李弦月莫名得到了几乎朽坏了的弦月战刀和历代刀主的记忆,成为了弦月刀主。

        而傻二发现了这里有上好的灵药,又恰好被有历代刀主记忆的李弦月找到了石心古树,既而认出了这个生灵宝地。

        不过,却已经足足过去了三千多年,这三千多年,知心草枯萎了又繁荣都不知道有多少代了。

        而且现在伙伴们有数人都在,石心古树根本容不下,四周还有许多人,明显也被其他人甚至被潜藏的化灵族发现了。

        这么好的地儿,潜藏的化灵族也不知道所谓的小公子就是又坑又狠的李弦月,心里会害怕,晚上肯定会来抢夺或者毁坏。

        李弦月和伙伴们根本没有时间没有机会再留在这里修武,只能选择带走知心草,然后离开。

        好在的是,近些年知心草正好发芽成长,得以顺利被傻二发现,李弦月和伙伴们也在这片区域修炼了三个月,进度斐然。

        伙伴们带走这些知心草也能转卖给附近的药阁,换到不少修炼的药丸,姬默刀主的苦心安排也算是起到了不错的作用。

        三千多年时过境迁,沧海桑田,虽然李弦月也知道附近有姬默刀主留下的生灵宝地,但想着时间太久,有用的东西应该都没用了。

        而且地形变化太多,甚至石心古树都会被土壤掩埋,根本难以找到,这也是李弦月没有去找,而且一开始见到石心古树也没有认出来的原因。

        现在还是意外被李弦月找到了,而且知心草还在,也起到了效果,算是本来就有却也意外的意外之喜了。

        李弦月又按照记忆中的位置在石心古树的内壁上打开了几个空格,那些地方都是姬默刀主存放留给下任刀主的宝物的地方。

        空格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被挖出来的空荡荡的空格证明了姬默刀主的确往里面放过东西,如李弦月记忆里呈现的一样。

        虽然李弦月知道姬默刀主特意留下了几个宝贝,其中还有一把贵重的灵器小刀,准备留给下任刀主防身用。

        而且还特意都被放在生灵之树做的木盒里,最后又被专门放置在石心古树内壁的空格里,可以说是上了一层又一层保险,就为了传到下一任刀主手里。

        可一千多年前下任刀主并未如他所想的出现,而三千多年时间又太长了,长到生灵之树做的木盒都朽为了飞灰,一件宝贝都没有留下。

        这些李弦月早就意料到了,虽然没有找到新的宝贝,但心里却也没有遗憾,只能说时间磨灭了太多的东西。

        而且伙伴们已经受到了姬默刀主的布置遗留的恩惠,李弦月的心里充满了对姬默刀主的感激。

        李弦月采集完了知心草就与伙伴们汇合了,准备再一起转转,看看周围还能不能找到其他的灵药。

        “不对呀!那种感觉不对!”李弦月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忙向石心古树飞奔而去,以至于差点儿跌倒在了地上。

        “我怎么会有一种多年之后重见旧物,一切均已不在的忧伤之感呢?”李弦月呆呆的坐在石心古树里,仔细体会着刚来这里时的感受。

        “我以前可从来都没有来过这里呀,按说,即使有历代刀主的记忆,可我毕竟没有来过,根本不应该有那种通透的熟悉感。”

        “而且,一直以来,由于时间相隔太久,我对历代刀主遗留宝物的期盼之心本也不大,也根本不会失落。”李弦月在心里默默分析到。

        “对了,那种失落,那种失落,更像是刀灵弦月重游故地的哀伤与失落之感!”李弦月突然圆睁大眼意识到了关键。

        “对了,上一次,谁教我的怎么安慰小花,现在连我都觉得自己当时做的太合适了,就像深谙小花的心思一样,可我根本就不懂小花。”

        “而且当时,那种方法突然浮上心头,就像脑海里有个人告诉我该怎么做一样,然后我就那么做了,我自己想不到,那又是谁在教我?”

        李弦月又回忆了一下游历学习之后的经历,居然发现送小花礼物那天,自己的做法深究起来,也很有一些不对。

        李弦月又尝试着呼唤了几下刀灵弦月,若是找到刀灵弦月,那就是刀灵弦月的原因,他还是石镇李家村的李弦月,可李弦月还是没得到半点儿回音。

        “难道我真的是刀灵弦月?或者说刀灵弦月就在我的灵魂里?”李弦月拿头撞了几下石心古树内壁,仅凭这些证据他还是无法确定自己到底是谁。

        “看来是到了修炼锐魂决的时候了,希望灵魂强大之后,我能弄清楚我到底是谁!”

        实在没有更多的证据,李弦月只好收拾心情一脸欢笑的再次离开了石心古树,找到了伙伴们。

        此时,伙伴们已经寻找灵药结束,不过这里灵药稀少,伙伴们也只找到了两株刚到灵药级别的药草。

        但此行伙伴们的收获已经足够大了,心里也都很满足,一脸欢笑的准备离开这里,不过这时却被一只漂亮的鸟族拦住了去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