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140章 路遇抢劫

        “少爷,这方法安全多了呀!”清晨的山路上,伙伴们不停的赶着路,这才明白了李弦月决定去花依族的原因。

        “我们要当时就直接离开,行踪就会在有心生灵的眼皮子底下,它们大可以趁着我们还没到林镇药阁就截下我们,到时,我们藏都藏不住。”

        “而如果我们去了花依族,不仅我们有了喘息之机,也让有心思的生灵摸不到我们的打算,我们就可以掌握主动权。”

        “如今,半月已过,想必它们的监视应该放松了许多,甚至只是顺带着在看,不会如那时候一天到晚都盯着我们。”

        “现在,我们突然一大早就从花依族离开了,等到它们反应过来,我们差不多都快到了。”

        “虽然,我们不怕麻烦,一般的拦路抢劫也不怕,不过出门在外,还是能少些麻烦就少些麻烦为好。”

        “再说,花依族一直是人族最好的朋友之一,大长老好心帮助,热情邀请,我们当然也需要去拜访一下。”

        李弦月耐心的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了伙伴们听,伙伴们都点了点头,虽然伙伴们也想到了关键,却没有李弦月思虑的这么周全。

        “洛裳少爷,你想太多了,我们一直都在等你,从未离开,老老实实把知心草的种子交出来吧!”

        忽然,前方的树林里,十几个高大的人影走了出来,不一会儿就将伙伴们团团围在了中间,摆明了不会放过伙伴们。

        “北方冰原上的种族?”李弦月被说的一愣,没想到居然有家伙能耐心的一直等到现在,一天到晚都在等待着伙伴们走出花依族。

        不过转念一想,李弦月就明白了它们的来历,也明白了它们的迫切和耐心,对知心草种子的极端渴望。

        北方冰原上除了冰雪灵族还有着其他大大小小的种族,它们都面临着同一种困境:冰原上生灵之气稀薄,蕴脉境修武极其艰难。

        如冰雪灵族一样的主族和其他大族家大业大,这个难题自然难不住它们,甚至于,它们的修武条件比人族都要好十倍百倍。

        但那些中小族群可没有那样的待遇,又和人族一样不得不重视蕴脉境修武,为将来培灵境的修炼做好准备,因此要吃很多苦头。

        而知心草则可以完美解决这个难题,那些中小族群只需要悄悄选好一块密地,然后培植知心草的种子创造一个修武宝地就可。

        不过北方冰原上的情况时时刻刻都被冰雪灵族和其他的大族盯着,它们根本没有机会秘密寻到知心草的种子。

        半个月前,弄清楚了伙伴们居然找到了知心草,猜到伙伴们手中肯定会有知心草的种子,一份种子就是一个修武的宝地,从此族群的未来有望。

        可是伙伴们居然被花依族的大长老邀请去了花依族,它们又绝不能放弃知心草的种子,因而才眼巴巴没日没夜的等到了现在。

        它们的遭遇和苦难的境况李弦月理解,可跟着冰雪灵族和其他大族侵袭人族边境,杀人夺物,也是它们做的最凶。

        就如同现在,伙伴们被拦截在这里,它们想到的就是抢夺,然后冷酷的杀掉伙伴们,没有一丝活路。

        其实,如果它们想真诚的交易,从李弦月的手里买走一些知心草的种子,李弦月答应它们的要求也无不可。

        可北方冰原上的种族,从来只知道冷酷无情的满足自己的需要,至于与人交易,不如做无本买卖来的痛快!

        “我再说一遍,把知心草的种子全部交出来!”那个貌似领头的生灵却没有回答李弦月的问题,而是冷冰冰的说道,不带一丝感情。

        李弦月信誓旦旦的扫了一圈包围伙伴们的冰原生灵,管都没管那领头的冰原生灵的话,就像也没听到一样。

        领头的冰原生灵心里很是不快,弱小的伙伴们居然敢蔑视它说的话,就放开了自己灵江境灵师级巅峰大圆满的气势。

        其他的冰原生灵也紧跟着包围了上来,将包围圈缩小了一半,还都放开了自身的气势,希望伙伴们认清形势。

        “十三个……灵溪境灵者,四个………灵江境灵师,好家伙,够灭我们……好几回了。”李弦月假装脸色都变了,结结巴巴的说道。

        “交出来!”那领头的冰原生灵一杆石枪遥遥指着李弦月,仿佛下一秒就会狠狠的插在李弦月的胸膛上。

        “还好来的还算及时,不然再过一会儿他们就真的完蛋了,那样可是我害了这几个好孩子啊!”

        远处,花依族大长老花依明清正在狂奔而来,当远远看到伙伴们还在和抢夺的生灵们对峙,终于放心了下来。

        “焱清!”李弦月也是怒了,这些冰原生灵还真是自私自利,冷酷无情到了极点,那就一把火都烧掉吧!

        焱清是傻二的新名字,傻二听到李弦月叫他就明白了李弦月的打算,于是淡定的像领头的冰原生灵走去。

        那领头的冰原生灵见到李弦月居然不怕,反而是傻二一脸轻松的走了出来,愣了一会儿,眯起眼睛来,然后狠狠一枪就像傻二头上戳去。

        李弦月肩头的小鸟,领头的冰原生灵是知道的,也就是一个灵溪境灵者级后期的小修者,在它看来,一枪就足够了。

        别看那只是简单的一枪,领头的冰原生灵可是尽了全力,意图直接干掉傻二给伙伴们一个下马威。

        锐利的枪尖轻松的划破了空气,一圈圈空气流就像波纹一样迅速的向远处扩散而去,不会儿枪尖就到了傻二的头顶。

        傻二见此直接张嘴喷出了一大团火炎,也迅速向领头的冰原生灵砸去,那领头的冰原生灵看到,嘲弄的一笑,一挥手就准备把火炎弹飞。

        只是那领头的冰原生灵却没有弹到飞来的火炎,那火炎扭了个身儿就猛的砸向了它的胸膛。

        那领头的冰原生灵被砸的倒退了好几步,嘴里也猛的吐了一大口血,望着烧焦的胸口,它变的疑惑起来。

        它又哪里知道呢,傻二可是走上了修炼武之极路的生灵,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个普通的灵溪境灵者级后期的小修者,吃个大亏也就不奇怪了。

        这边傻二却没有停下,而是连一个直一个砸了好几十团火炎出去,基本上每一个冰原生灵都被赏了四五个。

        那领头的冰原生灵见此猛的睁大了眼睛,意识到自己失策了,刚准备转身就跑,五六团火炎就又狠狠砸在了它的身上,它的全身都燃烧了起来。

        不一会儿,周围的地上就只剩下了十几团水,十七个冰原生灵一个都没有逃脱,都被傻二干掉了。

        花依族的大长老花依明清刚刚奔到近前狠狠的一愣,有些迷茫怎么才刚一会儿这里就结束了。

        他刚刚疯狂赶路怕到迟了救不下伙伴们,就并没有注意这里,只是地上明显的十几团水让他知道他的猜测都是对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