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144章 元极坑尊?

        不过,青石府和流云府的救援毕竟还没有来,各族修者还需要抗下诸族联盟的几波攻击,才有等到救援的机会。

        诸族联盟也知道现在留给它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乱七八糟的争吵了一阵之后,它们居然决定压上所有,企图一波推平。

        诸族联盟的所有成员都动了起来,组成了一片修者的洪流,想把各族修者和花依族的领地彻底淹没掉来。

        各族修者的心里冰凉冰凉的,如今这边已经很是势弱,诸族联盟的这种打法,就算各族修者没死的都上也扛不住多久。

        各族修者终于产生了震荡,有一些弱小的修者被诸族联盟的场面吓破了胆,觉得留下来只有死亡一途,于是选择了退却。

        大长老花依明清没说什么,那些修者也是在这里抛头颅洒热血的战友,只是不想死在这里,他的心里很是理解。

        花依明清将花依族仅剩的铭花晶石送给了它们每人一块,并告诉它们那是花依族的信物。

        花依明清以花依族大长老的身份承诺若今天花依族能存活下来,来日它们随时可以凭着铭花晶石来让花依族帮忙,花依族绝不推卸。

        很多修者接过铭花晶石就离开了,不过也有一些本来准备走的修者最终被感动的留了下来,而它们都准备和诸族联盟玩儿命。

        天色又昏暗了下来,天上地下都是诸族联盟的修者,留下来的各族修者也紧紧咬着牙齿冲了上去。

        一时间,拳拳到肉的声音响起,整片战场上都是受伤的修者痛苦的**声,天空上各色灵气团乱七八糟的飞来飞去,倒也照亮了那有些昏暗的天空。

        转眼之间,各族修者已经坚持了半个时辰,这半个时辰来,诸族联盟就算损失再大也还是死战不退,战势陷入了焦灼之中。

        远处,流云府的修者终于到了,正在极速向战场冲来,看的出来一直赶路很是疲惫,可他们在看到诸族联盟修者之后,还是直接加入到了战斗之中。

        “住手!”流云府的焦玉梁焦尊者凌空大声喊道,希望诸族联盟可以止战,放弃心中的贪恋,迅速退走。

        各族修者已经坚持了太久,到了崩溃的边缘,焦尊者明白战斗多持续一刻,各族修者就要损失很多,当下必须立即止战以救下它们。

        “玉梁灵尊,你的份量还不够呦!”诸族联盟的灵湖境灵尊却没有停战的意思,而是调笑着说道。

        各族修者依言止战,诸族联盟修者却趁势进攻,给各族修者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各族修者又恶狠狠的猛扑了上去。

        “那我呢?份量如何?”突然,一个轻飘飘的声音说道,只是那话语里,分明是瞧不起诸族联盟的那帮家伙!

        李弦月艰难的抬头看了看那一步步轻巧的走上天空的身影,还有那身影旁边跟他本来模样一样的少年,李弦月眼睛湿润了,也傻笑了起来。

        “撤……撤!快撤!”

        诸族联盟的灵湖境灵尊级强者疯狂嘶吼到,它们认出了元尊者和李弦月,也知道就是这师徒两个大坑把兽族坑的很惨。

        各族修者浑身瘫软的直接躺在了地上,又意识到机会难得,就挣扎着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向诸族联盟的修者追杀而去。

        “回来吧。”元尊者有些哀伤的说道,各族修者太惨了,现在他们最需要的是休息。

        各族修者听完又跌落在了地上,一个个死死盯着诸族联盟的修者,既而又坚持不住昏死了过去,只有少数灵河境灵王级以上的修者还在苦苦坚持,想等个结果。

        “元极坑尊!”诸族联盟的灵湖境灵尊咬着牙恨恨的说道,其实它们本身也很多都被元尊者坑过,刻骨铭心。

        “滚出人族疆域,此生不准再次踏足!不然,来一个我坑死一个,嘿嘿!”

        元尊者看着血淋淋的惨状,严厉的说道,特别是最后一句话,语调有些奇怪,但谁都听得出来,元尊者暴怒了。

        诸族联盟的灵湖境灵尊眯起眼睛却陷入了沉默,它们心里明白元尊者的确做得到,而且很有可能结果会比被坑死更严重。

        诸族联盟最后还是退走了,它们知道青石府和流云府的到来已经意味着它们此次不能再推平花依族了。

        不过诸族联盟倒也没有沮丧,必竟此次花依族和人族三镇损失惨重,它们本来想削弱人族实力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元尊者和焦尊者监督着诸族联盟修者一直到它们退出了人族疆域,然后就离开了,看都没看李弦月和伙伴们一眼。

        至于留下来的各族修者,它们都得到了人族专门给它们的金纹记事铭牌,可以无偿让人族帮他们三件大忙,还有每人一件灵器。

        三天后,李弦月才醒了过来,花依族又重建了木屋,不过却不是在第一个小峡谷里了,那里还需要很久才能再次居住。

        “元极坑尊?倒是比元极灵尊恰当多了。”李弦月想到迷糊中诸族联盟的灵湖境灵尊称呼元尊者的叫法就笑了起来。

        据李弦月所知,元尊者在大陆上的称号本来叫元极灵尊,不过看来他已坑人坑到了满大陆皆知的程度,被人恶俗的称为元极坑尊!

        “看来我出外游历学习,师父还是有准备的,特意弄出来了一个假的我,以隐藏伙伴们的行踪。”

        李弦月想到元尊者身旁的那个李弦月,顿时猜到了元尊者为了伙伴们的安全而做出的苦心安排。

        兽族最恨的是他,最担心的也是他会如冰雪灵族大算师的卜算那样给兽族带来重大灾祸,李弦月明白兽族的注意力都会在他的身上。

        而元尊者带着一个假的他,不仅伙伴们的人数对不上了,而且,兽族也会把注意力放在元尊者身边的李弦月身上,他和伙伴们也就安全了。

        而只要元尊者带着李弦月到处露面、四处坑人,兽族甚至都不会怀疑真正的他早就已经跑了。

        必竟,元尊者身上的资源最是丰厚,指导也会最好,带着他坑蒙拐骗也是最好的学习,没有必要四处游历冒险。

        “师父真是个人精啊,以后可以放心的游历学习了。”李弦月开心的想到,心里的顾虑少了许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