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148章 看不见前路

        傻二又怎么会不懂呢,伙伴们为他做了多少,即使他刚开灵智没两年,也感触的颇深,全都记在了心里。

        和伙伴们调笑也是告诉伙伴们他虽然重修武之极的路受挫,但也不会一蹶不振,而是会借着伙伴们的帮助,继续努力,直到成功的那一天。

        他也学会了体谅伙伴们,即使心里对贯通小经脉的结果很失望,但还是会表现的一如以往,好让伙伴们放心。

        不过,当下傻二面临的情势真的很严峻,就算不带坠风谷冲刷小经脉杂质的时间,他整整六个月也才贯通了十条小经脉。

        粗看起来,跟那些动辄在脉满境武王级待十几年的普通武者来说,傻二重修武之极路的速度已经比他们还快了。

        但是就算以此速度不变,傻二贯通到两百条小经脉也需要足足五年,五年全部的时间都要用来贯通小经脉,一刻都不能耽误才行。

        但实际上这个速度根本难以维持,越到后面贯通小经脉的速度就会越慢,特别是贯通第一百四十四条小经脉之后,难度还会陡然增大,速度就会更慢了。

        李弦月估计过,等傻二贯通到第一百八十条小经脉时,贯通小经脉的速度可能就会只有现在的一半了,到两百条时贯通的速度甚至只会有现在的三分之一。

        更别说,傻二每隔一段时间总需要花些时间来温养经脉、冲刷小经脉里的杂质、赶路等,也根本不可能只贯通小经脉。

        这也是李弦月想到要冒险用水火相遇的振动来冲刷傻二小经脉里杂质的原因,若不真想办法,傻二就算花费十年,也难以贯通到两百条小经脉。

        可傻二根本等不了十年,他是最普通的雉兽成为灵兽,时间对他来说非常重要,而且花依如梦也等不了他十年,傻二也不会让花依如梦等十年。

        傻二的心里从下决定开始就清楚形式有多严峻,不然也不会坚持要在坠风谷多呆三个月,非要等小经脉里的杂质松动一些再离开。

        因为只有那样他小经脉里的杂质才不再如以前那般难以撼动,而是有了可以贯通的可能,他才会有希望。

        离开了坠风谷之后,他也可以立马着手贯通小经脉,尽量加快些速度,只是现在看来,效果依然不是很好罢了。

        傻二看着荡水瀑的方向振翅飞了过去,一刻都不想耽误,伙伴们也明白他的迫切,就紧紧跟了上去。

        毕竟坠风谷已经达到了傻二想要的冲刷小经脉的效果,可是贯通小经脉的结果依然不好,傻二也只能期盼水火相遇的法子能帮上他大忙了。

        可是,当伙伴们风尘仆仆的赶到荡水瀑的时候,傻二却浑身湿透了,而且正在一块石头上了无生机的耸立着,一脸的哀伤。

        伙伴们甚至有种感觉,如果傻二会哭泣的话,恐怕他现在真的会痛哭起来,嚎啕大哭,声音充满了绝望。

        果然,等李弦月赶到近前,傻二抬起无助的眼睛,痛苦的说道:“水火相遇根本不可行”,李弦月分明看到傻二的眼底泛着泪花。

        李弦月一脸难受的抚摸着傻二的羽毛,他相信傻二既然说不可行,那他肯定已经尝试过了多种办法,可是都没有行得通。

        水火相遇的法子也的确是李弦月为了傻二摆脱困境而做出的一种设想,并没有实际实施过,很有可能存在着李弦月所不知的阻碍。

        “少爷,求求你帮我想想办法。”傻二声色俱哀的带着哭腔祈求道,那话语里的哀伤谁听了都会忍不住的心疼。

        李弦月点了点头,他不可能看着傻二刚突破成为灵兽不久就跌入深不见底的黑渊,这辈子都爬不起来。

        傻二不仅是他重要的伙伴,也身肩着元尊者所有的尝试和期盼,甚至关乎人族的未来,不管从那一方面说,李弦月都会照顾好他。

        李弦月看着辽阔的荡水瀑,这荡水瀑似乎有着神奇的力量,辽阔无边暂且不说,水灵之气到处都是,吸一口,鼻孔都是湿的。

        有灵湖境灵尊级超级强者说荡水瀑就像有着一个天然的灵阵,瀑布的水不管落到哪里,都会荡起一大片的水灵之气,使这里成为水灵之气的海洋。

        若说用水火相遇的法子冲刷小经脉,这里就是最合适的地方,省时省力又很是快捷,效果可以提高不少。

        傻二勿需要去到荡水瀑边上,只需要在远处随意吸纳一下,吸入的生灵之气中就会带入一点点水灵之气,用来试验水火相遇的法子再合适不过。

        李弦月尝试着吸纳了一下,却没有感觉到任何问题,甚至连一点点的不适也没有发觉。

        而且水灵之气随着生灵之气在贯通的小经脉冲刷通道里来来回回,一会儿的功夫杂质就被带走了不少。

        伙伴们也都试了一下,和李弦月一模一样,效果都不错,特别是小胖子,要不是为傻二而刻意压制着,这时恨不得快乐的直接跳起来。

        “咋在你们身上就好好的呢!”傻二看的一愣一愣的,这跟在他身上的情况完全不一样,甚至可以说是大相径庭。

        傻二不信邪的又尝试了一次,却立马浑身抽搐了起来,鸟舌头也伸出了嘴外,不一会儿就被弄得半死不活。

        伙伴们这才知道傻二一开始的了无生气,固然是新生绝望,但同时也是尝试了半天,倍受艰苦和折磨,这才看起来那么没有生机。

        李弦月也皱起了眉头,这个位置的水灵之气已经是很少很少的了,傻二在这里尝试都不可行,那意味着水火相遇的法子已经宣告失败了。

        至少,从目前来看,傻二根本就不能吸纳水灵之气进入经脉里,强行尝试,不仅不能用来冲刷小经脉,反而只会是丧命一途。

        傻二一跤摔倒在了石块上昏死了过去,一方面是多次的尝试让他身心俱疲,已经难以支撑,需要赶紧休息。

        另一方面则是向来鬼点子多、他也最信任的李弦月都没了主意,傻二彻底绝望了,看不到任何前路。

        事情成了这样,伙伴们也没了炼体的心思,就近找了个石块坐了下来,一个个都陷入了沉思之中,久久都没有动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