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155章 不安的小花

        转眼之间,伙伴们来到荡水瀑已经快四个月了,小胖子和傻二正在加紧修武,争分夺秒的冲刷小经脉里的杂质。

        这里是最适合小胖子的修武宝地,他必须要尽量多冲刷一些小经脉里的杂质,为将来修炼武之极做好准备,还有什么地方会比这里的效果更好呢!

        他也还需要让自己的生灵之气沾染上水灵之气,这里这么好的条件,小胖子自然不会放过,要为突破培灵境打好根基,到时,培灵境轻易可破!

        还有傻二,经过几天的试验,终于找好了最适合的冲刷小经脉里杂质的操作方法,去到别处,又需要重新尝试和调整,不如索性在荡水瀑这里多修炼一段时间。

        为了让小胖子和傻二的效果更好,李弦月并没有在到达三个月的时候就带着伙伴们离开荡水瀑,而是决定多留两个月。

        至于李弦月自己,脉满境武王级的他暂时只能够修习一棒断风雨这一招,而第二招一棒散云雷至少要等到他突破到培灵境再说。

        因为猿战之法每一招之间的威力都相差十倍甚至几十倍,那需要的条件也是极苛刻的,李弦月不突破到培灵境也还达不到第二招的要求。

        至于说第一招,一个多月前,李弦月就已经练好了,还抽空把伙伴们都教会了,暂时也不用再练了。

        一个多月来,李弦月就像当初在赤炎山的小胖子一般,身躯之内用生灵之气淬炼,而身躯表面则用水灵之气熬炼。

        不过,就清除杂质的效果来说,李弦月明显感觉到与用火灵之气和风灵之气炼体时的效果差太远了,但李弦月却咬着牙继续炼体不动摇。

        李弦月心里有种迫切,他可一直记得元尊者说过要他最好走通武之极路,那才有去灵皇祖地之前就突破到准皇级的希望。

        虽然用生灵之气炼体,清除小经脉里杂质的速度不快,但只要日积月累,总体效果还是可观的,李弦月不想直接放弃。

        而且,毫无疑问,以后绝大部分时间,伙伴们可能就只能单靠生灵之气清除小经脉里的杂质了,李弦月也想先尝试一下那效果到底如何。

        如果效果真的很不好,那提前准备好水系灵石就很有必要了,要早些重新模拟好水火相遇,以便伙伴们随时使用。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大半个月来,小花似乎一直心里不安,修炼也不专心,总是来不来就要观察一下四周,似乎在担心着什么。

        一直关注着小花的李弦月一眼就发现了小花的不对,可是李弦月去关心她,她却很少说话,李弦月只好一直陪着她。

        “小花,别怕,弦月哥哥会保护你的!”李弦月弄不懂小花眼底有些慌慌然的原因,于是就安慰道。

        小花扯起嘴角似乎想开心的笑笑,露出来的却是苦笑,分明让李弦月感受到了她心里已经苦涩不堪。

        “小花,别怕,无论遇到什么,弦月哥哥都在,陪你共度难关。”李弦月见安慰的效果不好,于是又接着安慰道。

        这一次小花终于重重的点了点头,接受了下来,心情似乎也开心了一些,“幸好,小花还有弦月哥哥。”小花心里默默想到。

        “欸,与兽族约定的五年期限已经到了,我该怎么办呢?”小花的心里的确很慌,很慌,很慌。

        小花还记得五年之前,也是不久就要到了年关的时候,钱叔和李默带着一大批人闯入了李家,从此李家覆灭,爷爷落入兽族之手,性命垂危。

        而小花自己也被逼背井离乡,做了人族的叛徒,只为了五年之内找出弦月刀主,把爷爷从兽族手里救出来。

        现在兽族所说的五年期限已经到了,以兽族的性格,最近应该就会找到她,她又怎么能不慌呢!

        虽说,小花本来已经做好了不再与兽族同流合污,也不再做伤害李弦月的事,而是选择想办法告诉李弦月实情,然后把爷爷救出来。

        但是伙伴们已经去过龙皇葬地的九号别室,小花清楚的知道那里并没有爷爷,那很有可能爷爷是被关在天罗大森里中心的化灵王宫里。

        要去化灵王宫将爷爷救出来,那比去龙皇藏地九号别室难一百倍都不止,伙伴们现在的能力肯定还不够。

        小花也还没有找到机会告知李弦月实情,只是一晃兽族要求的五年期限就到了,小花似乎只能被动的承受灾难。

        她很担心,兽族会突然找到她,以爷爷的性命相要挟,要她做损害李弦月的事情,无论爷爷还是李弦月,都是她仅剩的亲人了,小花一个都不想伤害。

        “幸好我们偷偷离开了武院,彻底变换了模样,看样子行踪应该还没有暴露,必竟,兽族还没有来找到我。”

        小花又松了一口气,十几天了,连兽族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只要兽族还没有找到她,那爷爷就还有希望。

        现在,剩下的三个弦月之子李弦月、她和韩嘉都在“武院”,都是她的伙伴,小花相信,兽族只要还有所担心,就会把爷爷留着。

        因为李弦月和她们这些伙伴里,只有爷爷作为她的把柄还在兽族的手里,只要兽族还想为难李弦月和伙伴们,就不能动爷爷。

        而且以兽族的性格,弦月之子作为冰雪灵族大算师卜算出来的特大危险对象,既然可以用爷爷相要挟,免除祸患,那兽族就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可是兽族一直找不到我,肯定会发现弦月哥哥和我们不在武院了,说不定过不多久就会注意到这里,到那时,我又该怎么办呢?”

        危险必竟一直存在,爷爷始终在兽族的手里,以兽族强大的情报网,伙伴们也潜藏不了不久,小花还是非常的恐慌,担心大祸随时都会来临。

        “弦月哥哥,小花就想看到你修炼的快一些,快速强大起来。”小花突然意味深长的说道。

        “小花放心,弦月哥哥一定会的!”李弦月也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小花听完终于笑了出来。

        “盼望能拖个一年半载,等弦月哥哥强大了,就把爷爷救出来。”小花心里默默想到,仅存着最后唯一的一丝希望。

        兽族似乎真的还不知道伙伴们已经离开了武院,已经彻底弄丢了伙伴们的踪迹,实在找不到小花了。

        转眼之间就又过去了一个月,伙伴们已经准备离开荡水瀑了,兽族依然还是没有来找小花,小花终于彻底松了一口气。

        只是,兽族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放过小花呢,它们向来是把事做绝的,没有来找小花,肯定有着巨大的阴谋,就等着实施的那一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