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170章 重回武院

        “这位小公子真是个妙人,想感谢你就大老远的跑过来,感谢完了,就走了。”

        千水府外,汪雨大管事和千水石铺的邱毅大管事将伙伴们送到了这里,依依与伙伴们惜别,邱毅大管事对汪雨大管事说道。

        李弦月从汪雨大管事那里得知,他能顺利收集到足够的极品最顶尖的流形石,邱毅大管事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于是李弦月在看完汪雨大管事之后,就又去千水石铺看望并感谢了邱毅大管事,然后就离开了千水府。

        “我感觉小公子可能就是人族,他身上有着一股淡淡的人族之魂,虽然一直在竭力掩饰,但并没有把咱们当外人,还是勉强可以感觉得到。”

        邱毅大管事又凑到了汪雨大管事的耳边轻声说道,他相信汪雨大管事也一定有着和他一样的感觉。

        “小公子既然在刻意掩饰身份,咱们就成人之美吧。”汪雨大管事不动声色的也轻声说道。

        他没有回答邱毅大管事自己是否也察觉出来了,但那话语里分明有把李弦月当作人族后辈爱护的意思,邱毅大管事也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青石武院,李弦月和伙伴们经过几天的夜间赶路,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了武院的黑崖上,现在包括汪雨和邱毅大管事都以为他们到西垂去了。

        然后到了第二天白天,伙伴们就像本来一直就在黑崖上一样,又开始了新一天紧张的修武,就像往日一样。

        不过伙伴们看着武院里来来往往的陌生的学员,熟悉学员已经很少了,却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必竟伙伴们离开武院已经有三年了,在这三年中,以前进入武院的学员绝大部分都已经达到脉满境武王级离开了。

        只有很少一部分成为了长老们的弟子,又正好留在武院里,伙伴们才恰好可以看到,而他们是很少的,很难看到。

        “师父,徒儿请你吃清神果了!”这天傍晚,李弦月又像往常一样,带着傻二冲进了元尊者的洞府,把元尊者闹腾了一顿,一如往常一样。

        “欸,你们回来了!”

        自李弦月和伙伴们出发去游历后,元尊者虽然像往常一样,但其实已经回到了李弦月还没来武院的样子,常常进入深度闭关之中。

        李弦月和傻二大喊大叫了半天,又把一个清神果轻轻的扔到了他的怀里,元尊者才蓦然惊醒,知道李弦月和伙伴们已经回来了。

        而在元尊者的身旁,那假的李弦月也在闭关,身上透露出来的波动却与元尊者很是相似。

        李弦月这才知道那个假的李弦月居然是元尊者为了保护他特意用分魂之法弄出来的,而分魂之法是有巨大危险的,对以后的修炼突破也会有不好的影响。

        以前伙伴们在南营,李弦月和元尊者没有考虑到周委会使用分魂之法,就是因为分魂之法的难度极大,而且甚是危险,代价也太大。

        李弦月和元尊者都以为周委没有分魂之法,就算有,周委也不会冒那等大险和做出巨大牺牲就为了算计李弦月,这才吃了大亏。

        “师父!”

        李弦月没有想到元尊者居然单单为了隐藏好他的踪迹,就使用了分魂之法,忍不住以平生最真诚的叫喊呼唤了元尊者。

        “大呼小叫干嘛,都是我应该做的,没啥的。”元尊者却每当一回事,假装不耐烦的说道。

        “对了师父,我给江成药王准备了皇品红默晶,麻烦师父送到南营去一下。”

        李弦月一直记得留给江成药王的皇品红默晶,担心匆匆回来会疏忽了,就第一时间交给了元尊者。

        元尊者将装有皇品红默晶的生灵之树做的木盒接了过去,手却还是一直伸着,没有拿回去。

        李弦月一脸奇怪的看着元尊者,他已经没有什么东西交给元尊者了,元尊者也看了出来,讪讪的缩回了手。

        “欸,我也真不是个东西,师父为了我使用分魂之法,我却连个像样的礼物都没有带,我想到了所有人,却把他忽略了。”

        李弦月看着元尊者缩回的手,想到了跟元尊者一起敲诈暗夜王尊的事,这才知道了元尊者以为他也给他带回了礼物。

        可李弦月身上的东西倒是有一些,适合元尊者的却一个也没有,与其随便拿一个让元尊者失望,还不如下一次再带,但李弦月还是很内疚。

        “对了师父,我已经走上了武之极路,总共已经贯通了一百零一条小经脉了;傻二也重新走上了武之极路,贯通到了一百六十条小经脉了。”

        必竟没有给元尊者带礼物,李弦月说话时也感觉很是尴尬,只好向元尊者报告了他和小胖子修武之极的进度。

        “啥!”元尊者本来还有一些失落,听完李弦月的话,却被震惊的突然站了起来,睁大了眼睛。

        伙伴们离开武院时都才刚刚突破到脉满境武王级,短短三年时间,李弦月的武之极路就有了明显的成果,这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傻二重修武之极的难度他也知道,他猜出傻二重修武之极的时间肯定不长,但却贯通了五十多条小经脉,这让他震惊不已。

        “原来如此!看来淬炼小经脉的确有用,不过你们,也真是辛苦了,一路都在修改方法,也一路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

        李弦月向元尊者详细介绍了伙伴们贯通小经脉的每一步,元尊者这才知道李弦月和傻二为何进度如此之快。

        “这样,你们下一步就去……”元尊者来回的走来走去,最后他告诉了李弦月后面的策略,誓要让律动震荡之法发挥最大的作用。

        “傻二,你先出去吧我有话想单独和师父说。”李弦月让傻二离开了,又示意元尊者打开灵气层,这一次,他一定要知道自身的秘密!

        “弦月,你的灵魂海域里有两种精神力,这就是发生暴动的原因,但灵魂核心的确是一个人的,真是奇也怪也!”

        元尊者依照李弦月的请求又一次进入了李弦月的灵魂海域,可这一次,他却和李弦月一样,被彻底弄糊涂了。

        武院的黑崖上,夕阳正好,李弦月却呆呆的看着黑崖底下的黑渊,他的心情也似沉入到了渊底。

        “对呀,不管我是谁,伙伴们和师父对我很好,这才是真实的东西!”

        伙伴们看到李弦月心情不好,都过来默默的陪着李弦月,元尊者也坐在远处,暖暖的夕阳洒在身上,李弦月终于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