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175章 死难与讽刺

        李弦月本以为现在也就小胖子和元尊者知道他是弦月刀主,而且他还很弱,不会引起十大主族的特别注意,也不会有人为了保护他而死。

        可从蔡文的话中,可以明显看得出来,蔡文虽然也是为了修武而死,但更重要的原因却是为了成为他的弦月刀使。

        李弦月没有想到的是蔡文竟然成了他弦月刀主路上的第一个死难者,这个死难者还是他的兄弟!

        更可悲的是这个兄弟拼了命的修武,就是为了有能力保护他,能成为他的刀使,却到死都没有看到希望。

        不得不说,蔡文的遭遇实在是太惨了,他几乎是走在绝望的路上,这比元尊者的爹爹元虚还悲惨的多。

        李弦月也理解平时蔡文都一心趴在修武上,与伙伴们交流一直也不是很多,什么东西都闷在心里,为何这次临死之前却一反常态的把底儿都翻了出来。

        从蔡文的话语里,李弦月也的确能清楚的感觉到蔡文对于自己死后还给他带来巨大痛苦和责备而不安心,但蔡文却还是说了出来。

        他宁愿带着会给李弦月带来巨大心里痛苦的不安而死,也不愿再闷不吭声而终,就是因为他的心里太苦了!

        他就是想告诉李弦月他也为成为李弦月的弦月刀使而拼命努力过,尽管没有成功,但李弦月知道了,就会在心里留下烙痕,他才不会有遗憾。

        “兄弟,我会一辈子记得你为我做的事,我的弦月刀使的名字里一定会有你一个位置,你就放心的安眠,等着我们干掉兽族吧!”

        李弦月看着蔡文墓的方向轻声说道,凉风吹来吹干了眼泪,李弦月却还是泪流不止,为蔡文而悲。

        元虚已经算是悲惨的了,几乎算是守护了姬默刀主一辈子,最终都没有得到弦月刀使的名份。

        这也成了元尊者的执念,非要成为李弦月的刀主,以了却元虚没有达成的心愿,而蔡文却比元虚更加的令人伤悲。

        虽然,蔡文并没有提出来过想成为他的弦月刀使,但李弦月决定就当他的留音就是他想成为刀使的请求,并接受了他的请求。

        不管怎么说,蔡文是他弦月刀主路上的第一个死难者,李弦月觉得刀使里应该有蔡文一个位置。

        李弦月心里的确很不安,如果不是为了成为他的刀使,以伙伴们的进度,蔡文不消多久就可以完成脉满境武王级的修武部分。

        甚至于蔡文心心念念想走上的武之极路对他来说也不是难事,必竟,傻二都能重走武之极路并贯通了五十多条小经脉,对他来说只会更容易。

        蔡文必定有着光明的未来,成为灵湖境灵尊难度太大,不能保证,但成为灵河境巅峰大圆满顶峰的绝代灵王还是大有机会的。

        但现在蔡文却因为他而已经死了,一切的努力和拼命也随之化为了飞灰而湮灭,李弦月又怎么可能不心痛心伤呢。

        李弦月就那么呆呆的坐在黑崖边上,一天都没有吃食物,即使下起了小雨,全身都湿透了,依然一动也不动。

        伙伴们也知道蔡文肯定跟李弦月说了很重要的话,李弦月才会这么难过,都陪在李弦月的身边,也都没有离开。

        夕阳西下,下了一天的小雨终于结束了,天上挂起了一弯彩虹,元尊者最终让伙伴们离开了,他想开启灵气层和李弦月好好谈谈。

        “弦月,蔡文只是第一个为你而死的人,这条弦月刀主的路上,还会有更多的人为你而死,直到你带着人族的希望杀去灵皇祖地。”

        “我知道你很忧伤难过,可现在的你必须振作起来,争分夺秒的走上武之极路,你才有走通的万分之一分的机会。”

        “以前我骗你,说你的武性指标很适合修炼武之极,那都是骗人的,你的机会从来都很渺茫,渺茫到没有希望。”

        “这一次,你们进展不错,还发现了可以一直用的律动震荡之法,我才敢真的确认你有走通的机会了,可那也只是万分之一而已。”

        “而且这万分之一的机会还是你一直保持现在良好的前进速度,一刻都不放松,才真的有可能会实现。”

        “不然,你也只会如其他的各族精英一样,被前面的难关难住,直到彻底的失去修成武之极的机会。”

        “如果你不能借武之极路在一百多年内达到准皇级,你也会如往代刀主一样,在灵皇祖地把血流干。”

        “到了那个时候,不仅蔡文白死了,恐怕以后为你而死的每一个人族都会白死了,你是人族的希望啊!”

        “保持振作,保持勇猛精进的势头,一步步踏实的向武之极迈进,不耽误一点时间,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你才能不辜负包括蔡文在内的所有人。”

        元尊者有些忧伤的说道,蔡文之死,他又怎么可能一点儿都不忧伤呢,只是他知道自己是李弦月的臂膀,必须稳住而已。

        为了引起李弦月的注意,他还特意把他骗李弦月走上武之极路的始末也完完本本的说了出来。

        “我如果再耽误下去蔡文就白死了,人族也会完了么?”李弦月听到元尊者的话,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现在的他,也很虚弱。

        元尊者认真的点了点头,顺手取来一份专门准备好的食物递给了李弦月,示意他振作从补充能量开始。

        “可是,我到现在都还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蔡文却因为我已经死去了,这何其讽刺啊!”

        李弦月却没有立马把食物消灭掉,然后继续走武之极路,而是双眼看着元尊者,一字一顿的说道。

        是啊!蔡文都因为他这个弦月刀主而死去了,而他到现在为止还完全搞不清楚自身身份的秘密,看起来的确很是讽刺。

        “弦月,你是弦月刀主这是无疑的,不需要去怀疑什么,也不需要去纠结你的真实身份,这就够值得我们所有人拼命去守护你了。”

        “至于你的真实身份,既然你的灵魂海域已经有了两种精神力,我猜想只要你继续修炼精神力,它们一定都会觉醒。”

        “现在的你也应该振作起来,好好修炼精神力,弄清楚自己的真实身份,这才对得起蔡文的拼命努力。”元尊者又说道。

        李弦月又抬头看了看元尊者,元尊者也给了让他信任、告诉他自己并没有说谎的眼神,李弦月才深呼了一口气,吃完了食物,就又投入到了修武之中。

        元尊者看着李弦月努力奋斗的样子,这才松了口气,也放心了下来,转身去做下一步的部署去了。

        蔡文必竟是一条人命,还是李弦月最亲密的伙伴之一,元尊者真的担心李弦月会陷入颓废,荒废了修武之极的进度,不过,现在就不用再担心了。

        而且元尊者相信,经历了这一件事的李弦月,一定会获得很大的成长,彻底下定要走通武之极路的决心。

        不管以后遇到任何风雨,李弦月也都不会轻易放弃这个决定,那李弦月走通武之极路才真的有希望,人族也才更有希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