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174章 蔡文的留音

        伙伴们从灵云之森的外围离开,那些武者才知道了原来是有武院的学员陷落在灵云之森里,元尊者这才让伙伴们征服灵云之森。

        武者们都很惭愧,元尊者为了武院的学员不惜毁谤加身,而他们却说了元尊者的坏话,实在不应该。

        李弦月听到武者们的议论和脸庞上的羞愧之色,心里好过了许多,他之所以不解释,也有着这等考虑。

        只是现在蔡文死了,李弦月和伙伴们心里都很沉重,虽然开心于元尊者的声名得到了恢复,露出来的却还是惨笑。

        元尊者远远的看着伙伴们,当看到蔡文死了,眼神一缩,也变得沉默下来,这不是他想看到的,虽然,他也预测到了。

        至于那些武者的议论,元尊者瞅都没瞅一眼,他知道人族的武者们大体还是非常好的,只是心疼于伙伴们,这才误解了他。

        伙伴们回到了武院,将蔡文葬在了黑崖的山坡上,这里是他和伙伴们以前修武的地方,是最适合安葬他的地方了。

        蔡文的墓前,伙伴们都沉默的待在这里,元尊者特意开了厚厚的灵气层,让伙伴们可以放心的听蔡文留下来的传音。

        “兄弟们,对不起,是我丢下了你们,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到了这灵云之森的核心里来。”

        “因为我知道只有这灵云之森的核心才可以使我以最快的速度的贯通小经脉,甚至走上武之极路,所以我就来了。”

        “是我被修武蒙了心,一心想要达到甚至超过你们,成为最耀眼的那个人,结果却遭遇了如此灾祸。”

        “兄弟们,我知道你们会来救我,可是我在生灵之气的大暴动中受了重伤,丹田和经脉也破碎了,估计是活不下来了。”

        “弦月师兄,谢谢你和大海师兄叫醒了深度闭关中的我,不然,我恐怕连粉身碎骨了都不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

        “可是那个时候,我已经重伤了,也已经是穷途末路、彻底救不回来了,你们不用责备自己没有救我,是我太偏激了,才会有此一劫。”

        “兄弟们,我是坚持不下去了,盼望你们能照顾一下我的爹娘,不要告诉他们我的消息啊。”

        密音石里,蔡文虚弱的说道,从他的语气里可以判断出那个时候他几乎已经要死了,只是心愿未了,这才强撑着。

        李弦月甚至能够想到蔡文苏醒过来以后却发现自己已经受了重伤,然后又在生灵之气的大暴动中强撑着一口气把那洞穴用石头挡起来的情景。

        蔡文本身就受了重伤,又以重伤之躯勉强承受更剧烈暴动的生灵之气,进一步伤上加伤,就为了争取到安排后事的时间。

        而且,李弦月也知道蔡文当初肯定也听到了他的呼唤,蔡文更知道李弦月和小胖子一定会责备自己没有冲到灵云之森的核心里把他救出来。

        蔡文还知道李弦月和小胖子,一定很好奇他为什么没有与他们相认,而是回到了灵云之森的核心里深度闭关。

        蔡文还猜到伙伴们一定会照顾好他的爹娘,这是不用担心的,但却会非常好奇他为什么独自去了灵云之森的核心。

        因而,这才忍着重伤的疼痛和承受更重的伤势,特意以密音石留下了传音,解答伙伴们的疑惑。

        说到底,他做了这么多,都是在为伙伴们考虑,伙伴们听了他的留音,也像李弦月一样知道了他的苦心,都留下了热泪。

        至于他说的想要在修武方面超过伙伴们,伙伴们也知道他那是为了让伙伴们心里好过,这才把原因都归结到了自己的身上。

        必竟,伙伴们虽然很是照顾他,可他基本上一直以来都是伙伴们中修武进度最慢的那个人,现在他却死了。

        伙伴们知道他一定是猜到伙伴们会觉得没有给他足够的帮助才让他选择了去灵云之森的核心,因而伙伴们心里一定会愧疚,他才这样说。

        “兄弟们,最后再请你们帮个忙,我想和弦月师兄说说心里话,麻烦兄弟们稍微回避一下。”

        密音石里,蔡文解释完了理由又说道,看样子是把留音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是对所有伙伴说的,而另一部分则是专门留给李弦月的。

        伙伴们知道蔡文想对李弦月说的一定会比较私密,这才说完了请求,还特意停顿着,就是想给伙伴们离开的时间,于是就都离开了。

        “弦月师兄,我接下来的话是一直压在我心里的石头,这个时候本不应该再给你留下心结,可我不说心里就不顺畅,还请弦月师兄理解一下。”

        蔡文停顿了小半刻钟,估摸着伙伴们应该都已经离开了,只剩下了李弦月,于是就接着说道。

        “弦月师兄,我知道你是这一代的弦月刀主,我们渴盼了整整三千多年的弦月刀主!”蔡文的第一句心里话却让李弦月猛的一震!

        “大海师兄应该也已经知道了,所以才一直守护着你,保你平安,我也想像他一样尽一份力,我也想成为你的刀使啊!”

        “可我的修武进度却太慢了,连伙伴们都跟不上,又怎么能守护好你呢?所以我选择了默默来到灵云之森的核心,选择了拼命一搏!”

        “我知道兄弟们都是极好的,不会丢下我一个人,也不会让我在这里涉险,所以才没有和你们相认,我是等着闭关完毕再去找你们的。”

        “可我却没有想到,当我遇到你和大海师兄他们的时候,你们竟然都已经走上武之极路了,我真是没用啊,永远都是拖后腿的那一个。”

        “所以我又选择了深度闭关,不走上武之极路便绝不出关,出关之后,我也要来守护你,做你的刀使,却没想到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的确是我太过偏激了,非要达到甚至超过你们,我才愿意堂堂正正的站出来,不然也不会是这个结果吧。”

        “弦月师兄,没能正式成为你的刀使是我一生的遗憾,但说出来就好多了,给师兄带来的麻烦还请师兄谅解。

        “弦月师兄,真的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些的,可我心里太憋闷,还是说了出来,或许,从一开始我就是自私的吧,请你原谅自私的我。”

        蔡文的声音越说越低,看样子伤势的确很重,现在已经说不动话了,等说完了最后一句就没有了声音。

        黑崖边上,凉风吹在李弦月的身上,冷冷的,他却没有感觉,也没有去管,蔡文对他说的私密的话,让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