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177章 李弦月的保留

        甄潜等其他几个伙伴得到了律动震荡之法,就迫不及待的想离开,像以前一样赶紧投入到新的修武之中。

        特别是甄潜和潜行,他们才贯通了不到四十条小经脉,看到其他伙伴们要么已经达到了培灵境,要么已经走上了武之极路,他们的心里更加着急。

        不过李弦月却示意钱林将他们俩悄悄留下,而让韩嘉他们先离开了,因为李弦月还没有把幻衣法教给他们。

        “韩嘉师兄,钱林师兄他们被留下了,弦月师兄似乎有别的东西想告诉他们,我们就这么走了吗?”林三少爷郁闷的问道。

        “林师弟,咱们是来帮弦月师兄的,不是来给他找麻烦的,他能把自己千辛万苦想出来的律动震荡之法教给我们,我们应该知足了。”

        “再说,我们跟其他几个伙伴并没有生死与共过,他们对我们有所保留是应有之理,林师弟你别放在心上。”

        “等到我们与他们也一起经历苦难,信任自然会慢慢建立起来,那个时候,我想弦月师兄也会把所有的事都告诉我们的。”

        韩嘉见林三少爷闷闷不乐,莫伦和吴回也有些不开心,于是就认真的开解道,莫伦和吴回听完点了点头,林三少爷却还是有些失望。

        是的,李弦月的确不是非常信任韩嘉四人,或者准确的说是信不过四人中的某一些人,担心对他们四人也毫无保留反而会给伙伴们带来危险。

        必竟,当初兽族灭了二十七户人家三百一十六个生灵,而韩嘉三人却存活了下来,还一路来到了青石武院。

        不管是从千里之外的雪漠郡城还是从更加遥远的中州城逃到青石武院来,这路都太过漫长而遥远,遍地还都是化灵族。

        韩嘉等三人在化灵族的追杀之下几乎没有受到什么伤就顺利来到青石武院,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也不得不让人心存疑虑。

        他们虽然经过了元尊者和武院长老们层层严格的盘查,但也只意味着可以放心,而不是可以放心的把伙伴们的安全交给他们的那种。

        至于林三少爷,以前纨绔的他去了一次黑崖之下,被关了三个月,不仅没有出事,反而得到了黑白尊者墨白的传承,让人听起来就感觉是个巧合。

        更何况,有着刀灵弦月记忆的李弦月,多少了解一些黑白尊者墨白的内幕,他也并不觉得黑白尊者墨白有说的那么光鲜。

        现在林三少爷得到了黑白尊者墨白的传承,巧合中又透着一丝丝黑幕的味道,李弦月本来对他就不是十分的放心。

        而这一次,伙伴们游历三年之后重聚,林三少爷的修武进度实在太快,又让李弦月增加了对他的怀疑。

        不过其实,李弦月是完全信得过韩嘉的,韩嘉一直很靠谱,从表面到心里也都是愤恨兽族的,这个造不了假。

        但是现在,韩嘉四人形成了亲密的关系,李弦月不能只把韩嘉留下来,而让莫伦三人心里有怨言,因而只好把韩嘉也排除在外。

        必竟,李弦月是想团结对兽族有恨的人,和他们一起去对抗兽族,让莫伦三人心里有怨气,是李弦月不想看到的,只好让韩嘉吃点亏了。

        花依族的大长老花依明清当初也明确说过幻衣法是花依族的镇族法决之一,让伙伴们不要随便传于外人。

        伙伴们去了花依族拜访,最后却引起了冰雪灵族的臆测,导致了花依族被围,花依族损失惨重,李弦月又怎么可能再违背大长老的请求呢!

        而且李弦月心里也有数,花依族的这门幻衣法如果传给韩嘉四人,导致幻衣法像错步心法一样泄露,那对人族的危害可能比错步心法还大。

        到时,十大主族成员只需要修炼这门幻衣法就可以轻轻松松的潜入人族,人族将不会再有宁日,灭族也只是迟早的事。

        这也或许是幻衣法近两万来一直没有流传出赖的原因,无论是花依族还是有幸得到幻衣法的人族,都死死守住了这门法决,没有让其泄露出去。

        作为弦月刀主,李弦月自然也不例外,回来之前就和小胖子、小花和小女孩说好了,他们也不会传给其他人。

        还有,李弦月也更明白如果把幻衣法传给韩嘉四人而导致其泄露了出去,人族的未来会更加没有希望不说,花依族和伙伴们也会有灭顶之灾。

        因为十大主族得到幻衣法之后,肯定不会允许花依族和人族再拥有这门法决,这门发决对它们也有致命的危害。

        花依族和人族只要还拥有这门法决,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它们的眼皮子地下发展壮大,这是他们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而让花依族和人族不再拥有幻衣法的方法就是把花依族和伙伴们都灭掉了,那幻衣法自然流传不了了。

        既然韩嘉四人并不能完全都信得过,李弦月考虑再三还是放弃了也教给他们的打算,准备等伙伴们到雪漠郡城再次重聚再说。

        李弦月相信,韩嘉四人之中如果有人真有问题,就算潜藏了下来,也不可能一直潜藏十年之久。

        就算那潜藏的人有耐心,兽族也肯定不会有的,一定会逼着他赶紧行动,趁着伙伴们还没有突破到培灵境下手,那他就会原形毕露。

        而如果他们都没有问题,李弦月情愿到了雪漠郡城之后,多补偿一下他们,也要保证伙伴们和花依族的安全、还有人族的未来。

        甄潜和钱行看到韩嘉他们先走了,李弦月却把他俩留了下来,就默契的和钱林凑到了李弦月的身边,依然如以前一样。

        至于说专门不告诉韩嘉四人,他们也多多少少理解李弦月心里的考量,知道李弦月说的事会比较重要,不能泄露。

        “弦月师兄放心吧,我们不会说不出去的,以后一个字也不会再提一会儿你说的事。”他们都和李弦月承诺道。

        李弦月看到他们都已经知道了其中的重要性,也做出了承诺,就果断的把幻衣法细致的讲解给了他们听。

        “好法!”钱林惊叹道。

        他抬头望了望李弦月,更理解李弦月的做法了,然后又向甄潜和潜行叮嘱了一遍千万不要把幻衣法泄露出去。

        甄潜和钱行木讷的点了点头,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法决,都被镇住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李弦月又带着钱林三人修炼幻衣法,韩嘉四人特意十几天都没来黑崖,等到钱林三人都入了门,他们才又被小胖子喊了过来。

        “总算是顺利的教给伙伴们了。”经验交流已了,幻衣法也已教,李弦月终于松了口气。

        韩嘉四人十几天都没来黑崖,李弦月知道他们是理解自己的,幻衣法就不会再有泄露的危险,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