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178章 消失的元尊者

        “嗯?师父竟然不在!?”

        最近几天,李弦月带着钱林三师兄弟修炼幻衣法,小胖子、傻二、小花和小女孩也跟着加入了进来。

        伙伴们干脆一起修炼幻衣法,争取在再度出发之前将幻衣法都练到初熟能用的程度,以备随时都可以使用。

        这一天傍晚,李弦月又来到了元尊者的洞府,倒不是来假装逗元尊者的,而是想从元尊者这里得到一块密音石。

        这几天,伙伴们已经把经验交流的差不多了,也大体定下了后续游历学习的计划,但是莫辰却因没有回来而无法得到伙伴们的经验。

        李弦月知道莫辰能考进笃实药院一定吃了很多苦,他也想为莫辰做些什么,而把伙伴们的经验和王行药圣的炼药经验传给莫辰是最好的选择了。

        但是这些经验很重要,不能泄露,不说律动震荡之法是伙伴们拼命想出来的,决不能流传出去,便宜了外族。

        就是幻衣法,也事关人族的未来、事关花依族的存续、事关伙伴们的性命,更不能泄露丝毫。

        莫说王行药圣的炼药经验更是几乎等于弦月刀主的存在,即使是李弦月只挑一部分转述,落到有心生灵的眼里,顺滕摸瓜也可以知道弦月刀主就在伙伴们中间。

        到时,兽族恐怕根本不会管伙伴们中谁是弦月刀主,而只会把伙伴们统统干掉,弦月战刀也将再次落入兽族的手里,从此毁于一旦。

        也就是说,李弦月想给莫辰的经验太重要了,莫辰不会觉得危险,也还察觉不出异样,但落入其他人手中,伙伴们却会有灭顶之灾。

        但李弦月很肯定,送给莫辰的密音石肯定会经过化灵族的手,所以必须弄一块高质量的密音石才可以保证安全。

        而这样的密音石李弦月根本买不到,只好来找元尊者,希望从他这里可以得到一块,但李弦月却神奇的发现元尊者竟然不在!

        按说伙伴们都在武院,最近也没有发生什么要紧的事,元尊者一般都会在武院的,根本不会离开。

        别看他已经是灵湖境灵尊级巅峰大圆满顶峰的绝代灵尊了,元尊者修炼依然挣分夺秒,渴盼能够再进一步。

        李弦月苦等了好几天,元尊者竟然都没有回来,一直到半个月之后,才一身疲惫的回到了黑崖之上。

        但是元尊者回到洞府以后,却立马躺到了床上,呼呼大睡起来,似乎三个月没过睡觉似的,看的李弦月一愣一愣的。

        两天之后,李弦月又一次找到了元尊者,元尊者已经醒来,但神色却依然不是很好,看起来精神头有些差。

        元尊者听到李弦月的想法就痛快的给了李弦月一块优品密音石,还让李弦月等伙伴们练好幻衣法之后来找他。

        而对于自己的事,虽然李弦月表现的很是好奇,想要听他说说,却被他推诿了过去,没有说出一句话。

        “弦月,你好好的走好武之极路就行了,这些操心的事,就让我一个人兜着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多,精神力耗尽了而已。”

        元尊者看着离开的李弦月,在心里默默想到,李弦月以后的烦心事会越来越多,他不想让李弦月更麻烦。

        至于那些劳累到需要精神力都耗尽的事,有他做好了教给李弦月就好,大可不必要让李弦月知道。

        李弦月更不知道的是最近半个月,南疆地区出现了一个比他更加传奇的人物,那个人的传奇,已经是西北祖地人族人尽皆知。

        因为那个人在赤炎山火炎爆发的时候若不五其事的登上了赤炎山顶,在赤火渊最底下轻松的炼体两天两夜,而且全身而退,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接着没有休息,又一步不停的去到了坠风谷的核心,直接在可以把人撕碎的风暴里炼体,依然是两天两夜,依然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紧接着又去了荡水瀑,在最激烈的瀑布水里炼体,其他武者站都站不住,他却依旧挺拔如松,不到两天就离开了,不知何故。

        …………………………

        接下来七天,那个人又去了很多地方,都是在修炼宝地最激烈的地方炼体,似乎就是刻意去体会各宝地一样,直到七天之后消失了。

        后来人族修者们算过,那个人在短短半个月之内就去了十几个修炼宝地,几乎把南疆所有的修炼宝地都跑了一个遍。

        这就几乎是一个奇迹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修者疯狂的在十几个修炼宝地之间炼体,半个月就结束的记录。

        更何况,那个人都是在每一个修炼宝地最危险的地方炼体,具体有没有受伤不知道,但表面上没有受伤是肯定的,这也可以说是神乎其技了。

        总的来说,那个人创造的奇迹就根本不像是一个脉满境武王级武者创造出来的,但那个人看起来却只有十五六岁,应该还在武王级。

        也有人说,那个人可能是灵湖境灵尊级强者假扮的,也只有强者才会那般轻松写意,创造那样的奇迹。

        但人们却不置可否,有哪个灵湖境灵尊级强者会花费半个月像那个人一样疯狂跑动疯狂炼体呢,除非是疯了,都认为那个人应该就是一个脉满境武王。

        加之那个人连续半个月不眠不休的在十几个修炼宝地中炼体,人们也很钦佩他的刻苦修武。

        于是他创造的传奇就获得了最广泛的传播,几乎到了全西北祖地人族,还有十大主族、二十大族都知道了的程度。

        过了两天,李弦月和伙伴们也听到了那个人传奇的经历,也是啧啧称奇,但李弦月却没想到那个人的确就是元尊者假扮的。

        连他也没有想到,元尊者竟然会为了他拼命做出这样的事,即使元尊者恰好消失了半个月,他也没有敢多想。

        “嘶,好痛啊!”元尊者的洞府里,元尊者压抑的痛呼着,去了那么多极其危险的地方,他又怎么可能真的安然无恙呢!

        他之所以没有和李弦月讲那个创造了人尽皆知的传奇的人就是他,除了不想让李弦月更麻烦外,还有另一个原因。

        那就是,虽然他是灵湖境灵尊,去那些最危险的地方炼体的确不会有重伤之患,性命之忧。

        但其实那些地方比议论的武者们说的还要危险,即使是他,半个月来体表也是满目疮痍,一动起来就疼到骨子里。

        只是不管受多重的伤,在元尊者看来,只要有利于李弦月走通武之极路,他都愿意去承受,也不会和李弦月说一个字。

        “我是你的师父,更是你的弦月刀使,不管你究竟是谁,我都会,帮你帮到底!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元尊者看着窗外正在和伙伴们修炼幻衣法的李弦月轻声说道,即使一直钻心的疼,他也笑了,笑得很开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