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182章 传猿战之法

        李弦月见那女学员说到自己只是一个外院学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突破到培灵境时的确一副哀伤的样子,动了恻隐之心。

        等到她把秦阔出长老都介绍完了就把伙伴们拉到了一边,商量着传给她猿战之法来帮助她一臂之力。

        李弦月本来考虑直接传她律动震荡之法的,可律动震荡之法是伙伴们修武的最大机密之一,而且需要购买水系和火系灵石,太明显了。

        一旦传给了她,她也去大量购买水系和火系灵石,很容易引起十大主族的注意,从而联想到伙伴们在千水府购买水系灵石的事,导致伙伴们暴露。

        因而李弦月只好放弃了传她律动震荡之法的打算,而改为传她猿战之法,而且是暗夜王尊给出的最初版本。

        南岩武府的学员弟子太多,武府也没有办法完全满足每个学员弟子脉满境武王级修武的需要,因而修武资源都是靠自己去争取的。

        如果改为传给她猿战之法,让她的战力获得巨大的提高,那她就可以争取到更多更好的资源,也一样可以大大加快突破到培灵境的速度。

        相比于律动震荡之法来说,猿战之法也没有那么要紧,也能起到相同的效果,的确要比律动震荡之法更合适一些。

        当然,李弦月准备传她猿战之法也同时是考虑到伙伴们游历学习时隐藏身份的需要。

        必竟,猿战之法战力强大,加强版的一棒断风雨更是如此,伙伴们游历学习时一定会用到,而且很容易被认出来,从而暴露伙伴们隐藏的身份。

        至少暗夜王尊看到伙伴们使用一棒断风雨,就知道那使用的人很有可能是伙伴们之一,如果使用的极好,则很有可能就是李弦月本人!

        “可恶的暗夜王尊,原来在这里给伙伴们也留下了一道陷阱,真不愧谋心之名!”

        在武院时,李弦月琢磨伙伴们接下来的计划时,才蓦然惊醒,暗夜王尊把猿战之法留下来的目的竟也是为了掌握伙伴们的行踪,不禁遍体生寒!

        伙伴们年岁就这么大,还是人族,如果没有彻底的改换面貌,又在火镇被人们误解成绝不是人族,恐怕伙伴们在荡水瀑练习猿战之法时就已经暴露了!

        “暗夜王尊太可怕了!当初就随手布置了两个陷阱,而其中一个陷阱到现在都还能起作用,简直把伙伴们吃的死死的!”

        “幸好当初第二次去龙皇葬地绕开了,而前三年游历学习,伙伴们变化极大,还被误解了来历,应该还没有暴露!”

        李弦月想到了当初元尊者向他介绍暗夜王尊时的情景,深以为然元尊者讲的很实在,暗夜王尊的确令人防不胜防。

        不过现在伙伴们还没有暴露,自然要制造出一些迷雾,让暗夜王尊彻底失去对伙伴们的追踪,让伙伴们可以放心的使用猿战之法。

        早在这次来南岩武府之前,李弦月就请元尊者在人族西北祖地雪漠郡城、四大边府和中州精心挑选了一些地方,将猿战之法传了出去。

        而这些地方并不多,加起来都不到十处元尊者还特意告诉他们只能传给三个人,免得猿战之法到处都是,引起暗夜王尊的不满。

        元尊者看到李弦月竟然意识到了猿战之法潜藏的隐患,心里开心极了,也很欣慰,又怎么会不答应李弦月的请求呢!

        这就导致一个结果,现在西北祖地和中州都出现了猿战之法,还是以小圈子都会的形式出现,以后伙伴们再练习或者使用猿战之法就不用再怕暴露身份了。

        而李弦月将猿战之法传给那女学员,也会使南岩武府多出一个会猿战之法的人,还是明传,就是告诉暗夜王尊休想通过猿战之法扼住伙伴们的咽喉。

        不过明面上,伙伴们传的人就只有那女学员一个,暗夜王尊明知其他地方的猿战之法肯定也是元尊者或者伙伴们传出去的,它也没有办法。

        而且,仅仅将猿战之法传给二三十个人族,没有广泛传播出去,倒也在暗夜王尊的接受范围之内。

        必竟,猿战之法几乎是每个兽族精英都会的东西,人族才二三十个,在暗夜王尊眼里,并不是多大的隐患,也不会特别在意。

        伙伴们听了李弦月的讲述,也有些后怕起来,荡水瀑在流云府境内,如果当时兽族找上了伙伴们,那伙伴们真的很难全身而退。

        而小胖子想起了自己的当初,知道想进步却无路的苦楚,很是体谅那个女学员的难处,认为的确应该传给她。

        傻二也是张口就同意了,相比小胖子,他更惨,当初就是一只又傻又二的雉兽,得李弦月相助和小胖子的照料才有了今天,他也很乐意帮助那个女学员。

        至于小花和小女孩就更没有异议了,她们一贯支持李弦月,只会帮助李弦月想的更周到,免得遗漏了什么。

        “弦月师兄,这是猿战之法?就这么轻易的传给我吗?”那个女学员犹在梦中,她没有想到自己就仅仅给伙伴们带了一下路,就得到了猿战之法。

        猿战之法的威名她也是听说过的,只是作为一名普通的人族,她根本接触不到,也不敢想象能得到修炼的机会。

        如今伙伴们竟然直接将猿战之法传给了她,虽然只能修炼到灵河境灵王级,缺少了最关键的灵湖境灵尊级和灵海境灵皇级部分,但她已经满足了。

        “是的,不过只有你自己能修炼呦,不能传给其他人,不然,我和兄弟们恐怕会有大灾大难。”李弦月说道。

        他的确不敢把猿战之法传的到处都是,虽然那样可以大大提高人族的战力,但李弦月还真心没那个胆子。

        特别是发现暗夜王尊给伙伴们留下残缺不全的猿战之法,不仅是引诱伙伴们将来去天罗大森林的中心,还是为了掌握伙伴们的行踪之后,李弦月就更不敢了。

        他很担心大肆传授猿战之法会引起暗夜王尊的注意,到时,暗夜王尊再随手给伙伴们下个套,伙伴们恐怕真会吃不消。

        “弦月师兄放心,这猿战之法只有我自己心里知道,决不会传出去半个字。”那个女学员也知道猿战之法事关重大,于是就保证到。

        伙伴们虽然只认识那个女学员不久,但也看的出来她比较靠谱,而且明显秦阔出长老也比较信任她,于是就放下了心。

        李弦月和伙伴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一次善良,竟在后来创造了一位大名鼎鼎的女武尊,当再次见面的时候,李弦月和伙伴们都惊呆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