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185章 奇怪的人

        又过了三天之后,伙伴们又一次去了铸器坊,如愿拿到了伙伴们想要炼制的武器,看的出来,楚青大师很下力,给伙伴们炼制的武器看起来都很是完美。

        楚青大师大概也猜到了伙伴们有意为以后的出外游历提前做好准备,不想被武器暴露了身份,带来危险。

        因而做出来的武器都是相对常见的款式,很容易隐藏在人海中,不过武器的威力却是奇大无比,而这正是伙伴们目前所最需要的。

        伙伴们拿到手以后,不仅可以用真实身份直接使用,即使是在隐藏身份下,对形状和颜色进行轻微的调整就可以放心使用了,省了很多力。

        “谢谢楚青大师!”李弦月真诚的感谢道,楚青大师为伙伴们考虑的太体贴太周到了,必须好好感谢一下。

        “我看好你们!”楚青大师看着清一色的天蓝色武器,意味深长的对伙伴们说道。

        楚青大师是王级九星铸器师,也是灵河境灵王级巅峰大圆满顶峰的绝代高手,因而也是知道冰雪灵族大算师卜算内容的人。

        或许十大主族并不相信李弦月带着一干伙伴真的就能撼动甚至灭了它们,那是比雪漠大帝再现还难的事情。

        不过楚青大师看着伙伴们的武器,感觉到了伙伴们的志气和意志,却感觉那还是有可能的,未尝没有实现的可能,因而暗暗帮助伙伴们。

        李弦月和伙伴们取了武器就收了起来,连名字都没有镌刻上去,因为伙伴们的目标始终都是出去游历学习,好让自己更快的强大起来。

        至于真实身份的武器,伙伴们只会在武府待一段时间就会找机会闭关,暂时倒也没有这么早就把武器名字定下来的必要。

        辞别了楚青大师,伙伴们就准备直接奔回武府,赶紧把贯通小经脉继续弄起来,现在伙伴们还在一起,正是交流经验的好时候。

        不过在大街上,李弦月、钱林和韩嘉总往一个方向看去,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伙伴们生了好奇之心,这才发现了异样。

        在伙伴们的不远之处,总有一个白衣青年跟着伙伴们,那青年看起来也不大,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

        而在他的手里则拿着一把奇怪的扇子,那把扇子就像是一个圆盘,圆乎乎的,根本不就像是一把扇子,看起来很是显眼。

        那青年见伙伴们都瞅向他,甚至面露敌意,却如伙伴们的杀意像是拂面的清风一般,很有意思的看着,也不说话。

        伙伴们往前走,他便始终不远不近的跟着,哪怕伙伴们进入了武府,他竟也一样,似乎是在刻意观察着伙伴们。

        只是伙伴们主动去找他,他却又避开了,又似乎根本不想与伙伴们说话,只想静静的看着。

        “弦月师兄,他跟了我们好几天了吧?不知所谓何意。”韩嘉试探性的向李弦月问道。

        “我注意到了,他从我们踏入南岩城开始就一直这样跟在我们身后,从来没有离开,不过,我也猜不准他的意思。”李弦月语气肯定的回应道。

        “会不会是有什么不好的谋划在等着我们?”韩嘉有些担心的说道,那青年的行迹太可疑了,让他很是担心。

        他、莫伦和吴回自打去了青石武院才过上了安心努力的日子,如今三年过去了,伙伴们进展顺利,未来报仇有望,他很不想这种日子被破坏掉。

        “应该不是,他似乎就是一直在南岩城特意等着我们,这才在我们一进入南岩城就马上注意到了我们。”

        “按说他比我们先来南岩城,如果有不好的谋划,早就有机会实施了,根本不用等到现在。”

        “他没有特意躲开我们的视线,明确让我们知道他就是在观察着我们,应该也是想告诉我们,他只是想观察我们而已,并没有其他的坏心思。”

        “不过,他肯定有着自己的目的,咱们还是要注意一下,等过一段时间,咱们闭关,就趁机甩掉他吧!”

        李弦月仔细的解释着自己的想法,并出了主意,好让韩嘉安心,韩嘉的顾虑他又怎么可能不懂呢!

        “弦月师兄,被人天天盯着总有隐患,要不,咱们提前一点儿闭关?”钱林提议道,伙伴们出门在外,不好立于危墙之下。

        李弦月点了点头,被那个白衣青年盯着,他也不自在,很担心会给伙伴们带来麻烦,还是尽早摆脱的好。

        “啥?他是冰雪灵族大算师的大弟子离朴?”

        异院内院,回来之后,李弦月还是有一点儿不放心,于是就向秦阔出长老询问了一下那白衣青年的身份。

        李弦月相信,那白衣青年手里的扇子那么奇特,兴许秦阔出长老会知道他的身份,而搞清楚了他的身份,伙伴们就好应对了。

        却没想到李弦月在向秦阔出长老描述了那白衣青年和那把奇特的扇子的样子之后,秦阔出长老很肯定的说那个白衣青年就是冰雪灵族大算师的大弟子!

        “真是奔着我来的,伙伴们要危险了!”李弦月听完心里直哆嗦,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白衣青年竟然就站在不远处,还对他笑了笑!

        李弦月可不觉得那白衣青年会是在向他表示友好,甚是很是怀疑那白衣青年来南岩城就是为了干掉伙伴们,只是采取的方法不同罢了。

        要知道那白衣青年可是冰雪灵族大算师的大弟子,而正是冰雪灵族大算师的卜算给李弦月在内的八个弦月之子带来了天大的灾祸。

        还因此已经有二十七个家族三百一十六个生灵被兽族给灭掉了,李弦月可不觉得那个白衣青年的来到不会给伙伴们带来灾祸。

        再说,冰雪灵族历来冷酷无情,它们只知道残酷杀伐,获取海量的资源让自己更加强大,它们的脑海里也根本不会有友好两个字。

        当年,冰雪灵族的大算师进行终极卜算,还把结果说了出来,就是有意要借十大主族的力量干掉八个弦月之子。

        现在八个弦月之子就剩下他、小花和韩嘉三个,李弦月也很怀疑离朴的目的就是想伺机除掉包括他在内的剩下的三个弦月之子。

        不然,他实在想不到离朴不惜跨越数千里从遥远的北方冰原来到人族南疆的真实目的还能是什么。

        也只有秉承师命,将可能会威胁到冰雪灵族的剩下的三个弦月之子扼杀在萌芽之中可以解释的通了。

        必竟,他、小花和韩嘉是仅剩的三个弦月之子,可以说是从八大弦月之子中挑选出来的最优秀的三个了。

        冰雪灵族大算师自己进行的终极卜算,它一定很清楚的知道把他们三个弦月之子留下来有多大危险,还是早早杀掉的好。

        “弦月,不要怕,我会保护你们的!”秦阔出长老见李弦月惊魂甫定,心里也知道李弦月的担心,于是就安慰道。

        “谢谢秦长老!”李弦月总算安心了些,于是向秦阔出长老感激的说道,他明白秦阔出长老的承诺对伙伴们有多重要。

        这样一来,伙伴们在武府有秦阔出长老保护绝对可以安枕无虞,而伙伴们去游历之后,离朴就找不到了,也就不用再担心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