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188章 李长老的好意

        李弦月相信以秦阔出长老的品性绝不可能做出这么奇怪的事,那么他的心里一定是有所考量。

        伙伴们如果冒冒然真的去闭关,把秦阔出长老给的几块密音石里的东西揣摩清楚,很有可能会让他的心思白费。

        不过,现在伙伴们实在弄不清楚秦阔出长老让伙伴们闭关的真正含义,那李弦月也只能通过去问问来弄清楚了。

        南岩武府异院内院,秦阔出长老的洞府,李弦月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他没有想到秦阔出长老洞府的陈设竟然那么简单。

        一张简单的石床,一个简单的石桌,还有三把简单的石凳,石床、石桌和石凳也都是最普通的硬石头做的。

        要说唯一引人注目的可能就是石床旁边那面大石镜了,这就是洞府内最复杂也最宝贵的东西了。

        元尊者的洞府,李弦月也常去,他无奈的发现,连元尊者的洞府都比秦阔出长老的洞府要复杂要奢华的多。

        当然,元尊者的洞府也很简单,看起来并不奢华,只能满足生活和修炼的需要,只是比起秦阔出长老的洞府来要奢华一点儿而已。

        李弦月看到秦阔出长老洞府内的模样就知道伙伴们肯定是理解错他让伙伴们闭关的目的了。

        必竟,如此一个不注重生活享受的异院院长,把全身心都投入在培养学员弟子们上,是根本不会故意为难伙伴们的。

        “弦月,你是来问我我打定主意让你们闭关的目的的吧?真是个聪明的家伙,难怪元志会看中你。”

        此时,秦阔出长老正看着那面石镜中的自己,习惯性的不断进行调整,好让自己达到最好的状态,然后赞赏的问道。

        “是的长老,弟子虽然知道您肯定有所考量,却百思不得其解其中真正的涵义,还请长老解惑。”

        李弦月面露尊敬的说道,他没有想到如秦阔出长老这样的强者竟还会一直检查自己的行为,生怕有所偏差,做的不够好,实在令人崇敬。

        而这样的秦阔出长老就更不会不考虑伙伴们的情况而故意让伙伴们闭关了,李弦月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弦月,其实,这些年来,除非遇到特别优秀的学员弟子,我一般是不讲课的,你知道这一次我为什么又讲课了吗?”

        秦阔出长老饶有兴致的问道,他对李弦月的欣赏都挂在脸上,甚至说话的时候也表现了出来。

        “难道是为了我和伙伴们?”李弦月有些不确定的问道,甚至也没敢确定问秦阔出长老是不是就是为了他。

        因为在他看来,秦阔出长老费时费力花了好几天时间,说的口干舌燥,如果仅仅是为了他,那也太不可思议了。

        必竟,秦阔出长老又不像元尊者一样,既是他的师父,也是他的弦月刀使,李弦月并不认为秦阔出长老会为他做到这一步。

        “我就是为了你呀!弦月你是一个好苗子,如此年纪就到了脉满境武王级后期,在武之极路上走到很远是肯定的事,将来突破到灵湖境灵尊级也一样。”

        “不过我也知道,以元志那家伙的脾气,他肯定不会跟你讲脉满境武王级修炼的方方面面,而你现在最需要的却就是这个。”

        “因此,我特意把学员弟子们都召集起来,然后和你们把脉满境武王级的方方面面都讲了一遍,其中许多东西,甚至是我从石族带过来的。”

        “我主要的目的就是讲给你听,当然,异院内院也的确有很多好苗子,他们也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而且,我并没有给你单独开小灶,也不会引起这异院内院的那些桀骜不驯的弟子们对你的仇视,或者说,他们的仇视肯定会少很多。”

        秦阔出长老详细的向李弦月解释道,如此的清晰明确,大概是他除了讲课以外说过的最详细的话了。

        “谢谢秦长老,那您让我们闭关又是出于什么考虑呢?”李弦月没有想到秦阔出长老竟然为他考虑了这么多,于是郑重的感谢道。

        当然,李弦月最关心的事还是秦阔出长老为何让伙伴们闭关,这关系到伙伴们能不能顺利去游历学习,于是又问了一遍。

        “弦月,你别急呀,我这不是在想怎么跟你说嘛。”

        “弦月,依我对你们和元志的了解,你和你的伙伴们大概不会一直留在武府学习吧,而是待一段时间就会出去游历学习?”

        秦阔出长老笑着说道,那话语里满是笃定的味道,他相信他猜的一定是对的,绝不会有错。

        李弦月本想摇摇头表示不是,免得泄露伙伴们的计划,不过一想到是元尊者让伙伴们来找秦阔出长老的,秦阔出长老应该值得相信,于是还是选择点了点头。

        “如果说你们偷偷溜走,则难免会被武府的学员弟子们发现,必竟,一消失就是好几年很难不引人怀疑。”

        “不过,如果是我找个合适的理由要求你们闭关数年,然后你们再悄悄离开,那么根本就不会引人怀疑了。”

        “而且,我的表现越肯定,学员弟子们肯定以为你和你的伙伴们惹怒了我,我是铁了心要罚你们,他们就越不会怀疑。”

        “而你和你的伙伴们游历时的身份也越不容易被认出来,必竟,你们还在南岩武府闭关呢不是。”

        “至于有人去检查你们的学习进度,我会安排值得相信的学员去走个过场,你和你的伙伴们就放心的去游历学习吧,多少年我都替你看着。”

        “还有,那几块密音石走的时候记得带上,里面脉满境武王级修炼的方方面面都有,这几天时间必竟太短了,你有时间可以再看看。”

        “里面还有些东西并不方便讲给所有的学员弟子们听,我也留音在里面了,有时间你也可以看看,兴许可以帮助你在武之极路上走的更远。”

        秦阔出长老对着石镜思索了一下,确定没有遗漏的话了,这才一点一点的讲给了李弦月听。

        他知道过后李弦月和伙伴们肯定就会闭关,然后出发去游历学习,如果他有哪儿没有叮嘱李弦月,肯定就来不及再叮嘱了,因而很是慎重。

        “谢谢秦长老。”李弦月特意向秦阔出长老下拜道,以感谢秦阔出长老为他和伙伴们所做的一切。

        下拜在天灵大陆各族中已经是非常隆重的礼节了,在日常生活和修炼中也很少见到,因为根本不需要。

        即使异院的学员弟子们见到秦阔出长老也不用下拜,不过李弦月觉得秦阔出长老就像元尊者一样为他考虑,值得他专门下拜表示最诚挚的感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