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189章 元尊者的石族往事

        “长老,您可以和我讲一下我师父在石族发生过的事嘛,我很感兴趣,也很想多了解一下。”

        李弦月觉得当伙伴们需要考虑离开青石武院来到南岩武府时,元尊者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秦阔出长老,应该对秦阔出长老很是信任。

        而秦阔出长老除了因为他修武很有天赋外,对他偏爱似乎也有因为他是元尊者的弟子的原因在其中,那秦阔出长老跟元尊者的关系也应该极好。

        这么看来,从秦阔出长老这里了解元尊者的过去应该是一个不错的主意,而伙伴们游历学习的事儿也解决了,李弦月也有时间,于是就向秦阔出长老问道。

        “弦月,你想知道元志在石族发生的往事啊?”秦阔出长老面色平静的问道,不过李弦月总觉得他的表情有点儿不自然。

        不过秦阔出长老掩饰的很好,李弦月也不好特意凑近去观察,因而看的并不是很真切。

        “嗯嗯!”看样子秦阔出长老也是愿意和他讲讲的,李弦月当然不想放过了,于是就重重点了一下头说道。

        “当初,你师父刚突破到培灵境,便觊觎上了我石族的炼心之法,下定决心一定要弄到手里,不然就不肯罢休。”

        “我石族精英成员一般是需要自己游历大陆,通过自己亲身探索,来炼出最适合我们的石族之心。”

        “但是还有太多的石族普通天才和成员,如果他们仅靠自己的努力,想要炼成石族之心,不比人族贯通七十二条小经脉来得容易,费时太久。”

        “因而我石族武皇特意创出了一份石族通用的炼心之法,那时就保留在我师父的手里,由我负责看护。”

        “而你师父就看中了这份炼心之法,竟特意跑了足足八千里路,专门拜入了我师父的门下,也成为了我师父的弟子。”

        “那时,我们的关系极好,几乎到了亲兄弟的地步,我们一起修炼,几乎天天都待在一起。”

        “我原以为自己遇上了一个志趣相投的人,心里开心的不得了,却没想到,他趁着我师父去见拓皇不在,就偷偷顺走了那份炼心之法。”

        秦阔出长老悠悠的说道,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说道那件事,语气里还是明显有些黯然。

        “啊!那我师父岂不是把您坑惨了!?”李弦月睁大着眼睛问道,他没有想到关系不错的两个生灵,竟然还有着这样的过去!

        “对呀,不然你师父又怎么会被大陆各族甚至连人族都称为坑尊呢!要知道,坑尊可是和盗尊齐名的生灵啊。”

        “他什么生灵都坑过,坑我不过是最普通的一件了,但却让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秦阔出长老有些忧伤的说道。

        “啊!我师父和盗尊齐名吗?那他坑过灵海境灵皇级大能吗?”李弦月被秦阔出长老勾起了兴趣,于是好奇的问道。

        “灵海境灵皇级大能你师父倒没有直接坑过,不过,当时,我石族拓皇的一个太子也在我师父的门下,他坑过那个太子,也间接把拓皇给坑了。”

        “我师父这是所过之处无所不坑啊!”李弦月知道秦阔出长老既然说间接坑到了石族拓皇,那石族拓皇肯定是因此吃了大亏的。

        这么说来,元尊者也算是连灵海境灵皇级大能都坑过了,虽然只是间接,但以元尊者坑人的次数和下的狠手,也的确可以和盗尊齐名了。

        “炼心之法失窃之后,虽然又重新做了一份,但这件事太大,我也被逐出了我师父门下,甚至还被禁止再踏上石族的土地,成了四处流浪的生灵。”

        秦阔出长老扭头看向石族的方向有些哀伤的说道,那片家乡的土地,那个生养了他的族群,这辈子都回不去了。

        “对不起,我代我师父向您道歉,坑的您这么惨,不过,我保证我会想办法让您再回到石族,了却您的心愿。”

        李弦月又向秦阔出长老下拜并说道,这事元尊者的确做的太不地道,把秦阔出长老坑的连家族和种族都没了。

        李弦月想到了秦战生,那个当代石族拓皇最喜爱的太子,兴许有办法可以让秦阔出长老有机会回到石族,于是就又承诺道。

        李弦月暗暗发誓,不管想什么办法,哪怕要把秦战生打个半死,他也会尽己所能满足秦阔出长老想回到石族的心愿,这是元尊者欠秦阔出长老的!

        不过,秦阔出长老却没有说话,他知道让他这样有大过的人返回石族有多大的难度,更何况当代石皇还是最喜欢一意孤行的拓皇呢,他不想给李弦月压力。

        “后来,我才知道你师父竟是为了让自己炼就真心之意,好能够更好的融入人族,这才不得已盗走了我石族的炼心之法。”

        “他也不忍我被逐出种族,远离家族,因此炼会之后,就把炼心之法还给了我师父,可拓皇……,我还是回不去石族了。”

        “你师父当年可谓绝顶聪明,虽然经脉武性不高,却愣生生把修炼进度拉得比我石族精英都好。”

        “我很好奇,你师父如此人物,按说去哪里都好,为何非要为了融入人族而绞尽脑汁,连我石族也毫不犹豫的得罪。”

        “要知道,如果没有盗走炼心之法的事,以我师父对他的倚重,即使那个时候连他的种族都不知道,他也会被重点培养,成为我石族的核心人物。”

        “他是大可不必融入看起来已经越来越弱的人族的,甚至可以说,他的这个选择很糟,我的好奇心也被勾起的很高,非常想弄清楚其中的缘由。”

        “于是那个时候,我就紧随着他的脚步来到了这南岩武府的异院,才知道他本来就是南岩武府的异院弟子,我也留了下来,一留就是这么多年。”

        秦阔出长老转而又接着讲起了他跟元尊者的往事,一直说到结束,一想到在人族已经待了好几十年,就不胜唏嘘。

        “师叔!”李弦月真诚的呼唤道,听了秦阔出长老和元尊者在石族的往事,李弦月打心眼里认可了秦阔出长老这个师叔。

        一个跟随元尊者的脚步来到人族的石族,在南岩武府培养了学员弟子们这么多年,是和元尊者一样的人物。

        李弦月本来和异院的学员弟子们一样称呼秦阔出长老为长老,说到底是觉得秦阔出长老是石族,打心眼里不认为秦阔出长老是师叔,才会那么称呼。

        不过现在,即使元尊者和秦阔出长老都不在一个师父门下了,李弦月仍然觉得秦阔出长老就是他的师叔,一辈子都是。

        “哈哈哈……,”秦阔出长老笑了,笑得很开心,自打离开石族来到南岩武府,他都没有这么开怀的笑过了,那声音就如当年在石族时一样。

        “弦月,你和你的伙伴们回去稍事休息一下就闭关吧,我盼望你们游历学习归来,把我和你师父都吓一跳。”

        秦阔出长老微笑着说道,当下最重要的事就是弄好伙伴们闭关之后悄悄游历学习的事儿了,虽然讲着他和元尊者的往事,他却一直刻意的记着。

        李弦月又朝秦阔出长老下拜了一次,既是因为第一次面见师叔,也是为了感谢秦阔出长老对他的关爱。

        之后,李弦月就离开了秦阔出长老的洞府,伙伴们也的确是时候闭关然后出去游历学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