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195章 离朴现身

        重新安排好了时间规划,南岩武府暂时也没有再出现别的情况了,伙伴们就按照秦阔出长老的要求开始了闭关。

        这天夜里,伙伴们悄悄使用幻衣法遁出了南岩武府,转身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而此时一道黑影也趁着黑夜的掩护进入了李弦月的阁楼。

        “盼望你们回来时能令我惊喜。”秦阔出长老站在那面石镜前,用精神力看着伙伴们离开,默默的对着镜子说道。

        南岩武府的灵湖境灵尊都有好几个,伙伴们想悄无声息的离开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呢,秦阔出长老这是在亲自出手帮助伙伴们隐藏行踪呢。

        南岩城地界的西方边界之地,李弦月、小胖子、小花和小女孩萧梦语恢复了游历学习时伪装的样子,傻二也从储灵袋里飞了出来,又落到了李弦月的右肩上。

        此时已经是第三天下午,伙伴们紧赶慢赶之下,离开南岩城里已经有三百多里了,旁边就是千水府地界。

        伙伴们只需要再花一两天时间,越过千水府的边界之地,就可以进入西垂境内,已经可以放心的恢复到伪装时的样子了。

        不过伙伴们还没有走多远,竟然在前面又一次遇到了冰雪灵族大算师的大弟子离朴!

        在这南岩城和千水府的交界之地,四下里几乎没有人烟,事实上,这也是李弦月选择在这里恢复到伪装身份的原因,根本无人看得到!

        但伙伴们却在这里发现了离朴,它一袭白衣,一把圆扇,正站在一块石头上,似乎是在等人,这也太奇怪了!

        李弦月发现离朴在跟踪观察伙伴们可是在南岩城,而如今离朴竟然特意跑到了这荒郊野地等人,更是奇怪之极,它应该在南岩城里,根本没必要来这种地方啊!

        “李弦月,李梅,萧梦语,遨天,林大海,终于等到你们五个了。”

        离朴见伙伴们已经来到,就迎了上来,和伙伴们打了个招呼,还准确的喊出了伙伴们本来的名字,连傻二都没有漏过。

        “这位少爷,你恐怕找错人了吧?”离朴身着干净整洁的白衣,风流倜傥,一副少爷的范儿,因而小胖子称呼它为少爷,免得在称呼上漏了馅儿。

        “弦月师兄,我认错人了吗?”离朴没有回答小胖子的问题,而是向李弦月友好的问道,他相信李弦月肯定知道伙伴们是隐藏不住身份的了。

        “回答他的问题!”李弦月没有接话,而是让离朴回答小胖子的问题,故意让离朴下不来台。

        李弦月当然知道伙伴们的身份是瞒不住离朴的,离朴可是冰雪灵族大算师的大弟子,自然是有些真本事的。

        更何况它观察了伙伴们很多天,一直在注意着伙伴们的行踪,想弄清楚伙伴们真实的身份,一点都不难。

        不过李弦月却很气愤,离朴观察了伙伴们很多天,丝毫不顾及伙伴们的感受,又在这里拦住伙伴们,叫出了伙伴们的真实身份。

        这种种作为,虽然看样子应该并不是想给伙伴们带来麻烦和灾难,反而是有意交好,但还是让人难以接受。

        而且冰雪灵族组织起来的诸族联盟对花依族的围困,还有北方冰原上的种族对伙伴们实施的拦路抢劫,也让李弦月对冰雪灵族的感官很差。

        更何况,冰雪灵族大算师的卜算给李弦月自己和伙伴们带来了很多磨难,好几年了,伙伴们都没有再见过爹娘,李弦月心里对离朴很是抵触,自然没有好脸色。

        即使离朴友好的喊他为弦月师兄让他觉察到了异样,他也先放在了一边,先让离朴吃回闭门羹再说。

        “林大海,弦月师兄,我没有认错人,我来这里就是专门等你们的,又怎么可能会认错人呢。”离朴语气缓和的说道。

        “我此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和你们一起游历学习,和你们交个朋友,陪着你们一起经历所有的磨难和成长。”

        “我真的没有伤害你们的意思,不然,我大可以选择在南岩城里就找到你们,不过,那样十大主族的目光肯定都会集中到你们的身上。”

        “但我却选择了特意等在这里,为的就是悄不声息的与你们搭上线,而不是给你们带来很多的麻烦,因而,请你们相信我,我是没有恶意的。”

        离朴又主动解释了它来找到伙伴们的目的,而且也主动说明了他不会给伙伴们带来麻烦,免得伙伴们太过抵触。

        “弦月师兄,在你的伙伴里,有学习炼药的,有学习铸器的,有擅长近战的,也有擅长修武的,可你们却没有擅长谋略的。”

        “当然,弦月师兄你的谋略是很不错的,但你是弦月刀主,你最主要的任务始终都是让自己变得更强,应该把心思都花在走通武之极路上。”

        “而我,是冰雪灵族大算师的大弟子,自幼学习卜算,计谋也还算出众,可以专门为你们出谋划策,你们只需安心修武即可。”

        “而且,弦月师兄你们这次学习游历足足有五年时间,这个时间太长了,很难保证不泄露行踪,我也可以帮助你们更好的隐藏踪迹。”

        “至于我的能力,我已经准确的算到你们会出现在这里,又何时会出现在这里,从而提前来这里等候你们,相信你们也是认可我的。”

        离朴还主动说明了自己擅长谋略,已经找好了自己在伙伴们中的位置,就是为伙伴们出主意、想办法和更好的隐藏。

        “离朴,谁说我是弦月刀主!?”李弦月厉声质问道,他没有想到离朴竟然把他是弦月刀主的事直接抖了出来!

        “弦月师兄,其实林大海,李梅和萧梦语早就知道了,甚至傻二也都知道了,只是默默的保护着你而已。”离朴看到李弦月发怒赶忙解释道。

        李弦月看着伙伴们平静的神色,他才发现离朴说的都是对的,伙伴们朝夕相处,早就知道了他弦月刀主的身份。

        李弦月看着离朴又陷入了思考之中,离朴已经说的很是明白,它就是来和伙伴们做朋友,来帮伙伴们,甚至就是来帮李弦月的。

        而它把李弦月是弦月刀主的身份抖出来也是出于好意,就是想让伙伴们直接敞开心扉,好方便以后的规划。

        只是,离朴毕竟是冰雪灵族大算师的大弟子,它现在知道了李弦月就是弦月刀主的秘密,还明显知道了伙伴们的游历学习的计划。

        李弦月很担心如果直接拒绝了它,那它会不会跟伙伴们也直接鱼死网破,最后让伙伴们付出惨重的代价。

        但如果接受它,它必竟是冰雪灵族,那也等于在伙伴们中间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随时都能致伙伴们于死地,因而李弦月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