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小说正文 第196章 当年卜算的真正结果

        李弦月暂时想不出来比较妥当的办法,于是就决定多问离朴一些事情,从而做出更准确的判断。

        “离朴,那你为什么要来和我们做朋友呢?冰雪灵族和人族可是世代仇敌!”李弦月看着离朴的脸若有所思的问道。

        也的确,李弦月非常的好奇,按说,冰雪灵族大算师卜算出了李弦月等八个弦月之子对十大主族有很大危险,还把弦月之子们的名字散布了出去。

        很明显,冰雪灵族大算师的目的就是想借十大主族将弦月之子们赶尽杀绝,离朴是它的大弟子,当然也是同样的心思。

        但现在离朴却突然找到了伙伴们,要和伙伴们做朋友,帮助伙伴们成长,这也太令人意外了,因而李弦月第一个问题就问了出来。

        “这要从我师父,也就是冰雪灵族大算师说起了,弦月师兄你应该也知道我师父的那一场终极卜算吧。”

        “师父当时对外宣传说他卜算到你们八大弦月之子其中之一会带领人族灭了十大主族,但其实那都是假的,真实的卜算结果并非如此。”

        离朴悠悠说道,它想起了它的师父告诉它的真实的卜算结果,看着李弦月,心底居然有一丝惧意涌现。

        要知道,它可是冰雪灵族的灵湖境灵尊啊,面对一个刚走上武之极路不久的脉满境武王,竟然感觉到了害怕,只能说明那真实的卜算结果太令它心惊。

        “啊!那流传出来的卜算结果是假的!?兄弟们被害的这么惨,南营也被兽族攻击,半个青石府的人族流离失所,那结果竟然是假的!?”

        李弦月震惊的呵问道,小胖子和小花他们也把离朴围了起来,似乎离朴不说个明白,他们便会和李弦月一起把离朴撕个粉碎。

        小花的眼底甚至有些悲凉,那直接导致了家族被灭、爷爷至今还在兽族手里受罪,而她也做了人族叛徒的卜算结果竟然是假的,她的心里难受到恨不得崩溃。

        只是现在离朴显然还没有把话说完,而且那些事也已经成为了定局,她只好勉强压下心里的难过和悲伤,等待离朴把话说清楚。

        “准确的说也不算都是假的,只是做了很大的掩饰,而目的只是为了把弦月师兄你保护起来,让你可以顺利的成长。”

        “当年,我师父并非是卜算到了八个人族少年,也就是八大弦月之子,而是只有弦月师兄你一个,你就是那个将会毁灭十大主族的人!”

        “我师父卜算到你会一路不断的成长,直到成长为大陆最强大的生灵,然后带领人族军团横扫八方。”

        “你会让十大主族的天空一片灰暗,沉浸在黑暗里永远出不来,包括冰雪灵族在内,通通都会被你碾压成灰,沦为历史!”

        “而我师父当年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就决定耗掉半条命去进行终极卜算,就只是为了找到可能会对十大主族有危险的人族。”

        “他之所以耗掉半条命进行终极卜算,真正的目的其实是在寻找遏制你成长的办法,挽救冰雪灵族毁灭的命运。”

        “但是他却发现你的成长已经成为了定局,根本没有逆转的可能,你终究会成为那座黑暗的大岳,将十大主族都推进深不见底的黑渊。”

        离朴表面还算平静的说道,但从它的话语里却能听出颤抖的意味,而它对李弦月也表现出了明显的惧意。

        它当然不是害怕于现在的李弦月,而是害怕于那已经确定的未来中的李弦月,那个终结了十大主族的李弦月。

        它也太了解自己的师父了,冰雪灵族的大算师,如果有一点儿办法弄死李弦月,保护好冰雪灵族,它的师父一定会下狠手。

        但自那次卜算之后,它的师父,冰雪灵族的大算师,却提都没提要尝试着干掉李弦月,那就证明李弦月不是可以扼杀的对象。

        “我师父之所以放出八大弦月之子的消息,就是因为他已经知道你根本没有办法修武,于是就用其他七大弦月之子把你掩藏起来。”

        “而且他也知道十大主族根本不信有人能一口气灭了他们,他这么说,反而会让十大主族放松,甚至忽略掉你就是这一代的弦月刀主。”

        “也只有让十大主族提前在心里瞧不上你的存在,你才有机会默默变得强大,而不是在发现你可能成为弦月刀主之后,就果断把你干掉。”

        “我师父还推测,以兽族那蛮横自利的脾气,一旦知道了你是八大弦月之子之一,一定会找你的麻烦。”

        “不过,十大主族本来就轻视你,又有兽族为难你在先,它们也就不会轻易选择也出手,这样你反而会安全一些。”

        离朴稍微缓和了一下,就又详细的解释了冰雪灵族大算师之所以放出八大弦月之子的消息,就是出于想要保护好李弦月的考量。

        李弦月听完不可置否,离朴所讲的事信息量太大,他并没有办法完全相信,也没有办法去验证。

        而且离朴说他将来会成为大陆最强大的生灵,将十大主族通通打败,甚至真的会把十大主族灭掉,这个他很难相信。

        必竟现在的他都不知道能不能真的走通武之极路,至于将来能不能突破到灵海境灵皇级成为大能更是希望渺茫。

        而他即使真的成为灵海境灵皇级大能,真的要灭掉十大主族,那他就必须比两万年前的雪漠大帝更加强大。

        也就是说,他必须达到完全可以一个人打赢其他九个灵海境灵皇级大能合力的程度,在他看来,那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伙伴们也一个个不相信的看着离朴,离朴所讲的事太过不可思议,即使他们也想李弦月有那么一天,却还是难以相信。

        只有小花看了一眼李弦月,心里滋味难明,她已经默默感受到离朴所说的话可能都是真的,并没有骗伙伴们,也没有必要骗伙伴们。

        但这样一来,她本来以为自己也是弦月之子,因而才有了兽族去找她之后的那场泼天大祸,她心里也只恨兽族。

        不过现在看来,她并不是弦月之子,而她所受的所有的灾难不过是被冰雪灵族的大算师给坑了,成了为了保护好李弦月而被殃及的池鱼。

        不管怎么说,她经历的那场泼天大祸都是因为李弦月,她的心里有恨,即使那些灾难并不是李弦月直接带给她的,她也一时难以接受。

        可李弦月却是她最爱的、也是要拼命保护的人,爷爷前途不知,她也几乎只剩下李弦月了,因此她的心里乱成了一团,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